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专家视点 >> 正文

专家谈中日韩自贸区障碍:可暂搁置农业敏感问题

作者:张晓兰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1日    浏览量:984   字体大小:  A+   A- 

        推动中日韩自贸谈判破障前行

  受到多重因素影响,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短期内难以取得明显成果,但鉴于其重要意义,各方仍有必要推动这一进程破障前行

  2012年11月20日,中日韩三国正式宣布启动自贸区谈判。2013年3月26日,中日韩自贸区在韩国首尔启动了首轮谈判。从中日韩三国的经贸规模看,其自贸区的建立不仅能为三国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还有助于亚洲统一市场的形成,对亚洲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发展都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截至目前,三国已进行了四轮谈判,分别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等内容和方式展开了深入磋商,并对包括谈判步骤、产品分类、处理方式等货物贸易降税模式的基本框架达成共识。此外,三方还同意将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原产地规则、海关合作、贸易救济、卫生和植物检疫、技术性贸易壁垒、知识产权、法律条款和竞争政策等纳入到谈判的范围,并且设立了11个协商小组。

  下一阶段,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目标将会继续关注货物、服务和投资领域,其中包括进一步明确开放领域、开放方式及开放程度等问题,并对已经纳入谈判范围的文本进行磋商。

  然而,就目前情况看,中日韩三国在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竞争力、对外开放程度和关税水平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并且东北亚地区局势错综复杂,加之受中美日韩多方博弈剧烈等因素的影响,短期内中日韩三国就谈判内容达成一致并非易事。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道路将不会一帆风顺,其受到外部冲击和影响的可能性在不断加大。

  政治障碍不容忽视

  首先,领土争端、历史问题是阻碍中日韩自贸区建立的客观因素。

  近一段时期,中日韩三国之间存在着较深的矛盾,既有敏感的领土纠纷,也有复杂的历史问题。从当前发展态势看,推进经贸合作的主要障碍在于相互间缺乏足够的互信。自2012年9月10日日本政府实行“钓鱼岛国有化”以来,中日关系急剧恶化。安倍晋三执政后,更是采取了一系列孤立和包围中国的行动,进一步在钓鱼岛问题上变本加厉。这不仅造成中日领导人双边会谈搁浅,而且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也一度陷入中断。同时,韩日两国在独岛(竹岛)问题上的争端也不断加剧,韩日关系再度陷入僵局。

  无论是中日还是韩日之间的矛盾,都会加深三国政府和民众间的不信任感。如何增强彼此之间的信任度,是避免因政治因素导致中日韩自贸区建设停滞甚至中断的关键。这一方面需要三国政府具有合作诚意,另一方面也需要三国政府愿意付出努力。

  然而,就目前情况来看,由于中日韩三国存在的问题在短期内较难解决或者较难缓和,加之中日、韩日领导人正常会晤机制受阻,将导致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程受到影响,缺乏有效的助推力。

  其次,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是阻碍中日韩自贸区建立的外部因素。

  一直以来,美国对东亚地区始终具有重要影响力。不论是中日韩自贸区还是东盟“10+3”、“10+6”等亚洲区域经济合作的推进,都深受“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目标的影响。对此,美国一方面加强与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国家的同盟关系,另一方面在经济上加快推进其主导的TPP进程,进而吸引更多东亚国家加入谈判,干扰亚洲区域经济合作的进程,阻碍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确保其在亚洲区域经济合作方面的主导权。

  未来在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过程中,如何应对美国的干预,将是中日韩三国最大的挑战。但是基于历史因素,韩日两国在安全上依赖美国的态势短期内难以改变,因此韩日两国在推进中日韩自贸区战略过程中,或将不可避免地受到美国的制约。

  经济担忧亦成掣肘

  从中日韩三国的经济发展水平看,三国目前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除了政治因素外,经济利益也是影响三国建立自贸区的一个主要因素。

