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 新加坡志在“东方伦敦”?那上海呢?

新加坡志在“东方伦敦”?那上海呢?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8-24 浏览量:1233

        8月4日,新加坡交易所与华尔街最大独立投资银行杰富瑞合作,正式向波罗的海交易所提出全面收购,标购价格约1亿美元。

        如果交易达成,只有43年历史的新交所将拥有世界航运领域最权威的航运指数——波罗的海干散货综合运价指数(BDI),进一步增强新加坡作为世界级航运中心的地位。业内人士表示,在世界海事中心“东移”,中国日益崛起并向海洋大国迈进的大背景下,新加坡与上海对亚洲海事中心的争夺日益引人关注。已连续6年成为全球第一大集装箱港的上海,面对新加坡成为“东方伦敦”的志向,面对新加坡来势汹汹的竞争,应如何作为,值得期待。

        新加坡:“东移”目的地?

        新加坡地处马六甲海峡东口,位于太平洋与印度洋的航运要道,扼守“十字路口”的交通“咽喉”,是全球著名的中转中心。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室主任张永锋表示,新加坡由于自身经济腹地较小,直接外贸运输并不太多,而是以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国际贸易货物作为其服务的主要对象。

        新加坡实行世界上最为开放的自由贸易政策,港口大型机械设备和先进的信息化管理技术及高素质的工作人员,使其成为世界上运输量最大、效率最高的港口之一。此外,新加坡还在空运、炼油、船舶修造等方面具备产业优势,同时又是重要的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心。利用这些条件,围绕集装箱国际中转及衍生出的许多附加功能和业务,新加坡作为现代意义上国际航运中心的综合服务能力明显提高。

        近年来,新加坡全球航运中心的地位得到不断巩固和加强,著名船运经纪公司克拉克松将其位于香港的干货经纪团队转移至新加坡,船配业巨头罗尔斯·罗伊斯将其海运业务的全球总部从伦敦迁至新加坡,船运经纪公司豪罗宾逊将其公司总部从伦敦移到新加坡。新加坡成为“东方伦敦”的预言仿佛正在变成现实,在航运中心东移的过程中,新加坡仿佛成为最令人瞩目的目的地。

        此次收购波交所,新交所的竞争对手包括4年前被香港交易所以13.88亿英镑收购的伦敦金属交易所、市值250亿美元的美国芝加哥交易所以及中国招商局集团旗下招商证券,但显然,新交所更受青睐。

        上海:“软硬兼施”

        8月1日,《上海市推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条例》正式生效。该条例旨在推进上海建成航运资源高度集聚、航运服务功能健全、航运市场环境优良、现代物流服务高效,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条例提出,上海将设立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专项资金,建立航运机构设立和发展的支持制度,并在国际中转集拼、沿海捎带和国际船舶登记制度创新方面作了规定。这也直接表明了与新加坡同处亚洲的上海剑指国际航运中心的雄心和自信。虽然中国收购波交所泡汤,但并不影响上海背靠中国市场打造国际航运中心优势日益凸显。

        近年来,上海在国际航运中心硬软件建设方面投入颇多。在硬件方面,分4期建设了洋山深水港,其4期码头是全球规模最大、最先进的全自动化集装箱码头,设计年通过能力达630万TEU集装箱。在软件方面,上海航运交易所对外发布的航运指数系列已覆盖了三大运输市场和船舶买卖市场,在国际和国内的航运领域基本形成了“上海声音”,而以运价指数为结算标准的指数挂钩协议、指数衍生品交易更是创新了海运业定价、交易模式。该所去年推出的“一带一路”货运贸易指数和“海上丝绸之路”运价指数,正在争夺亚洲航运的话语权。此外,上海的航运金融特别是航运保险近年来发展迅猛,2015年,上海的船舶险和货运险总保费收入约40亿元,航运保险保费收入占全国的27.47%,船舶险占全国的45.52%,并带动我国成为继英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航运保险市场。

        张永锋表示,近年来,上海一直在进行相关制度改革,通过简政放权为上海成为国际航运中心创造更好的制度环境。上海自由贸易区的成立也为一些业务和制度创新提供了经验,如开展中资非五星旗船舶沿海捎带业务等,以增加港口吞吐量,助推沿海货物回国中转。

        《上海市推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条例》起草小组成员,华东政法大学国际航运法律学院院长赵劲松表示,借该条例的“东风”,上海未来将在航运金融领域先行先试,在航运税收,结算、避险、财务顾问、信息咨询等航运金融服务,航运保险,航运交易方面进行制度创新,补足上海建设国际航运中心过程中的短板。相信上海到2020年基本建成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

        双城PK谁笑到最后?

        7月14日,新华社和波罗的海交易所联合编制的《2016年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发布。基于该指数,2016年全球排名前十位的国际航运中心分别是新加坡、伦敦、香港、汉堡、鹿特丹、上海、纽约、迪拜、东京和雅典。新加坡位居第一,上海位居第六。

        张永锋表示,目前来看,作为国际航运中心,新加坡的优势比上海更为明显。“无论从人才、法律,还是从语言环境、区位来看,新加坡都更胜一筹,新加坡的货物周转量极大,船舶货运集中度更高。”他同时指出,上海则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上海拥有广袤的腹地,有巨大的市场支撑,同时处于江海交汇处,在地理位置上得天独厚。此外,上海在劳动力、海事教育等方面均十分给力。“上海的不足是制度还未与国际完全接轨,航运服务业竞争力有待提高。”他说,灵活的自由港政策和系统的航运优惠措施是新加坡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最大特色,这方面,上海还有较长的路要走。而上海的航运服务业能力也急需加强,以航运保险为例,虽然上海的航运保险金额较高,但客户大多为中国船东,国外客户少,且险种单一。

        此外,新加坡港口的运作效率之高也值得上海学习。新加坡对外承诺集装箱船舶不压港且装卸时间不超过10个小时,其集装箱码头规模化经营的效率世界最高。

        业内人士表示,世界级国际航运中心按其形成和发展的模式可以分为3种。一种是以市场交易和提供航运服务为主的,如伦敦;一种是以中转货运为主的港口,如新加坡、香港等;一种是以为腹地货物集散服务为主的,如鹿特丹、纽约等。上海也应属于第三种。上海背靠的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出口国、世界第二大进口国,发展资源和资本雄厚,潜力巨大,假以时日,必将成为亚洲港口中的翘楚。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作为以中转货运为主的港口新加坡来说,马六甲海峡至关重要。如果传言已久的克拉运河项目成真,新加坡将不复如今的风光,其世界级航运中心的地位将受到巨大影响,届时,天平将向上海偏移,再加上规模惊人的腹地经济和市场,上海后来居上将并非妄言。

来源:中国船舶报

返回顶部 推荐给好友 | 收藏 | 打印

相关新闻
用户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