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航运市场 >> 正文

中良海运宣布暂停航线经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04 浏览量:900

  内贸集装箱运价不断走低,中良海运经营恶化中止航线经营。货主提货遭遇临时涨价,港口企业收取押金留置集装箱,租箱企业无法回收空箱,“病变”不断上演

  在发布重组方案消息一周之后,洋浦中良海运有限公司(中良海运)宣布中止航线经营。这是集装箱运输市场运力过剩、运价不断走低的背景下,航运企业艰难处境的最新注脚。中良海运的境况还关系到众多货主和货代企业的利益。

  6月24日,中良海运发布《告全体员工书》,称:“随着国内航运市场持续低迷,同业竞争加剧,生产成本增加,经营负债不断加重,再加上企业的股权纠纷、某些企业和个人恶意攻击中伤,现已造成企业航线停运,无法正常运转。面对航线停运和日趋严峻的经营现状,虽然进行了航线复航大营救,并与各方艰难商谈,但无奈重组方案与复航条件相差甚远,不得不艰难宣布:中良海运从即日起中止航线经营。”

因多家港口企业对中良海运实施控箱并收取押金,部分船东临时停航,中良海运宣布中止航线经营

  货代企业提箱被临时加价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良海运6月24日召开股东代表大会,宣布“公司资金链断裂”“商讨员工安置问题”以及“宣布公司解散”等事宜,但由于货代企业的强烈反对,最终公告的内容采用了“中止航线经营”的提法。

  如果中良海运宣告破产或是解散,办理滞留集装箱的提箱手续将缺失授权主体,提箱将一片混乱。为此,中良海运的客户发布《对中良海运高管、股东、董事控诉书》,要求中良海运不得以解散团队、宣告停业等理由,不配合货代、拖车、货主企业办理相关手续。在各方斡旋下,中良海运最终宣布中止航线经营。

  2015年,曾经的内贸集装箱巨头南青集装箱班轮公司宣布因负债不断加重中止经营,彼时上万只集装箱被扣留。中良海运此次突发经营问题,导致海上和港口超5万只集装箱无法正常提取,这其中如有危险品将存在很大隐患。

  据悉,在中良海运突发经营问题之后,有货代企业反映被要求收取超过正常标准的运费才可提取货箱。6月23日,东莞虎门国际集装箱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原委托中良海运承运的集装箱到港提货手续只接受“中良红冶轮”所属企业深圳辉弘航运有限公司的放货指令,随后深圳辉弘航运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该企业受中良海运委托向货主交付货物时需收取运费:煤炭货每箱6000元,除煤炭外每小箱8000元,大箱1.5万元。6月24日,“中良新华远轮”“新华远轮”及其他船舶都陆续发布委托船东收款等公告。

  货代企业认为,如此高额的收费标准是对货代企业的“敲诈勒索”。对此,中国道路运输协会道路集装箱运输分会常务副秘书长蔡远游表示,港口码头要求货主提供担保或交保证金,既违约又侵权。违约是指港口码头作为船东的交货代理人,应当全面履行运输合同,无权给货主增加合同以外的义务;侵权是指港口码头侵犯货主接收货物的合法权利。码头、代理、场站均应依照约定与港口作业管理协助交付货物,如果借机乱收费,则涉嫌侵权、违法,或者属于一种变相的敲诈勒索。而运费,应该根据船东与货主的约定支付,深圳辉弘航运有限公司发布的收费内容显然不是运费。

  港口控箱“病变”丛生

  在多家港口企业对中良海运实施控箱并收取押金之后,部分船东也采取临时停航举动,致中良海运业务经营无法进行。6月15日,中良海运在其集团官网发布一则特殊的《感谢信》,其中除表达对客户的感谢之外,中良海运承认“公司流动资金较紧张”,并透露已拟定“中良海运重组方案”。

  根据“中良海运重组认筹计划书(草案)”,中良海运拟募集资金3亿元,其中战略投资1亿元、“债转股”1亿元均已落实,剩余1亿元则面向全企业及广大社会有意向的合作者众筹。但6月20日某刊物报道,中良海运透露上述认筹计划已暂停。

  中良海运被传经营困难问题由来已久。事态恶化的起因是6月13日,宁波舟山港发布关于中良海运提重箱需交押金的通知,将其推向风口浪尖。据上述知情人士表示,2017年内贸集运市场整治集装箱超重告一段落以来,中良海运经营出现持续亏损,截至目前负债约7亿元,其中拖欠油款超5亿元,对港口码头企业的应付账款近亿元,其中对虎门港和中外运码头(外运仓、东江仓)的负债较多,分别为6000万元和3600万元(其余港口普遍月结费用)。

  港口对中良海运实施控箱,租箱企业也被牵连其中。据悉,中良海运租用16家租箱企业2万余只集装箱,租箱企业无法收回空箱,目前陷入“两难境地”。在集装箱被扣留期间,租箱企业无法出租箱子获得租金;租箱企业想要申请保全,但与中良海运的租赁协议还有效,只能坐视损失。在有关部门未能有效介入的情况下,6月25日,货代和租箱企业举行游行,要求归还货物和自有箱。

  或再推重组工作

  内贸集运市场恶化,运力过剩是根源,还与此前整治货车超载未能持之以恒有一定的关系。

  国家交通主管部门于2016年9月21日发布《整治公路货车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行动方案》,整治公路车辆超重问题,时限为一年。而由于长江、沿海港口有很大比例的内贸集装箱是通过公路集卡运至码头,禁止超重就增加了集装箱运量,内贸集运市场也因此受益。

  内贸集运按箱收费,整治集装箱超重客观上增加了运输箱量。据中外运集运人士介绍,交通主管部门发布“921限超限载令”之后,2016年四季度内贸集运市场旺季出现,运价一度飙涨至每小箱5000元。但2017年9月21日之后,尽管限超限载的政策没有变化,但执行已远没有之前严格,内贸集装箱超重问题卷土重来。目前,运力过剩进一步显现,天津到广州的煤炭小箱运价为1600~1700元,东北地区到广州的运价不足2000元。

  上述人士称,在集装箱运价较低、运力过剩的市场背景下,超重使得内贸集运的盈利空间再受挤压。据知情人士透露,中良海运股东内部矛盾的激化也是导致其资金链断裂一大原因,缺乏现金流支撑,中良海运撤销运营航线,并出售船舶资产。

  中良海运何去何从关乎货代、港口、租箱企业、车队等各方利益保障。《航运交易公报》记者通过中良海运法务部人士获悉,目前中良海运的工作主要围绕两点展开:一是协调有序提货;二是全力保障员工权益。该人士呼吁,希望各方可以回到法律渠道解决此次问题,尤其营口港、宁波舟山港、广州港所在的相关海事司法机关可以有效介入,解决港口码头方扣货控箱问题,帮助货主和货代企业有序提货。

  此外,据透露,中良海运启动了继续重组工作,关于此,中良海运上述法务部人士称,因未全面参与,还不能披露过多内容。

  资料显示,中良海运2004年成立,隶属深圳市华良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以内贸集装箱海运为主营业务,经营干线航线20余条,运营船舶近30艘。2017年,中良海运引入广州千舸科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战略投资,目前持有中良海运30%股份。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