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港口要闻 >> 正文

中企布局海外港口如何应对质疑?专家:消除控制感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20 浏览量:1621

中企布局海外港口如何应对质疑?专家:消除控制感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我们必须正视现实,世界贸易格局在过去十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需要坐在一起讨论和交流,了解对方。”

近日,正在宁波参加由中国主办的丝路国际港口合作论坛的国际港湾协会主席圣地亚哥·米拉(Santiago Mila)在谈到一些国家对中企投资的“误解”与“担忧”时说道。

当天,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位嘉宾齐聚中国东部滨海城市宁波,围绕如何奏响海上丝绸之路“合作交响曲”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企业积极走向海外,投资或收购多国港口,这也引发了外界的高度关注,一些国家屡屡提出“质疑”,如何回应这些声音正变得越来越不容忽视。在此次国际港口合作论坛上,来自不同国家和行业的专业人士对此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斯洛文尼亚代表团从1人增至10人
在13日论坛主旨演讲中,中远海运集团副总经理黄小文介绍,目前中远海运在“一带一路”沿线的船队规模已占总营运船队的62%,涉及“一带一路”沿线的主要航线已达135条;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布局码头16个,遍布欧亚非。其中,诸如希拉比雷埃夫斯港项目已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典范。

中远海运集团是全球最大的航运企业,同时也是在海外“布局”最为积极的中企之一。而以中远为代表的中企在投资“一带一路”沿线重要港口的同时,欧洲一些国家和人士多次表示“特别的关注”。

2015年1月底,希腊左翼激进联盟作为新的执政党上台后,曾一度宣布中止出售比雷埃夫斯港多数股权,虽然此后又表态将尊重前政府与中企已达成的协议,然而由此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始终旋绕在中企头上。

对于一些欧洲政客对中企前往欧洲投资的“担心”,斯洛文尼亚基建部国务秘书尤里·乐班(H.E. Mr Jure Leben)并不认同。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亚洲市场在增长,欧洲是它们生产的货物理想的销售地,我们支持中国和斯洛文尼亚的港口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13日,在宁波参加国际港口合作论坛间隙,乐班对澎湃新闻说。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斯洛文尼亚去年仅派了1人参会,而今年则派出了由国务秘书领衔的10多人的参会队伍,在本届论坛上,像斯洛文尼亚这样的参会团队还有很多。此次论坛期间,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也与斯洛文尼亚重要港口科佩尔港签署了友好港口协议。

在两天的论坛中,有多个国家的港口和企业与中方达成了合作意向。其中,浙江省海港集团与迪拜环球港务集团就迪拜站和康斯坦察港的合作事项签署了《“一带一路”项目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利用迪拜自贸区在中东地区的区位功能优势和浙江的出口贸易产业优势,通过建设有贸易中转、物流中枢功能,涵盖物流、商贸、加工制造、综合服务等功能模块的开放综合体,带动浙江省与阿联酋及其周边国家(地区)双向贸易投资增长。

此外,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还与鹿特丹港、SAP公司、格但斯克港举行了合作会议,并与巴塞罗那港、美国杭州商会进行了合作签约。

这些中企在“走出去”的同时,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如何更好向其他国家解释中企布局投资海外港口。对此,世界海事大学副校长马硕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时候,要注意策略,事先进行充分评估,对当地国家和民众的需求有更多的了解。

“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焦虑情绪来自多个方面,有的时候我们的热情和当地发展的规划还不能很好的对接,并不完全适合当地实际发展的需要,‘硬推’出去就会造成抵触情绪。”马硕说。

而米拉则认为,中企在“走出去”的过程中的确需要做很多的工作,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保证公开透明,并且严格遵守国际竞争的规则。

“无论是哪一种的投资,我们都需要遵守‘游戏规则’,担忧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减少的方法是让他们看到,投资不是为了控制,而是为了一起进步,这样担忧才会消失。”米拉说。

汉班托塔港再起“波折”?
不过,在中国企业布局海外港口的同时,外界对于中企的“猜疑”和“唱衰”一直没有停止过。

据央视新闻此前报道,去年12月,斯里兰卡政府正式把斯里兰卡南部的汉班托塔港的资产和经营管理权移交给中国招商局集团。汉班托塔港项目是斯里兰卡史上首次由其他国家对整个港口地区进行投资和管理,也是中国参与建设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之一。

斯里兰卡港务局主席帕拉克拉玛当时表示,汉班托塔港将来的发展是要辐射整个南亚,甚至超越南亚,影响力远及中东和非洲大陆,它将变成斯里兰卡的重要经济引擎。

在中企接管汉班托塔港的过程中,一些国家的质疑声始终未断。还有人称,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未来可能被用作军事基地。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该项目是中斯两国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开展的合作项目,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是有益的,双方也都有强烈意愿保证项目顺利推进,至于个别人从军事或其他战略角度进行揣测,完全没有任何必要。

就在前不久,斯里兰卡《星期天时报》报道称,由于斯里兰卡政府就汉班托塔港项目中的一座人造岛土地用途与中国招商局集团持不同看法,导致招商局集团未支付最后一笔款项。

在13日的论坛上,针对上述问题,上周刚从斯里兰卡回来的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玉彬告诉澎湃新闻,上述报道的内容与真实情况并不符合,“并不存在所谓的土地用途问题,只是一些证件还没有批下来而已。”

而同样参加此次论坛的斯里兰卡港务管理局港务长阿希拉·荷瓦福斯拉纳(Athula Hewavitharana)13日也向澎湃新闻介绍说,汉班托塔港自去年12月正式交接以来,目前还处于初步阶段,作任何评价都为时过早。

“我出发来中国前刚了解到这个消息,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但是我想说,中国投资对斯里兰卡的帮助很大,我们和中国政府早就有过合作,之前中国企业帮助我们建造的码头一直运行良好。”荷瓦福斯拉纳说道。

荷瓦福斯拉纳所说的码头是中国和斯里兰卡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对接标杆性项目,科伦坡南港国际集装箱码头(南港码头),该项目投资额为5.5亿美元,2014年年提前竣工并投入运营至今。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2017年斯里兰卡科伦坡港集装箱吞吐量已突破600万标准箱,其中由中国投资的科伦坡南港国际集装箱码头(南港码头)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35万标准箱。

斯里兰卡港口运输部部长马欣达·萨马拉辛哈在一份声明里说,科伦坡港如今取得的成绩,说明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在这个项目上的成功。

在13日的高层圆桌会议上,荷瓦福斯拉纳乐观地表示,斯里兰卡和中国有着数世纪的友谊,中国目前已成为斯里兰卡最大贸易国、最大基础建设合作方,多年来为斯里兰卡贡献了超过10万个工作岗位。

“我们希望可以再开发两个新的码头,并建立起一个物流中心,这些都会和中国合作。”对于汉班托塔港,荷瓦福斯拉纳形容是一个充满雄心的项目。“5年后这个港口会发展成很高的水平,成为地区一个重要的国际性中转港口,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他说道。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