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航运业最大破产案来袭:韩进的船不敢进港

航运业最大破产案来袭:韩进的船不敢进港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9-08 浏览量:476
航运业最大破产案来袭:韩进的船不敢进港

 

全球航运业最大的破产案——韩国韩进海运公司破产案,影响正在发酵。

9月7日,上海一位货运代理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想尽一切办法后,其在韩进海运公司货船上的货物仍无法取下来,如果最终拖到无法按时交货,“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最后会和韩进一起破产。”

上海洋山港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没接到如何处理港口上堆满韩进海运集装箱的通知,但每天过来问询的人已经络绎不绝。

韩进海运是韩国最大的航运企业,旗下拥有100余艘各类集装箱船,总运力达到62.54万标准箱,位列全球第七位。韩进海运在跨太平洋航线、亚欧航线,地位举足轻重。

8月31日,韩进海运向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交破产保护申请。消息一出,全球航运市场随之巨震。

多家航运公司宣布暂停与韩进海运的换舱合作。业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目前中国所有港口已不接受韩进海运的船舶靠泊,港区也不接受其集装箱进港。

据不完全统计,鹿特丹、新加坡、深圳盐田、天津、上海港都已经有韩进的船被扣,还有一些船仍漂在海上无法靠岸。另外,韩进船上的货物该怎么办,也无实际解决办法。

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纪玉峰律师对澎湃新闻分析,韩进海运的破产,将让中国货主蒙受巨大损失,因为韩进海运司法层面的所谓债权申报,对于中国的货主、货代而言几乎没有任何意义,国内的货主和货代无能力去国外参与一个司法程序,何况还是一个旷日持久的司法程序。

此外,韩进海运最大的债权人是韩国产业银行,债权人会议是韩国政府说了算,指望韩国人维护中国货主的利益,等同做梦。

目前,韩进海运设在上海、青岛、大连、烟台、广州、深圳和香港的分公司和办事处已陷入停顿。

韩进破产引发航运市场混乱,韩国政府介入

韩进海运的破产,多少有点出乎外界的预料。

韩进海运是韩国最大的航运企业,过去两年由于经营不善,加之国际航运市场低迷,背负巨额债务。此前,韩进海运已经多次抛售资产以减轻负债,但今年以来航运市场的持续低迷,让韩进海运陷入崩溃边缘。

今年上半年,韩进海运的债务规模约400亿元人民币,负债率接近90%,部分债务面临兑付缺口。为此,韩进海运已经向债权人请求进行债务重组。

原本市场预计,韩进海运应该在9月4日前,向债权人提交重组计划,以避免破产。但最终,韩进集团和韩进海运的债权人未能达成一致,将韩进海运推入破产深渊。

这也引发全球航运市场剧烈震荡。货主、港口、货代、其他航运公司,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在韩进海运宣布破产申请的消息后,纪玉峰就接到中国货主数十个电话,咨询自家货物怎么办?

纪玉峰认为,无论韩进海运的船只被扣或者继续漂浮在海上,损失最大的可能使中国的货主或者货代。

为缓解韩进破产带来的航运市场混乱,韩国政府已经施压,韩进海运的母公司韩进集团计划向韩进海运提供1000亿韩元(合计9100万美元)的资金,以缓解危机。但是,该集团并不能够确定全新的注资,能否帮助韩进海运度过此次危机。

韩进集团是韩国前十大财团公司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运输物流公司之一,旗下还拥有大韩航空等公司。

航运界一位分析人士认为,韩进集团提供的1000亿韩元与其债务相比,简直使杯水车薪,这1000亿韩元更多是补充公司的流动现金,以支付各港口费用。

大量船只被扣,韩进指示船队不要轻易入港

目前,韩进海运旗下的多只船只已遭到扣押。

按照计划,韩进海运旗下这艘以已故创始人赵秀镐命名的“HANJIN SOOHO”应该在9月1号凌晨驶离上海洋山港。不过,因为突如其来的破产消息,截至到9月6日下午,根据船讯网显示,其仍旧还在洋山港,尚未离开。

