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专家视点 >> 正文

周汉民:上海自贸区引领中国下一场改革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6日    浏览量:1653   字体大小:  A+   A- 

 

     悉数中国35年改革开放的历史,无不是以开放倒逼改革。上世纪80年代中国沿海城市开放、90年代上海浦东开发和开放,以及自1986年到2001年中国复关和入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三波浪潮。

    如今,改革的第四波浪潮已然启程,这就是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下称“上海自贸区”)。

     开放六大服务领域

     上海自贸区范围涵盖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总面积为28.78平方公里,仅从面积而论,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贸易试验区。但正是这样几片区域,承担着撬动整个国家改革发展的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去年8月27日举行了专门会议,对上海自贸区的使命予以明确的拟定,正是“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

     2013年8月30日,全国人大十二届四次常委会开会,批准上海外高桥的整体方案并决定上海自贸区内暂时停止实施《外资企业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这三部法律,在我看来,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65年,有效管辖领域内暂停实施全国三部基本法是前所未有的,上海自贸区创下了纪录。

    上述三部法律对中国改革作出的贡献居功至伟,但是今天到了要暂停实施的地步,这就要与时俱进地思考,为什么?因为到中国来的所有外资项目,无论合资合作还是独资,我们实行的是审批制,但是上海自贸区这次实行的叫备案制。第二,到中国来的所有外国企业如果想在中国投资的话,必须先读国务院通过的投资目录,里面有鼓励类、限制类、禁止类,但是在上海自贸区,要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即在负面清单上找不到的一切皆可为。

     2013年9月28日下午,上海自贸区公布了六大服务领域的开放举措,共23项措施,这就是我们形容的,第一只“靴子”落地的声音。

     来看看大家都很关注的金融服务领域,对这方面海内外有舆论认为没有达到预期,但我认为有四点突破,第一是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机构概念比银行大得多,这说明在中国,金融领域混业经营的可能是巨大的。第二,符合资格的民营企业和外资机构共同设立中外合资银行,由于这一条的推动,国务院行将批准全国5家民营银行同时成立,之后民营银行可以和外资银行合资,搞中外合资银行。第三,里面谈到设立有限牌照银行,说明了银行业未来可以专业化,可以针对专向人群。第四,要开办离岸业务。上海自贸区本身能不能认为是离岸金融,这里就留给了大家很多的思考。

     在航运服务领域,有些表述非专业人士难以理解,但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些措施还无法实施,因为配套条款还不完整。商贸服务领域有两个方面非常重要——增值电信业务和游戏机游艺机,后者在中国被禁了十三年。

     专业服务方面一口气开放了七个领域,比如外商可以开设资信调查公司,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还有文化服务领域、社会服务领域都展现了其开放度,比如外商独资的娱乐场所可以来上海自贸区提供服务,以及允许设立外商独资医疗机构等。

     上海自贸区面临的内外压力

      中央对上海自贸区的目标提出的是“可复制、可推广、升级版”。我认为可复制就是复制上海自贸区的体制和机制,可推广是推广上海自贸区的法制,以及什么叫升级?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必须升级。对此,我认为就是要对应三个基本举措,改革突显、谈判突破、政策突围。

      上海自贸区是以开放倒逼改革,目前正面临国内外的几重任务。改革红利的稀释和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是国内的两大重担。改革红利稀释表现在我国GDP增长已不复原来的高速,以及劳动力红利正在迎来刘易斯拐点,因此“单独二胎”政策也提前出台了。而中等收入陷阱主要表现在:经济增长持续下滑,通货膨胀逐年上升,腐败成为国家发展的最重要障碍。

       和当年的经济特区一样,上海自贸区也是试验区,用三句话来勾勒它的内涵:国家主动参与全球规则体系重构的试验区,上海要成为压力测试场;企业作为上海自贸区桥头堡上的活跃分子要融入全球产业链的重构和全球创新链的建设;政府必须实施大刀阔斧的改革,成为行政体制改革的排头兵。

