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专家解析 >> 正文

新大航海时代之中国港口

作者:裴井渝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0日    浏览量:2628   字体大小:  A+   A- 

        2012年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8%,第一季度增长8.1%,第二季度增长7.6%,尽管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但环比仍增长1.8%,显示我国经济的基本面仍比较健康。受宏观经济影响,上半年全国港口运行增速缓中企稳,主要运输指标运行正常。
  大宗散货需求下滑 货物吞吐量缓中求稳
  来自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港口(以下简称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39.4亿吨,同比增长7.4%。其中,沿海港口完成27.3亿吨,同比增长8.6%;内河港口12.1亿吨,同比增长4.7%。
  受欧债危机拖累,上半年全球经济步入低速增长态势。我国经济在外需不足的同时,还承受来自结构转型的压力,特别是第二季度来,各项经济指标下滑明显,电力、钢铁、水泥、化工、矿建材料等资源消耗较大的行业增速明显放缓。再加上外贸形势不如去年,集装箱运输也遭遇减速。上半年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速已放缓到7.4%,较去年13%的增长水平有较大回落,并略低于上半年GDP的水平(7.8%),其增速水平基本与国民经济发展相吻合。
  尽管港口吞吐量增速下滑,但下滑的速度低于预期。四、五、六连续三个月吞吐量突破8亿吨,创历史新高,显示港口运输生产仍保持高位运行。
  去年9月份增速还在15%,但11月份已下滑至6.2%,港口运输生产已提前反映了宏观经济的下滑态势。在随后的七个月时间里,除今年1-2月的季节性因素外,增速再也没有超过10%,揭示在经济不振的态势下,港口运输生产大幅回升的动力明显不足。
  虽上有压力,但下有支撑,我国经济“稳增长”的基本面仍没有改变,因此港口吞吐量增速下降幅度比较有限。上半年,增速高点在6月份,为7.2%,低点在3月份,为5.5%。半年间增速波动不到1.7%,显示港口运输生产总体 “缓中趋稳”。
  从货种来看,上半年石油、钢铁等货物吞吐量出现了负增长,拖累了港口增速。而煤炭、金属矿石、矿建材料等货物吞吐量尽管增速较去年同期下滑,但仍保持一定幅度增长,形成对港口增速的支撑。
  外贸吞吐量增长明显好于预期,其中外贸进口是上半年运输生产的最大亮点,增幅高达20.4%,也是港口运输生产的主引擎。从区域来看,受益于外贸进口大幅提速,沿海港口吞吐量增速高出内河3.8个百分点,而内河港口吞吐量增速萎缩,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内需的降温。
  上半年,部分亿吨港口货物吞吐量继续高位增长,业绩表现比较突出的有:大连、营口、唐山、烟台、日照、连云港、北部湾、镇江、苏州、湖州等港口增速均超过10%。宁波舟山港以3.7亿吨的吞吐量规模领先于全国其他港口。
  鉴于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 央行5月份连续两次降息,释放流动性,显示国家“把稳增长放在更突出的位置”,经济刺激效应或在不久的将来逐渐显现,对港口运输生产形成利好。但由于目前的‘稳增长’政策措施不会重复三年前大规模刺激计划的老路,所以对大宗货物需求增长的影响比较有限。预计第四季度港口货物吞吐量有望跟随宏观经济止跌回升,全年增速呈现前低后高格局。
  外贸进口增长强劲 内贸增长放缓偏弱
  上半年,港口完成外贸货物吞吐量15.2亿吨,同比增长13.6%,较去年同期加快了5.6个百分点。其中,沿海港口完成13.9亿吨万吨,同比增长13.6%;内河港口完成1.3亿吨,同比增长13.6%。
  尽管经济下滑、国内需求减缓,但由于价格优势及对外依赖程度较高等诸多因素,外贸进口却“突飞猛进”。1-5月份港口外贸出口同比增长4.1%,而进口量却大增20.4%,贡献了1.5亿吨的货物增量,也就是说上半年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量的一半是来自外贸进口,成为上半年港口运输生产最大的亮点。