  一方面,敏感产业和敏感领域是阻碍中日韩自贸区建立的主要因素。

  在阻碍自贸区谈判的诸多原因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三国均有自己的敏感产业和敏感领域,收益和损失错综复杂。其中,农业领域是三国货物贸易谈判的重点和难点。对我国而言,农业是我们的优势领域,但在韩国和日本,农业是两国的敏感产业,不仅受到高度保护,而且国内都有强大的利益集团,开放难度较大。韩日自贸区谈判搁浅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双方在农产品和水产品市场开放程度上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今后,在原有谈判内容的基础上,如何处理好敏感产业和敏感领域,合理设定农业领域的关税减让度、降税时间表和敏感产品的过渡期,有效平衡三方的损益,将是一个巨大挑战,也是决定中日韩自贸区能否有实质性进展的关键。此外,投资领域中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服务贸易自由化的方式等也是谈判的重点和难点。

  另一方面,韩日两国的复杂心态是阻碍中日韩自贸区建立的直接因素。

  中日韩三国充分认识到自贸区建设的重大意义。这也是自2002年中日韩自贸区构想提出后,三国始终没有放弃建立自贸区努力的重要原因。但是,由于三国对自贸区战略缺乏一致性,尤其是韩日两国对自贸区建设的心态复杂,成为了阻碍中日韩自贸区进展的直接因素。

  在日本方面,其国家战略一直在“追随美国”和“融入东亚”之间摇摆不定,对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缺乏明确的战略选择,始终抱着“不积极、不主动、不放弃”的复杂心态。2013年7月,日本参加完TPP谈判后,把TPP作为优先考虑的议题。

  在韩国方面,尽管韩国期望从中国市场受益,但又担心对日贸易逆差扩大,始终缺乏推进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的积极性,特别是在独岛(竹岛)争端加剧的情况下,韩国优先考虑缔结中韩自贸区。这在一定程度上对日本构成压力,促使日本在中日韩自贸区战略层面上做出选择,否则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将功亏一篑。

  四项举措加快推进

  加快中日韩自贸区建设不仅是三国经贸合作的重大利好,还对我国重塑地缘政治环境和对外开放格局具有深刻影响。对此,为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顺利进行,我国应该采取积极推进的举措。

  首先,推进三国局部领域和地区先行合作。

  从长远看,中日韩自贸区是形成亚洲统一市场的关键,具有巨大的凝聚和示范效应。我国需要从国家战略层面上,认识到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的重大意义,争取三国经贸合作的主导权,积极推进地区经贸合作先行先试。

  鉴于三国地理位置相近,区域经济合作各有比较优势,应当加强三国地方政府间的沟通,争取在三国局部领域和地区先行合作。例如,在三国沿海区域或者临近区域建立次区域经济合作,并实行双边与多边的合作模式、垂直分工与水平分工并存的合作方式等。

  其次,妥善处理自贸区谈判中的分歧。

  一是妥善处理农业等敏感产业和领域的谈判。从目前看,韩日两国对农业的保护较为严格,要求全面开放农产品市场并不现实,可以考虑暂时搁置两国高度敏感的农产品市场开放问题,为农产品设置较长的过渡期。

  二是理性对待“准入前国民待遇”等问题。在投资领域,应该合理界定投资范围,尽量缩小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义务的适用范围;在服务业领域,我国应尽快制定符合国情的合作方式,在电信、金融等行业争取较长的过渡期限。

  三是要加大关税、贸易规制和政策透明度等领域的规范化建设力度,提高市场开放程度和贸易便利化,尽可能地为中日韩自贸区建设扫清障碍。

  再次,积极参与“亚洲自贸区路线图”的构建。

  鉴于日本对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的消极态度,我国可以优先考虑在中韩自贸区建设上取得突破,进而带动中日韩自贸区的建立。同时,我国不仅要努力实现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的建设目标,还要积极推进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为代表的“亚洲自贸区路线图”的谈判进程。启动RCEP谈判的目的是要分散和削弱以美国为主导的TPP和TTIP的势力,我国应该积极融入RCEP战略中,促使RCEP谈判起到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作用。

  最后,加强与TPP、TTIP的沟通谈判。

  从当前情况看,美国“重返亚太战略”阻碍了亚洲的区域经济融合。在WTO谈判陷入僵局的形势下,我国不仅要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而且还应该顺应双边自由贸易迅速发展的国际趋势。为此,除了积极参与“亚洲自贸区路线图”的构建外,我国还要适时加强与TPP、TTIP的沟通、谈判,推动“亚洲自贸区路线图”与“美国自贸区路线图”的融合,增进彼此间的理解。这对于打破美国遏制中国的政策是非常有利的,且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促进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