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航线荟萃 >> 正文

2018年5月航线荟萃

作者:simic 李慧 整理 发布时间:2018-05-29 浏览量:433

        现代商船退出跨大西洋服务航线

为专注发展核心业务,韩国现代商船(HMM)5月底宣布,即将终结其两条跨大西洋服务航线。

HMM在客户咨询中告知:在有进一步通知之前,HMM将不再服务于跨大西洋贸易。该公司表示,连接北欧和美国的两条服务航线即将停止运营,以应对当前的市场形势。

TA2TA3航线是HMM携手由马士基航运(Maersk Line)和地中海航运(MSC)组成的2M联盟共同推出的。三家公司于20173月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启动了东西航线战略合作。

这一战略合作的期限为3年,有一个扩展选项,包括在东西航线上进行一系列的舱位互换和舱位购买。HMM表示,公司仍计划在731日之前接受跨大西洋航线的舱位预订。

具体来说,在西行航线,TA2TA3的最后一个航班分别定于2018625日和24日;在东行航线,TA2TA3的最后一个航班分别为713日和31日。

北美—南美东海岸航线需求将上升

德路里表示,2018年期间,北美-南美东海岸集装箱运输航线的需求将逐步上升。这条航线已出现需求恢复的迹象,“但是南美经济改革速度缓慢,政局不稳定等因素将让恢复变得艰难。”

今年一季度,从南美东海岸到北美的北向贸易箱量下滑了1%,至137000 TEU。巴西是北向贸易的主力,占总箱量的85%,剩余的份额则由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组成。来自巴西的箱量在第一季度下滑,主要是因为美国对石材、钢铁和塑料等主要商品的需求减少。

反向箱量则表现活跃,第一季度同比上升2%。动力主要出现在1月份,增长高达20%2月份开始放缓,3月份有所下降。巴西再次占据主要份额,但是比例小于北向贸易,约占70%的进口量。

目前北美—南美东海岸航线每周只有5条班轮服务,其中4条投入30艘约6000TEU的船,还有一条使用的是93400TEU船舶。20184月,该航线上近30%的运力由地中海航运经营,汉堡南美/马士基航运则占27%,赫伯罗特23%,达飞15%

根据未来的时间表,德路里预计运力到5月和6月会上升,因为地中海航运/赫伯罗特/ONE共同运营的GS1/US Gulf/ANG航线上的船舶将升级,从平均6100TEU上升到6230TEU

德路里认为增加运力的决定让人困惑,因为从去年起,南向贸易的装箱率还不到一半,而北向才刚刚超过60%

在舱位使用率如此低的情况下,北美—南美东海岸航线的即期运价一直处于低位。4月份,从桑托斯到纽约的基准价格约为2600美元/40英尺箱,而反方向的运价接近1200美元/40英尺箱。 

赫伯罗特加强亚洲至中东港湾快航服务

赫伯罗特53日宣布,为进一步加强亚洲至中东港湾快航服务(AGX),将增加西行方向巴生港停靠服务。

AGX亚洲至中东港湾快航挂靠港:

釜山港—青岛港—上海港(洋山)—宁波港—新加坡—巴生港—杰贝阿里—达曼—朱拜勒—阿布扎比—杰贝阿里—巴生港—新加坡—宁波港—釜山港

IMO批准美俄关于白令海峡航线的提议

俄罗斯交通运输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国际海事组织(IMO)已批准美国和俄罗斯联合提出的关于在白令海峡进行航运监管的提议。该提议得到了国际海事组织海事安全委员会在伦敦举行的第99届会议的批准。

该计划将于2018121日起实施,这是国际海事组织批准的第一个国际公认的极地水域航行措施,正如《海上人命安全公约》74/78条所规定。

该提议设想沿美国和俄罗斯方向至白令海峡有6条双向航线,宽度为4海里,有6个预防区域。考虑到天气和冰况以及船只的目的地,船只可以选择最方便的通道通过海峡。此外,这些航线位于离海岸最远的地方,深度足以保证大型船只的安全通行。

提议的双向航线将是所有国内和国际船舶的自愿航线,适用于总吨位400吨以上的船舶。预计这一措施将减少碰撞风险,并为船只提供足够的海上空间,以避免发生污染和降低海洋环境破坏风险。

根据俄罗斯交通运输部的数据,该措施将支持俄罗斯北极地区基础设施项目的进一步发展,这些项目涉及碳氢化合物的出口,并促进北极东北航道货运量的增长。

航程大大缩短!专家建议开辟北极航线!

