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岸线管理 >> 正文

非法码头侵蚀黄石“黄金岸线”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4-14    浏览量:469   字体大小:  A+   A- 

      “触目惊心、惨不忍睹!沿江岸线沿江山体千疮百孔、失序失控、没有章法。150多个码头,非法的就有100多个。”3月10日下午,黄石市召开长江沿线非法码头专项整治工作动员大会,黄石市委书记周先旺如是说。一个月以来,黄石非法码头整治工作进展如何?目前,黄石已有67个泊位自行拆除,占应拆除泊位132个的50.7%。

  4月5日上午,黄石市召开码头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会议,部署第二阶段整治工作,就非法码头整治进行再部署,要求彻底打破“整治反弹的怪圈”,让非法码头无处藏身。

  利益链致整治陷反弹怪圈

  沿江岸线是道美丽的风景线,也是珍贵的发展资源,是城市生产生活赖以依存的“黄金岸线”。先有港后有市,港口、码头,对湖北省黄石市意义非凡。

  黄石市长江港口岸线总长79.37公里,1993年被国家列为沿江开放城市,现有码头156个,泊位200个。然而经过核查,无港口经营许可证或不符合城市规划的码头(非法码头)就有106个,泊位132个。多年来,黄石沿江岸线“黑码头”遍布,沿江交通拥堵混乱,大量优良岸线被占用导致港口规划无法顺利实施,更危及防洪安全和生态环境。非法码头,成了黄石沿江黄金岸线之痛。

  黄石市港航管理局总工程师李三盾介绍,早在2005年,为了规划建设鄂东长江大桥,黄石就开始整治沿江“黑码头”。2011年,黄石成立港口调查组,对长江干线码头进行了彻底调查。随后第二年,全市12个部门及地方政府成立整治专班,开始启动整治工作。10年来,政府及相关部门至少发出10多次指示或付诸行动。然而,黄石“黑码头”依旧“疯狂”,甚至陷入“整治—反弹—再整治—再反弹”的怪圈。

  李三盾认为,非法码头形成原因复杂,久治难愈的背后,除了特殊的历史遗留因素,或许主要还因为有着一条难以平衡的利益链。

  4月7日,记者在黄石市码头整治办的办公室内,看到墙上悬挂的全市码头整治名单一览表中,阳新县的“黑码头”(泊位)就达96个,占比超过 70%。李三盾说,从当地的经济结构看,阳新县过去作为贫困县,只有矿山资源,而水运成本又最低,这无疑就带动了码头的发展。最早的码头可能已有百年以上历史,当时根本谈不上什么规划,而近年来因非法采砂等利益的驱动,又滋生了抢种码头的现象,导致沿江岸线山体千疮百孔、港口码头失序失控。

  长江经济带开发,港口是关键“节点”。2月29日,黄石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通过了码头整治工作方案。3月10日,召开全市长江沿线非法码头和采石场专项整治工作动员会,打击“黑码头”攻坚战正式开锣。根据规定,4月1日前,要求违法码头自行关停并拆除设施;逾期不关停的,由属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强制取缔拆除并追究相关违法人的责任。

  投资200万元肉联码头拆除

  3月21日,湖北省黄石市黄石港区肉联码头业主老柯突然收到一纸通知。肉联码头被认定为非法码头,要求其在今年4月1日以前必须自行拆除,否则将依法强制拆除。“拆除”二字,对老柯而言无比刺眼。50多岁的老柯本是农民,3年前,他租下这个国企改制后的码头,开始做生猪屠宰生意。生意蒸蒸日上,于是去年下半年,他与家人商量后,决定加大投资,扩大码头规模。

  老柯拿出毕生积蓄,甚至还凑足200多万元,不仅买了趸船,还添加了不少新设备。原本指望生意越做越好,没想到开年才没多久,码头、趸船、皮带和刚添购的一切,就被告知全部都要拆除。“做得好好的码头,怎么就成了非法的了?”老柯说,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在这个码头里,要是拆了,一家老小该怎么办?他想不明白,自己证照齐全,为何还会被说“非法”。

