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船舶海工 >> 振华重工拟“设备换股权”投建自动化码头

振华重工拟“设备换股权”投建自动化码头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5-19 浏览量:289

  5月11日,青岛港自动化码头正式投入商业运营产,标志着世界最先进、亚洲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全自动化集装箱码头投入运营。在这次投产仪式上,青岛港还进行了现场自动化装卸作业。现场“空无一人”,全部设备无人驾驶。船舶靠泊前,码头操作系统就依据船舶信息,自动生成作业计划并下达指令。岸桥把集装箱吊到转运平台上,机器人自动拆锁垫,门架小车随后把集装箱吊运到自动化导引小车(AGV)上,小车再把集装箱运送到指定位置,最后轨道吊把集装箱精准地吊送到堆场。

  这一天,不仅青岛港欢欣鼓舞,其合作伙伴振华重工也是异常骄傲自豪。5月11日在青岛,记者采访了振华重工董事长朱连宇,了解了他对于自动化码头未来发展的见解。

 

  两项世界纪录

  青岛港自动化码头是振华重工在国内承建的第二个自动化码头装卸系统总承包项目,在软件方面,提供了码头设备控制系统(ECS),包括自动化岸边装卸系统、水平运输系统、自动化堆场系统及其配套设施等;在硬件方面,制造了7台远程操控双小车岸桥、38台全锂电池带顶升功能的自动化导引小车、38台自动化轨道吊及1台调箱门固定吊。

  朱连宇对《航运交易公报》记者表示:“在青岛港自动化码头项目中,振华重工和青岛港共同创下同类自动化码头项目投产的世界双项纪录。首先,从开工到最终实现商业运营仅花了21.5个月。放眼全球,其他最先进的自动化码头上都没有达到这个速度,比如鹿特丹DP world自动化码头以及美国长滩LBCT自动化码头,从项目开工到商业运营都是超过3年时间。其次,我们创造了一个效率的世界纪录,岸桥平均效率达到25.6自然箱/小时(Move/H),这也是自动化码头运营领域的世界纪录。”

  显然,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提供全自动化码头装卸系统的制造企业,这两项世界纪录展现了振华重工在全自动化码头装卸系统上的集成能力。

  何为真正意义?

  在官方宣传中,号称此次青岛港自动化码头是“亚洲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全自动化码头”,那么,此前厦门远海自动化码头已经投入运营,到底“真正意义”体现在何处呢?

  朱连宇对《航运交易公报》记者解释道:“所谓的真正意义,核心是指青岛港自动化码头是完全看不到人的。厦门远海自动化码头,在岸桥上还安装有操作控制室,也就是具备两个功能,一个是自动化,一个是手工操控,以防一旦出现技术问题,为保证码头的装卸作业不断不停,所以备有两个系统。”

  朱连宇指出,青岛港自动化码头则完全没有在岸桥上设立控制室。当然,他进一步指出,“青岛港自动化码头有一个强大的控制体系,保证设备的平稳安全运行。但是也必须考虑到在现场操作时或许会出现的问题,比如说,码头现场的小车投入数量较多时,或许会出现碰撞事故。为此,振华重工采用软件和激光方式,为小车新增三重防撞功能,提升了安全作业率,在测试作业中性能表现优良。当然,万一出现碰撞,港口方面还是准备有一支强大的后勤保障队伍。”

  在青岛港自动化码头的作业现场,设备的每一个动作,都通过振华重工自主研发的码头设备控制系统(ECS)系统来完成。该系统相当于自动化码头设备的“大脑”,控制着码头上所有的自动化设备。此前,振华重工已于2015年在厦门远海自动化码头上首次使用自主研发的这套系统,经过近几年的优化改进,并结合青岛港的实际布置情况,研发优化出目前的系统版本,能够比肩世界上最先进的自动化码头设备控制系统。

  自动化码头看中国

  自1998年进入自动化领域以来,振华重工通过自主创新,于2008年建成国内首个自动化码头示范线,具备自动化整体解决方案的能力。近几年,振华重工相继获得厦门远海、青岛港和上海洋山港区四期自动化码头订单,从厦门港的1个泊位,青岛港的2个泊位(规划6个码头,一期建成2个泊位),到上海洋山港的7个泊位,不断填补中国集装箱自动化码头的空白,也拉开了中国全自动化码头发展的帷幕。在国际市场,振华重工也逐渐崭露头角,近年来陆续为如美国长滩LBCT自动化码头等提供了上百台自动化港机设备。目前振华重工的第一个海外全自动化码头项目是意大利瓦多港自动化码头,目前正在建设中。

  朱连宇认为,未来自动化码头要引领市场主要看中国。“国外自动化码头发展的力度没有中国强劲。振华重工接触很多港口,目前港口方面对自动化码头还有一定顾虑,国内港口包括宁波、天津、唐山等港也都在观察,如果青岛港自动化码头能够运营良好的话,对于其他港口立即投资自动化码头是强大的信心。”

  朱连宇透露,国内自动化码头目前还是新建码头居多,未来原有码头的自动化升级也有很大的市场潜力。“比如青岛港,在未来我们会继续合作,将原有集装箱码头进行升级,主要是平移和堆场实现自动化升级。”

  而对于自动化码头在中国发展的最大障碍,朱连宇认为“不是资金,而是信心”。他认为,根据青岛港自动化码头建成后的测算,其建设成本只有国外同等自动化码头建设成本的七成。“可能大家会觉得,自动化码头现场实现无人操作,之前港口都是通过经过多年培训的技术工人来提高装卸效率,但是现在自动化码头推广之后,可能就不是由技术工人来主导了,可能就是我们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大的飞跃。”

  以设备换股权

  2014年,青岛港在香港上市,在此之前,振华重工作为基石投资者以5000万美元认购青岛港相应股权。因此,朱连宇坦诚,在自动化码头的发展中,“振华重工非常希望与青岛港在国内以及海外进行合作,合作模式不一定只是单纯的设备提供商,振华重工可以是从股权上进行深入合作。我有一个想法,在自动化码头的开发建设中,将来振华重工,可以将装备作为投资参与进来,这样有两点好处:第一,用自己的团队来运营自动化码头,效率肯定是最高的,成本也是最低的;第二,振华重工的港口装备遍布全球97个国家和地区,我们与各大码头公司都有很好的交流与沟通,但是港口与港口之间的交流也许并不太多,所以振华重工能博采众家之长,可以帮助青岛港将来在港口物流流域有大的提升。”

  当然,朱连宇提出的“以设备换股权”的投资模式不限于与青岛港之间的合作。目前,振华重工在全球有8个区域中心,有36家海外分支机构,在国内外有很广泛的合作关系。“振华重工在寻找一些机会,和国内外的码头公司进行更加深入的合作。我们认为,用自动化码头设备来投资入股,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这不局限于与一家码头公司进行合作。在港口物流领域,振华重工同样希望打造振华品牌。”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

返回顶部 推荐给好友 | 收藏 | 打印

相关新闻
用户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