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专家视点 >> 正文

国资委官员:自贸区是普惠模式 第三批将如天女散花

作者: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09日    浏览量:4657   字体大小:  A+   A- 

        自贸区扩围:未来究竟比拼什么

  作者:罗天昊

  群峰竞立,气象万千。日前国务院决定,在上海自贸区之外,另外增加广东、天津、福建三大自贸区。由此,中国的自贸区,完成了第一轮扩张。

  而在第二批自贸区尘埃落定之后,第三批自贸区申报筹备工作已经开启。最新消息是大连自贸区方案已申报至商务部。除大连自贸区外,西安、武汉以及兰州等地方正在积极争取进入第三批自贸区行列。

  自上海自贸区设立以来,一直存在巨大争议,其对改革的标杆意义,与对改革阻力的警告作用,同样明显。上海自贸区的四大突破,包括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以贸易便利化为重点的贸易监管制度;以资本项目可兑换和金融服务业开放为目标的金融创新制度;以政府职能转变为导向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等,已基本形成。取得了一定意义上的阶段性成果。

  但是,在重要领域的攻坚,上海自贸区则远远没有完成,如在核心和竞争性领域的负面清单,汇率的自由化,以及零注册制的推广等。重重阻碍,凸显在中国实质性改革的艰难,利益阶层力量之强大。

  笔者认为,在上海自贸区尚未尘埃落定的情况下,国家急切推出第二轮自贸区,预示未来的两大变化。

  津、闽、粤三大自贸区强势推出,与中国的区域经济发展演进轨迹,基本相同。改革初期,中国推行非均衡发展模式,优先发展东部,然后实现东部带动中西部。率先布局上海,然后推进到广东、天津、福建,也是遵循这种模式。

  自贸区的发展轨迹,未来将与新区的发展轨迹非常类似,甚至速度更胜一筹。新区的推出,首创在浦东;约十年之后,滨海新区推出;其后五年,重庆两江新区推出;再往后,速度越来越快,最近三年,竟然推出了六个国际级新区,等于一年两个,相对初期十年推出一个国家级新区的速度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还没有完,更多的新区正在申请中。

  自贸区的最初设想,本来是等上海自贸区成熟之后,再谋推广。现在,因为某种原因,国家对于改革的速度设想,变得更为急迫。上海自贸区设立仅仅一年,就推出另外三个自贸区,而且这三个自贸区,面积均达数百平方公里以上,比上海面积更大,涉及的领域更广。并且,在普遍意义的全国试点之外,这些自贸区还带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天津自贸区主要对准东北亚,大力发展航运;福建的自贸园区主要是发展台海贸易,促进对台合作的发展;广东自贸区是粤港澳合作升级版,主要推动粤港澳贸易自由化、粤港高端服务的合作等,带动珠三角实现二次飞跃。

  自2008年以来,国家推出了数十个国家级战略,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所有的省区都被纳入国家战略之中。这种国家战略的大跃进的轨迹,也与国家寻找新的增长极,实现全面崛起的轨迹合拍。

  同样,自贸区是中国深入改革,实现经济结构、社会结构转型,并最终完成市场化改革的最大抓手。在此情况下,可以判断,自贸区不是试点模式,而是普惠模式。

  当下,武汉、成都、西安、重庆等都在争取下一轮自贸区,中西部重镇,皆有各自争取自贸区的理由。2014年秋,国家曾一度拒绝了27个省区的自贸区的申请,而今随着天津、广东和福建自贸区的落定,第三批自贸区预计将呈现天女散花之式。中央搭台,地方唱戏,让地方自己突破。

  这种模式反是一种最公平的模式。改革初期的试点制,使部分省区和城市具有了超过其它区域的竞争优势;而未来中国的改革,需要的是全面突破,国家奉行的发展战略,也是全面崛起的战略。搞试点制,开小灶的模式,已经不适应时代的需要。国家寄望于多头并进,多点开发。

  由此,未来自贸区成为一种普适政策之后,比拼的就是改革,谁能在改革领域走得更远,谁就是新一代自贸区的旗帜。

  当下,负面清单制度,零注册制度,已经在很多地方落地,甚至比上海更有所突破。同时,在上海等地推行不动的改革,在其他区域,反可以推行。

  中国初期的改革,确实是以东部为发动机,但是,随着改革步入深水区,东部出现了两个变化,一个是,增速变慢,一个是,改革的动力衰竭。虽地处东部,但既得利益阶层强大,改革在全国不仅不领先,反现滞后。起码在户籍改革领域,不是上海、北京、天津做出表率,给全国各地带来经验,而是他们必须乖乖地放低心态,跟别人学。

  改革逐步呈现出发散式的局面——— 不再是沿海到内陆,而是在不同领域,有不同的破局者。

  比如,在医保改革领域,率先改革和最彻底改革的地方,并非北京上海,而是深居内陆的陕西神木。再比如户籍改革,比较富裕的沿海区域,如京沪广深等地,户籍反成为负担,无法进行大的改革。最后改革从中西部地区突破。而随着新丝绸之路战略的提出,未来中西部,将建立一种不同于沿海的“内陆开放”模式。尤其是中部,未来发展空间巨大,改革成本也更低,是未来中国改革破局的希望所在。


  改革开放前三十年,经济特区的设立,曾经起到了很大作用。改革后期,“特区不特”成为特区的哀叹。但是,某种意义上说,“特区不特”正说明了在全国其它地方,改革已经突飞猛进,区域间的差距缩小。

  而本次自贸区扩围,索性在几年内一步到位,表明未来中国将实行程度更猛烈的改革。

  当下,中国已经步入“新常态”,其非常显著的特点有两个,一个是增速降低,未来中速将是一个长期形态,在此情况下,唯有通过改革,继续挖掘整个社会的潜力;一个是,未来的发展,从要素驱动转变到以创新驱动,而要创新亦需加大开放力度。

  未来的自贸区,需要高质量和高标准的改革,成为自贸区,并不意味着可以向中央拿到更多特殊政策,而应该是获得更多的改革试验机会,实现更多突破,破除更多的桎梏。

  从中央政府的角度而言,也应该放权,实现地方的自我改革,自我突破,自我升级。通过地方的创新,最后实现万马奔腾的局面。

  罗天昊(国资委[微博]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智石经济研究院副秘书长、中国城市战略中心执行主任)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