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自贸区供应链 >> 全球区域自贸朋友圈暗战 东亚经济一体化加速

全球区域自贸朋友圈暗战 东亚经济一体化加速

作者: 发布时间:2015-11-24 浏览量:3422

     联合国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官员梁国勇11月初刚从泰国考察归来。他观察到了一些旁人没有注意到的微妙变化。

    自从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宣布达成一致后,东盟内部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分化。由于越南和马来西亚加入了TPP,一些国家也争先恐后,另一些国家则有点顾虑。

    梁国勇解释说,区域贸易协定,除了有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在规则制定中,可以根据地缘政治“拉一些,排斥一些”,重新划定朋友圈和势力范围,另一方面也对原来一些区域进行分化,这种分化可以起到重塑经济竞争力的作用。

    当以“高标准”作为目标的“TPP朋友圈”在10月正式形成之后,一个直观的后果是,中国和欧盟这两大经济体,也开始加快了各自区域和双边自贸谈判的布局和进展。

    11月22日,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东盟10国以及中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16国政要要求谈判团队加紧工作,力争在2016年结束谈判。

    而在此前的11月21日,李克强总理在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上说,愿与各方共同努力,力争2016年结束RCEP谈判,建成世界上涵盖人口最多、成员构成最多元化、发展最具活力的自贸区。李克强还建议,加快推进东亚经济一体化。

    随着TPP谈判的结束,以及东亚加速推进经济一体化,目前美欧之间的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也开始加快进展,官方公布的最新目标是2017年底前完成投票。

    在全球主要经济体纷纷组织自己的自贸“朋友圈”之际,相当一批关注谈判进展的业内人士都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不论是RCEP还是TTIP,要按期实现,都存在相当大的挑战。

    中国积极推进RCEP

    在全球经济最为活跃的亚太地区,各种区域性自贸倡议风起云涌。

    仅大型区域性协定,就包括TPP、RCEP、刚刚提出可行性研究的FTAAP(亚太自贸协定),以及多年悬而未决的中日韩自贸谈判。

    虽然本月初TPP的正式文本公布后,引起了不少跨国公司和专家对本报记者的私下“吐槽”,认为拉低了原本号称的“高标准”。但TPP的正式达成,还是在全球引起了相当的波澜。

    比如,在亚太地区,随着TPP和中韩自贸协定的陆续达成一致,RCEP和中日韩自贸协定也开始加快进展。

    RCEP是当前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成员国人口约占全球人口50%;GDP、贸易额和吸引外资接近全球三分之一。目前,RCEP已进行10轮谈判。

    在上周末的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李克强称,愿与各方共同努力,力争2016年结束RCEP谈判。中方对TPP持开放态度,相信TPP与RCEP能够与地区其他自贸安排相互促进,为实现亚太自贸区共同目标做出积极贡献。

    东盟秘书长黎良明22日在接受中国媒体专访时表示,随着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成,东盟将成为一个单一市场和生产基地、一个极具竞争力的经济区域、一个经济均衡发展并与全球经济全面融合的区域。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设以及RCEP谈判的推进将给东盟、中国以及东盟其他伙伴国带来更多的商业机遇,有助于促进投资和经贸合作。

    今年底,东盟共同体将宣告成立。为实现这一目标,东盟成员国多年来大幅降低区域内关税水平、逐步缩减非关税壁垒、协调技术规范和标准、简化海关手续。“由于东盟在东亚合作中的主导地位,东盟共同体的建设在某种程度上是东亚合作的基础之一。东盟这一复杂的区域合作组织能够做大做强,对于东亚合作机制逐步形成和发展提供了一定的示范经验,”泰国法政大学比里·帕侬荣国际学院教授杨保筠说。

    经济一体化趋势加强不断催生新的合作机制,也推动了现有机制完善升级。如今,中国和东盟已完成自贸区升级实质性谈判,RCEP和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也在进行中。杨保筠说,RCEP有助于推动东亚合作、进一步整合优化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机制。

    李克强21日说,区域经济融合发展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也是地区各国的共同利益所在。中韩已于今年6月正式签署自贸协定,中国与东盟关于自贸区升级的谈判已进入尾声,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正在稳步推进。

    本月初,李克强与韩国总统朴槿惠、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首尔共同出席第五届中日韩工商峰会时称,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际贸易增速下滑,中日韩经济都面临下行压力,发展面向未来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符合三国利益。

    以上种种努力表面,中国及相关国家正在积极推进RCEP和中日韩自贸协定,将东亚区域合作推向更高水平。

    印度和日本成最大悬疑

    虽然RCEP的政要同时“站台”为谈判鼓舞士气,但数位接近谈判的权威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印度和日本的态度,依然是谈判达成的最大悬疑。

    其中的一大变数,来自美国主导的TPP。

    TPP与RCEP有7个“交叉”成员: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和文莱。这些国家已经接受了TPP“更高的标准”。

    这7个成员中,中国与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都已有了双边自贸协定安排。剩下的4个国家中,经济体量最大、最无顾忌的就是日本。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学院执行院长屠新泉对本报记者表示,日本由于已经接受了TPP的标准,完成了谈判,因此,在进行RCEP谈判的过程中,也有了更多的谈判筹码。

    “虽然日本意识形态领域与美国保持一致,但是经济上很务实,不能放弃亚洲这个大市场。”屠新泉说。

    现在TPP文本正在经历其成员国的国内流程。有观点认为,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可能会倾向于提高要价,至少拖延到TPP正式实施之后再谈RCEP。

    日本媒体报道称,安倍晋三在上周的G20峰会上宣称:“TPP构建的经济秩序将成为RCEP等制定规则时的草案。”日本外务省官员甚至表示:“如果RCEP无法成为高水平的FTA(自贸协定),最好呼吁各国参加TPP。”

    日本想要“高标准”,却遇到了标准要求相对较低、达成意愿也相对较低的印度,RCEP按期达成的不确定性由此更加扑朔迷离。

    印度制造业欠发达,仅占GDP的17%,甚至低于已进入后工业化时代的日韩,因此在制造业的开放程度上,存有很大顾虑。

    “总体来说,由于日本不敢放弃亚洲市场,不是谈判达成的大问题,但印度确实不好说,现在印度在全球经济增长中名列前茅,对加入RCEP这样的自贸协定的迫切程度较小。”前述权威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另一方面,在完成TPP谈判后,美国奥巴马政府的贸易谈判重心显然已转向TTIP。根据谈判官员释放的最新信息,美方明确表示将力争在2017年1月奥巴马总统任期结束前完成谈判。

    虽然美欧双方目前达成TTIP的政治意愿都非常强,但是否能按期达成,也存在很大的变数。梁国勇认为,TTIP的问题很多,按期达成很难实现。例如,ISDS(国际投资证券解决机制)、劳工标准和监管一致性仍然是原则性的重大分歧。

来源:一财网

返回顶部 推荐给好友 | 收藏 | 打印

相关新闻
用户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