  和老柯一样想不明白的,还有黄石市顺达航运公司董事长吕植武。他和黄石港沿江其他十几家单位和码头业主,也一起收到了这份通知。顺达公司原本是黄石市交通局下属的一个航运公司,后来改制了。顺达码头共有3个泊位,根据摸排调研,其中只有1个是合法的。这就意味着,两个非法泊位将按照要求限期自行拆除,而合法的泊位也要尽快搬迁。吕植武说,本来近两年来公司就已经营困难,目前只剩下100多名员工。被定性为“非法”,就意味着拿不到一分钱补偿,他不知道公司该如何走下去,他该如何跟员工们交代。

  “我们不可能是‘黑码头’!”对于吕植武反复强调的这句话,多次上门劝说的黄石港区副区长王龙飞告诉他:“存在可能合理,但不一定合法,法律只有一把尺子,希望你顾全大局。”王龙飞承诺,早点拆除,政府才能早点制定合理方案帮他想办法安置职工。吕植武犹豫了。

  3月26日、27日,黄石港区两处非法违章建筑新航船舶修造厂、亮建公司先后开始拆除,吕植武发现“大势已去”,他找到码头整治办,表示自己同意拆除及搬迁肉联码头的3个泊位。“毕竟我是个老党员,该带头时就得带头。”

  3月30日,尽管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但是吕植武仍按照预先安排,让拆卸设备、车辆和工人们进入了码头。顺达码头头成了黄石第一家自行拆除的非法码头,很快,其他码头和泊位的自行拆除工作也陆续开始。

  4月7日,记者来到黄石市黄石港区长江沿线码头(驾校)专项整治工作指挥部,整治一组办公室主任张志云告诉记者,整治办和区里的领导反复上门劝说,肉联码头也于昨天刚刚拆除。截至目前,该区非法码头已经拆了8家,4月8日还有两家开拆,余下的也已经全部同意自行拆除并已纳入计划,全区非法码头拆除工作预计在4月20日就可以基本完成。

  打造黄石新港让黄金岸线靓起来

  “将心比心,其实我们也知道码头业主们的难处。”作为指挥部负责人,王龙飞告诉记者,黄石港区长江沿线全长7.6公里,经过摸底和清查,一共有22个需要拆除或搬迁的单位、建筑物,包括12个非法码头(泊位)、2处非法违章建筑、3家驾校,以及5家合法码头。黄石港区是黄石市的中心城区,这里的每一个港口、码头,至少都有30年以上的历史。

  成立于1954年的黄石市油脂公司,是鄂东南地区唯一一家集植物油脂储存、精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国有独资粮食企业。公司总经理张卫兵一直弄不明白,作为一家甚至有着国家粮食局中央储备粮(油脂类)存储资格的国企,为什么自己的油脂码头也会被纳入要求被拆除的“黑码头”名单。“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房权证,我们所有手续一应俱全。”张卫兵还出示了一张文件,写明了公司申请设立一个翻越长江大堤的油脂专业码头,包括趸船、计量设备、管道等,落款时间为 1990年4月,落款处有当时的武汉长江港航监督局黄石处盖章,并批示“同意在西塞化工码头下设立油脂专用码头”。“明明是合法的,凭什么说我们是非法码头?”

  王龙飞遗憾地告诉他,证件齐全仅代表有合法的经营资质,但就因为唯独缺了一张《港口经营许可证》,因此被认定为“黑码头”。

  王龙飞称,这一个月来,自己从码头业主嘴里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凭什么说我们非法?”黄石港区的码头,多数在建行政区前就有了,而且是典型的“先有码头才有法”。然而,要打造黄石新港,让黄金岸线 靓起来,合理规划城市岸线发展和保护长江生态环境,更加迫在眉睫。

  王龙飞说,由于部分码头投资了趸船及重型设备,为避免业主自行拆除发生危险,指挥部专门成立了小组,对自愿拆除的非法码头进行帮扶拆除。而在非法码头、泊位拆除后,还将有大量的后续工作要做,而且更加困难。“整治非法码头是阶段性的任务,但码头管理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

  王龙飞称,一些码头业主迟迟不肯动工,他们可能还抱着“幻想”。但这次专项整治行动,绝不会再留给非法码头任何生存空间,“一定可以彻底打破黄石非法码头的怪圈。”他信心十足地说。

  在非法码头、泊位拆除后,还将有大量的后续工作要做,而且更加困难。整治非法码头是阶段性的任务,但码头管理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

来源:长江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