  今年以来特别是进入第二季度,欧债危机加剧,全球避险货币资金开始涌入美元,令美元指数快速拉升,5月份触及84点高位,创两年来新高。受此影响,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国际原油、铁矿石、煤炭价格均跌至近两年来低点,打破了前期资源价格只涨不跌的神话,同时全球海运业由于运力严重过剩,运价陷入冰点。
  资源、运输价格大幅下滑,给我国企业进口创造了天赐良机。据海关统计,上半年我国进口原油1.4亿吨,同比增长11%;进口铁矿石3.7亿吨,同比增长9.7%;进口大豆565万吨,同比增长22.5%。尤其是煤炭进口了1.4亿吨,较去年同期多进了5560万吨,同比增长65.9%。上述货物的大量进口不但大幅提升了外贸吞吐量,同时支撑了整个港口运输生产“稳增长”。
  在经济下滑、需求不振和外贸进口冲击的双重压力下,今年来内贸货物吞吐量低位徘徊。除1-2月季节性因素外,内贸吞吐量增速均在5%下方,3月份最低下降到1.9%,与外贸的两位数增速有较大差距,成为港口运输生产放缓的主要因素。
  由于国内需求偏弱,上半年大量购进的外贸货物有部分并没有消化,而是直接推高了库存。截止6月底,铁矿石、煤炭等货物港口库存量均达到了历史高位,场地“煤”满为患,已影响到港口的安全生产,下半年可能更多的时间将用于去库存化。再加上近期美元指数见顶回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有触底回升迹象,而内贸货物价格持续下调,与进口差距在缩小。因此,下半年外贸进口“大跃进”可能难以持续,但仍会保持合理的增长水平。由于经济刺激政策效应或在第四季度有所反映,内贸增速有望缓慢回升。
  集装箱吞吐量创新高 增速回落
  上半年,港口完成集装箱吞吐量8459万TEU,同比增长8.8%。其中,沿海港口完成7565万TEU,同比增长8.7%;内河港口完成894万TEU,同比增长9.5%。
  上半年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增速虽然较去年放缓了3个多点,但仍达到8.8%,比第一季度加快了0.3个百分点,5月和6月连续突破1500万TEU大关,创下历史新高。在欧债危机背景下,全球贸易量下滑,集装箱运价连续上涨,贸易成本不断上升之际,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仍能止跌企稳,并且5、6月份还能稳中有升,实属不易,港口集装箱形势好于预期。
  内贸集装箱吞吐量仍保持较快增长态势,1-5月份增速达到15.4%。外贸集装箱增速相对缓慢,1-5月份港口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5.6%,5月份更是放缓到4.8%,下降趋势明显。其中,欧洲航线集装箱吞吐量下降了5.3%,美国航线也仅增长3.6%,两条主流航线需求不振,影响了整个集装箱增长速度。其他国际航线增速相对平稳,特别是东南亚航线增速超过10%,成为新的增长点。
  受益于当地外贸及腹地物流业的快速增长,上半年一些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保持了较快增长水平。其中,大连、营口、青岛、宁波-舟山、厦门、苏州等港口增速均超过一成,上海港、深圳港、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分别超过1500万TEU、1000万TEU和800万TEU,位列全国前三甲。
  鉴于欧洲债务问题持续发酵,以及新兴经济体增速低于预期,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小幅下调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并警告全球经济面临更大风险。6月份,我国经济先行指标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反映制造业外贸情况的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7.5%,已降至临界点以下,比上月下降2.9个百分点,为2011年12月以来的最大降幅,预示下半年港口集装箱运输形势可能更加不确定和不稳定。不过,由于我国外贸竞争优势短期内不会发生较大变化,出口仍会保持适度增长,港口集装箱的稳增长有望实现。

来源:中国航务周刊及航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