       如果今天要表扬上海自贸区的成就,最重要的就是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的实施。中国是世界第77个采用负面清单外资管理模式的国家,在2013年9月28日下午就公布了190项,在负面清单的标题上有标明年份2013,这意味着改革仍会继续。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上海自贸区有15家企业就在负面清单中,但还是注册成功,说明我们有强烈的主观意识和主动精神,进一步推进负面清单的改革和开放,眼下2014版已经开始征求意见。

       除了国内的压力,我们还有一系列国际压力,这主要体现在三个谈判。第一是TPP综合自由贸易协定,这原本只是四个小国起意的谈判,因为美国、日本的加入而发生了质变,TPP涵盖的内容不仅是货物服务贸易零关税,还涉及大量的非关税问题,广度和宽度都超过了WTO的相关标准,而中国很可能会被挡在门外。

      第二个是TTIP,这是一个封闭的谈判,由美国和欧盟组成,被称为经济版的北约,准备建设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还有TISA,服务贸易协定,目前是48个成员,代表了世界服务贸易力量的68%。这次谈判的最基本要求我们很难达到,即要在金融证券法律服务等领域已经没有外资持股比例和经营范围的限制。美国正在构筑一个立体的世界经济贸易投资的法律体系,从多边主义向诸边主义回退,这点再不弄清楚我们会重犯历史性错误。

      上述三个谈判,我们都还是门外汉,我说谈判突破是指我们与美国谈双边投资协定,现在已经持续5年多了。美国认为,如果我们不答应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谈判就无法推进,2013年7月汪洋同志宣布我们愿意用这两条作为原则来推进,投资问题才发生了重大变化。

       最后是政策突围,自贸区在六个方面要有充分展示,第一,贸易领域的开放必须坚持“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区内自由”,这是任何一个自由贸易区要做到的。第二,这次上海自贸区如果要发挥自己最充分的功能,我认为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投资领域中的境外投资和境外融资要得到全面支持。第三,人们最不满意的是金融领域,大家认为没有达到预期,因为在开放的时候没有提出利率市场化、汇率国际化、人民币境外使用扩大化、外汇机构管理和金融机构管理国际化。第四,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这几个方面是目前世界对中国的新要求,从金融服务到旅游业都是如此。第五,体制和机制方面,不管上海自贸区怎么走,五大自由是核心:区内的贸易自由、人员的进出自由、货物的进出自由、货币的流通自由、货物的存储自由。第六,法治的环境要强调从法制走向法治,因此上海自贸区还有几步必须非常快地跨出,否则世界对自贸区的热情就会消退。

      积极发展离岸金融

       2013年12月2日,第二只“靴子”落地了,中国央行公布上海自贸区金融支持30条意见。金融支持,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要促进贸易便利化和投资便利化,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就是把上海自贸区建设成为一个更高的平台来参与国际竞争。

       这次30条讲了五个点,一是账户体系,非常明确地提到账户体系在自贸区的设立和世界任何银行的互通,第二个关于投融资汇兑便利,第三,人民币跨境使用要扩大化,第四,利率市场化,这点非常关键,最后是外汇管理体制要进一步开放。

       这里我有一个建议,积极发展离岸金融,别忘了我们的初衷,上海自贸区最重要的想法就是办成一个离岸中心。很多人觉得,离岸中心应该要把它搬到一个岛上去,我觉得没有必要,离岸中心是理念上的,我们怎么达成呢?

      首先,要真正建立离岸中心市场体系,要建立起保险(放心保)、证券、基金、信托、货币、黄金、衍生品市场。其次,必须要完善管理体制,管理的核心就是便利化。再次,法律体系要完备,离岸金融的法律体系特别复杂。它是一个国家的土地,但不受到国家现行法律的管辖,又不能用国际法生搬硬套,必须要有一套管理的办法和实施的细则。

      最后,要监管,上海自贸区成功与否,完全在于六个字是否做得到——“放得开,管得住”。上海自贸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做到,但是不急,我们第一步走得很好,2013年9月28日公布的六大措施、二十三项内容;第二步走得也不错,2013年12月2日央行出台的30条。我希望走的第三步,在一个季度的时间内,把上海自贸区的法律公之于众,给世界稳定感,给人民期望,总而言之,上海自贸区的事业是我们大家共同的事业。

来源:陆家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