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 正文

中美贸易“互怼”对航运之影响(附图)

作者:贾天琼   发布时间:2018-07-02 浏览量:198

2018年3月8日,美国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课以25%和10%的重税,但暂时豁免对欧盟、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韩国等经济体的钢铝关税至5月1日,自中国的进口钢铝产品在全面征税行列。

 

  作者:贾天琼  

  2018年3月8日,美国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课以25%和10%的重税,但暂时豁免对欧盟、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韩国等经济体的钢铝关税至5月1日,自中国的进口钢铝产品在全面征税行列。

  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拟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

  美国这一单边举措引发了市场关于潜在贸易战的广泛担忧。中美两国为国际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联通中美两国的远东—北美海运航线正因经济回暖展现出强劲的贸易活力。

  两国贸易摩擦升级

  根据3月23日签署的美国总统备忘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在15天内制定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具体方案。BBC报道,美国此次对中国征税的商品锁定在科技、通信和知识产权领域,如高性能医疗器械、生物医药、新材料、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和航空产品等。

  针对此,中国进行了有分寸回应。中国商务部发布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的约3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主要商品包括对美进口鲜水果、葡萄酒、无缝钢管、回收铝等产品加征15%至25%不等的关税。

  中美两国贸易“互怼”瞬时引发全球关注。有分析称,就行业影响来看,根据招商证券的测算,从中国行业受到贸易保护负面影响程度的排序,钢铁行业首当其冲,接下来是化工、其他金属制品等;按照对美出口敏感度排序,将是电子设备、机械设备、服装制造和金属制品。

  就中美两国贸易的影响来看,摩根士丹利和兴业证券的测算结果颇为相似。在15%、30%、45%三种税率假设下,中国对美国出口将会分别下降21%、46%、72%;中国总出口对应下降的幅度分别约为4%、8%、13%。不过,中金公司认为,美国对中国征收45%关税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在中值税率假设下(关税 30%),对出口总量的降幅为8%左右,尚可接受。

  从历史上中美两国贸易摩擦的实践来看,结果大多以谈判告终,根据目前多方报道分析,中美两国之间此次贸易战存在大概率谈判和解的可能。

  中国继宣布第一批中止减让产品清单之后,正在研究第二批、第三批清单,如飞机、芯片领域。对美国措施具体实施时间还未确定,中国表示将“观其颜,看其行”。

  美国财长努钦接受采访时表示,“谨慎乐观”地认为会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从而避免执行特朗普的对华关税措施。

  美线集运或受波及

  美国单边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其导致的潜在贸易战,必然影响到全球经贸和航运业。从中美两国贸易品类来看,中国对美国出口集中在中低端制造领域,进口则以农产品和高端制造行业为主;出口贸易方式主要为集装箱海运,进口贸易依靠散货船运输,兼具集装箱海运。

  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7年中美双边贸易总额达5837亿美元。其中,中国对美国出口4298亿美元,海运方式出口约3150亿美元,出口集装箱货物贸易量约1064万TEU;中国对美国进口1539亿美元,海运方式进口约840亿美元,进口集装箱货物贸易量约274万TEU。

  基于以上数据,此次中美两国贸易摩擦对航运业造成的影响可能涉及跨太平洋的美线。天风证券依据PIERS提供的2011年美线东行、西行货运量以及中国—北美航线占比数据,对2017年数据进行了预测。预测数据显示,2017年,远东—北美航线集装箱海运量或为1483.6万TEU。其中,美线东行货量为1216.6万TEU,西行货量为219万TEU;中国大陆、中国香港至北美航线东行货量为1038.5万TEU,北美至中国大陆、中国香港西行航线货量为222.5万TEU。

  具体到货种来看,据PIERS统计的远东至北美航线的主要货种和运量数据来看,2017年主要货种运量达1196万TEU,其中家具和家具用品、纤维制品、通用电气设备等生活消费品占比最大,运量高达532万TEU。如此粗略计算,此次美国对中国拟增加关税领域的货种,占据远东至北美航线运量达到438万TEU;若按照中国至北美航线运量占据其中40%的比例计算,此次涉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的贸易量约为180万TEU。

  影响美线尚难定论

  在过去两年,作为联通中美两大重要经济体的远东—北美航线因新巴拿马运河的通航导致调整,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基于对中美两国经贸的良好预期,班轮公司加码在美国航线的运力布局,美国各州政府也纷纷开启港口码头的扩容投资。

  航线数据方面,从三大航运联盟公布的太平洋航线情况来看,OCEAN Alliance布局20条航线,投入约135艘船、130万TEU运力,其中远东—美东/美湾航线7条;THE Alliance布局15条航线,其中远东—美东航线5条;2M布局11条航线,其中美东航线5条。此外,以星航运部署美东航线1条,并投放新巴拿马型船。

  在运营美东萨凡纳港的港口代表人士看来,跨太平洋间的集装箱货运暂时看不到取代的方式,尤其美国进口的百货商品,美国当地生产的话,消费者也难以承受高价格,且短期之内也没有这种可能。因此,现阶段对美国航线的影响还难下定论。

  针对中美两国潜在贸易战,马士基集团和中远海运集团相关人士亦评估了其影响。马士基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索仁称,美国与中国之间有着很大的贸易量,在中美两国贸易摩擦升温的背景下,马士基集团的运输业务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中国市场对马士基集团来说非常重要,贸易订单的减少将意味着运输量的降低,由此会对马士基集团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中远海运集团则表示将积极应对,据财华社报道,中远海运集团应对的具体措施尚在研究中,多年来的经验完全可使其妥善应对。同时中远海运集团认为,再差亦不及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境况,因此对此次中美两国贸易摩擦未表现出过度担忧。

  根据天风证券统计数据,2017年前三季度,中远海控跨太平洋航线货运量及航线收入分别为228.1万TEU、166.6亿元,占比分别为14.7%、28.9%;2017年,东方海外跨太平洋航运的航线收入占比为13.3%。

  基于此,天风证券认为,贸易摩擦对于中远海控美线货量的影响相对有限,对东方海外的影响待观察,同时考虑到贸易战未必扩大,而且中国可以选择其它区域出口,实际的货量影响可能有限。短期来看,贸易战或对美线货主及货代企业造成心理冲击,若对中短期的货量信心有所降低,可能会影响二三季度的价格谈判,进而对股价造成一定压力。

  散运方面,美国已经确定对自中国进口的钢铝产品加征关税,这将对中美两国之间的件杂货运输产生负面影响。但从中国最大特种船运输企业——中远海特而言,其日前发布的市场专题研究称,因中美两国货物运输在其业务中占比份额较小,以及中美两国贸易的权重商品基本不在其特种船所承运的货种范围内,贸易摩擦对其影响有限。同时,中远海特还提及,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长期来看,产能外移的全面开放将消解中美两国贸易的潜在影响。

  农产品领域的散货运输方面,天风证券提示,需要关注大豆的替代进口逻辑,原则上中国若从南美进口更多大豆,对干散货有小幅拉动作用,但由于粮食占散货的总比重较低,拉动作用也相对有限。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