与此同时,韩进另一条名为“HANJIN DUESSELDORF”的船舶也仍被扣在上海外高桥。

此外,还有像“HANJIN ROME”也在新加坡被扣。

据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纪玉峰律师介绍,韩国首尔中区法院9月2日上午便发布了关于韩进海运的公示,决定对韩进海运启动重整程序。韩国法院要求债权人进行债权登记,登记时间是2016年9月20日-10月4日,并且定于2016年11月11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同时依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跨国界破产示范法》的规定,如果相关签署国承认了韩国法院的破产重组的裁决,也就确认了韩进处于破产重组的法律事实,有可能导致相关债权人不得不去进行债权申报,“说得更加清楚一点,在这些国家的扣船申请可能就不会得到批准。”纪玉峰对此表示。

为此,韩进海运还打算在多个国家提出破产申请,原因很明显,对现有财产进行保护,降低扣船扣货的风险。

目前已知的是,韩进海运在美国新泽西提出了破产申请,接下来要在43个国家申请破产保护。

而像中国、新加坡等国家,不属于上述法律签署国,此时,货主都担心一旦韩进海运倒闭,在最后破产清算完了,债权没办法兑现情况下,只能先行扣押船只,以获得主动。

因此,有消息称,韩进海运除了在一些国家申请破产保护,还开始指示船舶不要进港,免得船舶被扣。

韩联社的报道指出,韩国政府在此前一天表示,将会引导韩进的船舶到德国汉堡、新加坡和美国的三处离岸港口卸货,从而避免韩进海运的债权人扣押韩进的船舶,此外困在东北亚的船舶也会被引导至韩国釜山和光阳。

中国货主将损失巨大

根据路透财经提供的数据,在全球集装箱海运业务最繁忙的两大航线———跨太平洋航线和亚欧航线上,韩进都占据举足轻重的份额,中国的大量海运业务也依靠着韩进海运的船只。

纪玉峰澎湃新闻记者,如果韩进海运的船被扣,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船上的货物和集装箱一并被留在船上,这个时候,从理论上讲,货主可以主张货权。可是实践操作中,又有很多问题,比如法院是否受理?已经装船的货物怎么卸下来?已经出口报关的货物怎么处理?使用韩进箱子的拼箱货物在已经铅封的情况下是否能拆箱?谁会负责把所有的货卸下来?谁来承担把所有的货物卸下来的费用?为此会不会产生新的堆存费用?

“总之,海运的一大特点就是环节多,参与的单位多,牵涉的法律多,每个环节都可能出现问题,对于国内的绝大部分货主而言,无论是从能力、成本、还是从时间上,想把货物拿回来都是面临困难的。”纪玉峰说。

而且,扣船扣货的往往不是法院,而是当地堆场、码头等的自保行为。这时候货主要想取回货物,可能要被迫接受不平等、不合理的费用,或者被迫在当地提起诉讼,同样,无论是从能力、成本、还是从时间上,都会面临困难。

“另外,在海上飘着的船只,将意味着货物无法卸货,无法交货,更为致命的是,船舶不被允许靠港,一般都是主管机关所为,原因复杂,解决时间不可预知、不可控制。”纪玉峰表示。

除了上述风险,纪玉峰认为还有可能会发生货物在中转过程中,头程或二程船被扣押,有可能导致货物滞留,甚至甩货、灭失。

纪玉峰认为,韩进海运船被扣或让船在海上漂着的行为,将导致更多的迟延交付、货物变质、海损、下游合同违约风险,货主和货代为此都将承担巨大的经济压力,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不过,截至目前,关于韩进海运是否最终宣布破产一事还未有定论,韩进海运公司方面也尚未发布任何信息。

短期影响已现:亚洲出发航线全面涨价

对航运业来说,韩进的破产案最直接的影响的现货市场的运价。

航运咨询机构Drewry表示,自韩进海运宣布破产后,9月1日以来,从亚洲出发的主要集装箱航运航线的现货市场运价提升了42%。

数据显示,从上海到洛杉矶的40英尺集装箱运价增长了42%,为1674美元;从上海到纽约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增长了19%,为2151美元;从上海到鹿特丹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增长了39%,为1826美元。

除了价格上的直观变化,未来韩进海运还将对全球的航运格局产生影响,事实上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有所布局。

中海集运一位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从近期集团内部的一些会议看,高层对韩进海运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战略也开始

来源:澎湃新闻网(上海)

返回顶部 推荐给好友 | 收藏 | 打印

相关新闻
用户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