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专家视点 >> 正文

李光辉谈中国自贸区发展战略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0日    浏览量:5109   字体大小:  A+   A- 

    12月5日曾受邀给中共中央政治局讲解自由贸易区建设

  “中国必须跟上全球自由贸易区发展的趋势,才能不被边缘化,继而在未来规则制定和世界经济新格局中把握主动,赢得先机。”

  12月8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光辉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如是分析中国必须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原因。

  三天之前的12月5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进行第十九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学习。

  针对上述主题,李光辉受邀做了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

  这位在中央政治局讲过课的专家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特意强调,下面他谈的内容,都是他的个人观点。

  “跟上形势,才能不被边缘化”

  为什么说中国必须要跟上形势,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这要先来看看国际贸易关系的一个大背景。

  说起来很宏大,一根主线就是:以美国为首的部分经济体,认为已经无法从WTO(世界贸易组织)的多边格局中获取更大利益。于是,美国便搁置了WTO的相关升级谈判,转而自行推出标准更高的TPP(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议)和TTIP(跨大西洋(600558,股吧)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

  在此背景下,从WTO规则中获益甚多的中国,也开始寻求更多的双边和多边投资贸易协定谈判,也就是常说的FTA谈判,比如中韩自贸区谈判、中澳自贸区谈判,以及中国-东盟自贸区谈判,等等。

  这些谈判的标准,都要高于WTO。

  到底有多高?李光辉这么解释:目前的双边和多边谈判,已经从“边境上措施”,延伸到了“边境后措施”。意思就是,原先的谈判,都是以海关监管、货物贸易这一类为基础,谈的内容主要是降低关税、消除非关税壁垒等,但现在谈的内容加入了政府采购标准、知识产权和劳工标准等,“已经从边境的概念延伸到了一国之内。”

  面对这些高标准谈判,李光辉的观点是,中国必须跟上形势,才能不被边缘化。

  在12月5日的集体学习中,习近平更是指示,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是中国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争取全球经济治理制度性权力的重要平台,我们不能当旁观者、跟随者,而是要做参与者、引领者。

  “现在中国已经具备了这方面的条件。”李光辉说,从整体经济规模看,中国的经济总量排名全球第二,货物贸易出口量全球最大,综合国力也已具备。从近年的实践看,不论是应对加入WTO还是金融危机,都证明了中国有这样一个水平,“所以在谈高标准的自贸区时,我们可以把开放的度让得更大一些。”

  “要是只谈关税,那就太简单了”

  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呢?

  习近平在12月5日集体学习中的表态,可以总结为4点:要加强顶层设计、谋划大棋局,既要谋子更要谋势,逐步构筑起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自由贸易区网络,积极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商建自由贸易区;要努力扩大数量、更要讲质量;要坚持底线思维、注重防风险;要继续练好内功、办好自己事。

  李光辉分析,加强顶层设计,谋划大棋局,就是要明确中国的自贸区发展战略,“以周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基础,这就是基本思路。”

  “就像以前提出的以周边为基础的外交策略。”李光辉说,将中国改革的红利、经济发展的带动力传递给周边,特别是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我们周边基本都是一带一路的国家,关系也比较友好,所以正在谈怎样以这些为基础,推动自贸区建设。”

  讲质量,则是指要向高标准协议靠拢。李光辉说,“之前的中澳和中韩自贸区谈判,就涉及这个问题。原来只是谈货物贸易,现在提高了标准,对我们双方的融合度和经济发展的影响就不一样了,如果只涉及关税,那就太简单了。”

  “美国主导的TPP和TTIP,是为了制定未来经济发展的规则,我们与韩国、澳大利亚等经济体进行的谈判,也要起到这个作用,要有中国声音、中国元素、中国方案。”李光辉进一步说。

  至于是否应该加入类似TPP这样的谈判,李光辉认为,这要看对中国经济发展有没有利。至于什么时候加入,要看什么时候具备条件,“主要是根据自己的经济发展实际情况和战略来分析。”

  关于底线思维,李光辉分析,扩大开放的同时,一定会有安全问题,如何辩证处理,要把握好一个度,“我们既要进一步扩大开放,也要不断采取各类措施,控制风险底线……有的线可以越过,有的红线不能动摇。”

  地方自贸区布局:“中西部和沿边都会有”

  与双边多边自贸区建设紧密相连的,是中国在上海率先启动的地方自贸区建设,这是一场中国主动为之的改革试验,它的目的是为国家层面的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

  “地方自贸区是中国主动对外开放的一个载体,它和国家层面的双边多边谈判是相互促进的。”李光辉解释,上海自贸区率先启动的地方自贸区建设,是中国单方面向其他国家扩大开放,“是通过国内或地方的法律而不是双边协议来执行。我想试验什么就试什么,可行的话就推广。”

  在他看来,上海自贸区这个启动已经一年的国家试验,“总的来说是成功的”。

  目前,上海自贸区已有20多条创新成果在全国推广。而且,天津、广东和福建等地方自贸区也已呼之欲出。

  李光辉说,上海自贸区已经积累了一些成功经验,可以进一步推广,例如负面清单和准入前国民待遇,“进一步复制推广后,和其他经济体谈高标准自贸协定时,就会水到渠成。”

  他判断,未来中国的地方自贸区的布局,可能中西部和沿边都会有,“现在沿海有了,那接下来是不是沿边、中西部、东北?每个区域应该有点,但什么时候批,就要根据经济发展需要了。”

  “地方自贸区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和特色,利用地方优势,通过自贸区先行先试,进行总结,有些成果可以推广到全国,才能把这个地区发展带起来。”李光辉说。

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