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专家视点 >> 正文

维护“经济安全”并不是设立屏障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16日    浏览量:6381   字体大小:  A+   A- 

          传统上很多被归类到经济安全中的东西,现在需要再识别。”在谈及对“经济安全”的理解,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研究室主任杨立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他的同事华晓红则从进出口两个方面来分析中国的经济安全,“中国是资源稀缺的经济体,要保证进口方面的安全,最重要的是保证稳定的供给,不能出现中断、价格激烈波动。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外部市场,这对中国经济的升级,大有好处。”

   4月15日,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指出,必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此后,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14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重申“总体安全观”,并且再次提及经济安全。

   对于什么是经济安全、如何理解经济安全的基础地位,以及如何维护经济安全,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商务部专家咨询组专家华晓红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研究室主任杨立强。

   《21世纪》: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国安委的第一次会议和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14次集体学习中,都提到了经济安全,并且指出“要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你如何理解经济安全?

   华晓红:关于经济安全的定义有很多种,不能简单地认为对经济危机的应对和处理才与经济安全有关。

   经济安全的第一点是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这里就涉及到国家竞争力的问题,一个国家没有竞争力就会处于弱势,无安全可言。经济可持续发展,就是要让国家富强、人民富裕。

   经济安全的第二点,也就是狭义上的经济安全,即经济主权问题。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主权外移,可能会使一国的经济主权被别人控制,这就是国家间能力和实力的较量。一个国家是否有能力保卫国家利益、能否应对突发事件(包括经济危机),我认为这是经济安全的基础。

   杨立强:我认为经济安全包括两块内容:一是安全问题的识别。大家会觉得很多事情都涉及经济安全,但很多都是想象出来的,比如有的人认为政策一旦放开,就会威胁经济安全。加入世贸的时候很多人就高呼狼来了。目前来看,中国是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传统上很多被归类到经济安全中的东西,现在需要再识别。在关起门来的年代,大家特别重视的事,现在也许不适合放到经济安全里面。另外,在识别经济安全的时候,不要把开放和安全对立起来,不是所有的方面都可以作为经济安全来考虑。

   二是具体到经济安全方面,在预防和管理上要考虑两种情况,一个是常态化的运行机制,一个是危机管理。如何在制度设计里考虑到不稳定因素,比如反补贴、反倾销等外贸救济措施和数量限制等保障措施,已经在外贸的制度设计之中。在投资方面,各国也都会有一些保护措施。我们可以借用贸易上一些通行的国际规则,比如在上海自贸区的建设中试行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机制。负面清单管理恰恰就是强调保护的一面,比如股权方面的限制、有些只允许合资、有些只允许合作、有些行业或干脆禁止外资进入。另外,在危机管理上,要考虑如何应对经济危机等。

   《21世纪》:从全球范围来看,你如何评价中国当前的国家经济安全的外部形势,你如何看待国际贸易和国家经济安全的关系?

   华晓红:从贸易的角度讲,要看一国国家经济发展的形态。中国经济起飞的过程是出口导向型的,贸易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有人批评中国的商务部门偏向重商主义、过于倾向于出口,但中国在全球化构建的生产网络里成为了制造业大国和亚太地区的出口平台,在此平台上,中国实现了大量的就业,带动了国家经济的增长。中国改革三十年,贸易部门的发展功不可没,对外贸易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

   从出口讲,中国需要良好的市场环境;从进口讲,中国需要稳定的供给。现在中国制造业有很多零部件是从外面进口的。中国是资源稀缺的经济体,要保证进口方面的安全,最重要的是保证稳定的供给,不能出现中断、价格激烈波动。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外部市场,这对中国经济的升级,大有好处。从这些角度说,若外部形势有变化,就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若有一天中国经济自己发展了,内部循环都很好了,产业成熟了,冲击力会小一些。

   《21世纪》:中国正在推进新一轮的对外开放,尤其是上海自贸区的试验。如何处理进一步开放和国家经济安全的关系,如果过分强调经济安全,会不会影响到开放的深度和经济发展?

   杨立强:目前,大家看不清楚政策调整和制度变化的方向——主要目标到底是要开放还是要保护?在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的区别时,有人说区别不大,把正面的去掉就是负面的。借正面清单向负面清单转换的过程,就是要开放。我认为安全是底线,在安全的底线下才能开放。但经济安全这一说法不是什么地方都适用的。比如说涉及公共安全方面,食品、药品等确实与国计民生相关的行业,就很需要保护。经济安全中还有涉及产业安全的,理论上就有“幼稚工业保护论”。但是保护幼稚工业不代表保护落后的产业,即使背后的利益集团很强大,也不该进行保护。

   《21世纪》:美国的TTIP和TPP谈判正在进行中,中国也在推动亚洲自贸区及中国和欧洲之间的自贸区等谈判。你如何看待美国的全球经贸战略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的影响?

   华晓红:TTIP和TPP一旦达成,他们的贸易总额会占到全球60%以上。其内部贸易会不断扩大,若中国不参与,未来就会被挤到一个很狭小的空间,会影响我们的出口贸易。

   对TTIP和TTP,我们应更关注新规则的制定。对外贸易对中国非常重要,时至今日如果还抱着“凭借中国人口多就能自给自足”这样的想法,是非常落后的。要维护经济安全并不是设立屏障,不让别人参与,而是我们应该增强实力,更多地参与全球经济。

《21世纪》:如果将经济安全分为内部安全和外部安全。就内部而言,有人会把是否维护国有企业的对关键领域的控制作为经济安全的重要方面。你怎样看这一问题?

   华晓红:国企有责任贯彻国家意图,维护全民利益,国企在中国经济发展中是有功的,国企大量利润上缴国库。但是开放也是必须的,要利用全球的资源,不开放不行。如果国企长期垄断,效率低下,成为贪腐的老窝,这绝对是破坏国家经济安全的。不能简单地讲国家经济安全问题,当然不能把信任简单地建立在个人的道德之上。国企控制的部分资源要慢慢让出来,有一些适合民企的领域,国企要逐渐退出。

   国企是属于国家的,有观点认为国企是共产党执政的基础,将国企放在了这样一个特殊的位置上,很多观念现在无法解释。我们看到有一些国企效率很低、大量浪费资源,甚至贪污腐败、化公为私,比如现在抓出来的大量贪腐案件,很多都是国企老总。这些人才是国家经济安全的蛀虫。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