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专题报告 >> 正文

疫情下全球供应链的冲击与应对

作者:吕长红整理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9日    浏览量:1272   字体大小:  A+   A- 

 制造业依赖复杂而完整的生产体系。一个关键领域或环节出现差池,“蝴蝶效应”就容易显现。疫情让很多企业感受到来自供应链的压力,也让供应链这个看似生僻的词语走入大众视野。过去二十年,全球供应链已经从美、德、日三大中心,转向了中、美、德。本次新冠病毒疫情影响最大的欧洲、美国,又主要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上游,尤其是在高技术产品领域。全球经济按下“暂停键”,也会对产业链在各国间的运行构成影响。我国仍然处于价值链的中游位置,将近40%的进口领域可能会受到更大影响。

 

两大中心经济停摆:上游遭受重创

从供应链角度来看,当前多数疫情严重国处于产业链上游或中上游位置。张会清等(2018)考虑到产品的技术属性后,对全球产业链上中下游进行了划分,当前疫情比较严重的欧美经济体,主要都属于全球供应链的上中游,尤其是美国、德国、日本等均处于全球价值链上游,主导着全球价值链,中国则处于中下游或者接近中上游的位置。所以疫情导致全球产业链上游受到巨大冲击,产业链中游和下游恐怕也难以独善其身。

1 各国所处全球分工体系位置

具体来看,航空航天、光学医疗、机电设备等行业的产业链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冲击。全球50%以上的航空航天设备、光学医疗以及机械设备等出口是由美、德、中、日、韩五国贡献,超过40%的电气设备、车辆以及塑料制品等商品出口也是由这五国贡献。在疫情影响下,这些行业的产业链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冲击。

再细分一下,全球40%以上的航空航天设备出口由美国贡献,为全球最高;光学医疗设备、塑料制品出口主要由美、德、中三国贡献,均在10%以上;机械设备出口主要由中、德贡献,中国贡献接近20%;电气设备出口也主要由中国贡献,接近25%;车辆及零件出口主要由德、日贡献,分别为17%10%

2 全球重点商品出口份额分布(%

 

从需求链来看,全球65%以上的终端需求将受到影响。从全球经济存量来看,美国贡献了全球23.7%的终端需求,全球最高;中国次之,贡献了13.0%的终端需求。若再算上本次疫情较为严重的欧盟等国家,全球65%以上的终端需求受到了影响。全球经济按下“暂停键”,产业链供需两侧均受到巨大冲击。

3 主要经济体贡献全球终端需求的比重(%

 

增强供应链抗风险能力与竞争力的对策

一、提前建立供应链风险应对方案与信息数据分析模式,建立及时有效的应急数据搜集机制与服务方案。政府要鼓励相关行业协会,借助历史经验与供应链的发展布局,制定供应链风险应对方案,如开展供应链备链计划,建立多边采购与后备供应风险管理机制,重新评估突发事件应对补充与供应链成本机制,提升供应链弹性。在此基础上,通过建立信息数据分析模式,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快速掌握事件发展趋势、影响范围,遴选出关键行业及关键指标,为应急政策的实施提供准确、坚实的决策依据。

加快建立供应链风险预警综合服务平台。要借助国家建设健全统一的应急物资保障体系的机遇,推动建立供应链风险预警综合服务平台,将监测数据与信息及时反馈给相关主管部门,依据全球竞争环境及突发事件的发生风险及时调整供应链布局。

二、建设柔性供应链。供应链柔性是指供应链应对环境或由环境引起的不确定性的能力,提高供应链柔性有助于提高其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供应链柔性一般包括三部分:一是缓冲能力,即抵御环境变化;二是适应能力,即当环境发生变化时,供应链在不改变其基本特征的前提下,作出相应调整的能力;三是创新能力,指供应链采用新行为、新举措,影响外部环境和改变内部条件的能力。在供应链中采购、生产、物流环节以及相应的信息系统都应具备一定柔性。