来自中国、俄罗斯、加拿大、瑞典、芬兰等国的专家学者于527日齐聚“上海论坛”,共同就北极问题发表真知灼见。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北极航道的开通将激发世界经济活力。如果北极航线开通,从上海到鹿特丹远洋航程可缩短1020天时间。航程缩短,意味着海上运输所消耗的原油量下降,可以大大削减海运成本,进一步激发海上贸易活力。近年来,北极航道引发了各国关注,而全球气候变化导致冰层更薄,也为北极航道的开发带来新机遇。

目前,中国货物从上海运往欧洲,先要经过马六甲海峡穿过印度洋,再经过红海和苏伊士运河,穿过地中海抵达大西洋,随后继续北上。然而,这条航运线路危险重重,不仅要经过战火纷飞的中东地区,还要经过海盗活动猖獗的海域。此外,苏伊士运河航道受限,20万吨以上货轮无法通行,这也阻碍了海上贸易的进一步增长。如果北极航线开通,那么,这将极大缩短贸易航程,从上海到鹿特丹航路可缩短约5000公里,大大拉近了亚欧大陆之间的贸易距离。

著名国际法专家、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迈克尔·拜尔斯认为,要想开发北极航道,国际合作是必然趋势。中国或其他国家的船只进入北极航道以后,一旦遇到危险,只有向加拿大等国家求助。由于北极航道所在区域冰川密布,融化后还会以冰块形式漂流,其硬度堪比钢铁,因此给过往船只带来许多危险。此外,北极航道所处的环境温度较低,甚至会达到零下20℃,在此条件下,船只甲板上还会出现结冰现象。结冰后,船只加重,增加了翻船风险。当船只在北极航道搁浅时,求助于加拿大的破冰船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埃琳娜·库德里娅索娃也表示,基于情况的复杂性,北极事务应当由各个利益相关方积极参与,从而满足各方诉求。目前,北极地区仍然缺乏资金来建立航运网络,包括极其重要的搜救网络等。未来中国、加拿大、俄罗斯有望开展更多合作,从而进一步提升北极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

连云港港多条航线相继开通

516日,随着上海郁州海运有限公司船舶“云港之星”轮停靠东莞港PSA码头、“中鸿达1”轮靠泊漳州港,标志着东莞港—连云港直航航线,以及连云港—漳州直达航线正式开通。

连云港—东莞航线船期为周班,直航时效为5天。该航线直达连云港,以连云港为中转中心,干线辐射锦州、营口、太仓、漳州、汕头等;支线辐射岚桥、赣榆、射阳、大丰等;内河辐射宿迁、淮安、蚌埠、徐州等;海铁联运辐射郑州等地,为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提供了物流服务保障,为连云港打造优质高效的网络航线运输服务通道,为客户带来更多、更好的直航服务体验。

连云港—漳州港直航航线的开通,促进了连云港到漳州货源快速到达,在开辟新航线的同时积极为连云港港口既有航线扩容,打通了营口、锦州到漳州的粮食输送,进一步加强连云港作为枢纽港的作用。

此前,连云港至虎门集装箱内贸航线也已正式开通。该航线是连云港港自有船公司首次和国内内贸船公司合作运营的内贸航线,目前共投入船舶2条实现周班运营,每航次投用600TEU舱位,挂靠顺序为“连云港-虎门-连云港”。该航线的开通,打通了“连云港—虎门”点对点的航运物流服务,增加了连云港内贸市场福建以及华南门到门的覆盖点,提升了对周边内贸客户的服务水平,为连云港打造区域性内贸中转中心奠定了航线基础。

 (SIMIC 李慧 整理)

 

 

来源:国际海事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