首先,建设供应链弹性节点可以提高供应链柔性。在供应链管理日趋精益化的今天,企业对供应链及其供应商能力的依赖程度不断加深,这使企业在成本降低、生产效率提升的同时更容易受到不确定因素的影响。而建设弹性节点虽然能提高企业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但需要付出更多的运营成本,企业往往为了追求效益而忽视这一点。因此,平衡好抗风险能力与成本应是企业思考的重点。在弹性节点建设上,共用性与通用性应该重点,例如,多功能战略级物流中心可以对多种业务兼容,在紧急情况下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物流能力的补充或扩大。其次,在供应链全程都可以采取适应性策略以提高柔性。在物流阶段,企业可以通过储备多种不同的物流资源提高供应链柔性,如空运、海运、铁路之间的替换使用或综合使用,并增加具有相应资源的平台性供应商储备。在研发环节,企业可以通过增加模块化和零部件的通用性来提升供应链柔性,在突发事件来临时更容易集中调配资源以维持供应链运转。在生产阶段,企业可以提高生产线的通用性,在保证品质、交期、成本的前提下,实现生产线在不同产品之间高自由的切换,从而灵活调整生产策略。这种做法在常规时期可以满足下游市场的多样化需求,而在非常时期则可以抵御环境变化,随时根据市场实际需求弹性释放产能。最后,在构建柔性供应链的过程中,企业需要通过在运营实践中反复摸索找到最适合自身的运营举措。企业可以通过信息系统收集数据与反馈,通过量化指标来系统地评价并持续改进运营举措,不断提高供应链柔性,从而提高企业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三、调整采购供应模式。在采购方面,单一的供给源会增加供应链的不稳定性。因此,企业应调整采购策略,重新评估采购成本,由集中采购转变为集中与网络备份供应商共存的采购模式。一方面对上游供应商的长、短期生产能力进行逐层、全面调查和评估,开发潜在供应商并识别采购风险,提高对供应商的监控力度,形成供应商备份网络和应急采购计划。当企业供应端风险较高时,应尽可能在本地或可控性高区域寻求多源供应,并对关键原料和物资建立缓冲库存,降低供应端风险导致供应链中断的可能;另一方面要对上游供应商进行财务健康性等评估,着重监控长期供应商,必要时对重要环节的上游供应商给予一定支持,与供应商共渡难关,维持供应链稳定。

四、数字化供应链管理。在经营环境不确定性增强的状况下,供应链数字化管理有利于增强信息处理能力,提高供应链动态应对风险的能力,在面对突发事件时能做出快速反应。企业应推广供应链数字化平台,形成完整的供应链监控体系和应对突发事件的响应计划,做到供应链全程可视、可追溯,对各节点的状态的监控及时、可控。上下游企业进行充分协同,提高供应链信息的完整性和透明性。实力较强的核心企业应利用自身的能力强化供应链管理,搭建数字化平台,整合供应链网络中的参与者,提升供应链网络效能。在紧急情况发生时,核心企业帮助与带动产业中小企业,稳定供应链运营,提升应急反应效率。

五、推广智慧供应链。疫情期间,基于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高科技的智能化工厂与智慧物流中心成为一大亮点,3月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明确提出,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可以说,随着未来5G的商业应用的普及,智慧供应链是一种必然趋势。智慧供应链是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实时收集并处理信息,并基于此做出最优决策的供应链体系。智慧供应链以消费者需求为驱动,注重与客户及供应商的信息共享与协同。在信息技术手段的加持下,通过各企业各部门的协同,供应链业务流程可以得到很大程度的优化,显著提高对市场的响应速度,同时有利于供应链变得透明、增强供应链柔性和面对突发事件的敏捷程度。打造智慧供应链还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通过使用人工智能,企业可以减少人工成本,降低劳动密集性。例如,在智能物流中心里,智慧化运作能轻松实现从商品的入库、储存到拣选、出库等一系列流程无人化,通过对物流中心系统的远程操控完成数万种产品的自主流通和运转,监控操控两不误。

六、要高度重视供应链安全,打造国家供应链竞争优势。从国家战略角度建立供应链安全体系,开展全球供应链安全战略研究。构建全球供应链风险预警评价指标体系,建立关键产业的供应链安全评估制度,完善全球供应链风险预警与应对机制,形成针对重点行业供应链的深层次安全管理体系。促进优势企业对供应链的主导力和管控力,将中国优势长期稳定地嵌入到全球供应链体系中。

 

SIMIC 吕长红 整理)

 

参考文献:

[1].   梁中华,李俊.全球供应链图解:对中国影响几何[N/OL].李迅雷金融与投资2020-04-13

[2].   魏际刚,刘伟华.高度警惕疫情对供应链带来的风险[N/OL].中国交通新闻网,2020-03-11

[3].   一场疫情带来的思考:供应链如何应对突发事件[N/OL].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020-03-27

来源:国际海事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