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 正文

贸易战影响了美国哪些行业?能源大豆首当其冲!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06 浏览量:85

【引言】

1929年大萧条初期,美国股市泡沫破裂,陷入经济萧条和银行业危机,为保护本国经济和就业,美国大幅提高关税,发起了全球贸易大战。随后立即引发各国竞相报复性提高关税,甚至进口配额限制、投资限制、竞相汇率贬值,导致国际贸易状况严重恶化,国际协调机制崩溃,各国经济雪上加霜。2018年美国再度对全球发起贸易战,引发各国强烈反对以及回击。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实施了数项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贸易战的风险日益弥漫。在贸易战的背景之下,美国大幅提高进口自其他国家货品的关税,而这必然会受到各国的还击,美国产品出口面临的关税壁垒势必提高。

事实上,各国对此推出的关税政策主要有两大特点:一是对弹性较大的商品征税,弹性较大的商品换句话说就是那些比较方便从其他来源获得替代的商品,这样可减少本国的损失;二是如果关税的目的是要让另一国觉得够“疼”,最好针对能使其经济蒙受最大损失的领域。因此,各国更倾向于向其他国家的支柱产业、出口量大的产业增加关税。对于美国而言,其向各国施加的关税压力将转化为各国对其出口产品的压力,能源、大豆(3681, 22.00, 0.60%)及科技产业首当其冲。

大豆全球供需格局或发生变化

美国大豆出口量巨大,是美国农业的重要支柱产业。世界最大买家中国需要美国的大豆,现在是这样,几个月后,甚至明年或许都会如此。但是较长期来讲,中国最终从美国大豆抽身也并非不合理,而这可能给美国市场造成不可挽回的危害。从较长期来说,中国在大豆方面获得的契机可能要大于美国农户,而低估中国寻找和开发新的供应来源的能力,可能会掩盖美国生产者面临的风险。

中国本身的大豆产量可支撑7周的年度需求,因此,中国大豆产业极其仰赖进口。首先,最明显的可能性就是未来几年中国实际增产,但气候的变化与其他作物的竞争可能对此做法构成阻力。

对中国市场而言,向其他海外市场求购可能是较佳的选项。举例来说,主要出口国巴西2017/2018年大豆种植面积创下纪录高位,2018/2019年可能再度改写纪录。巴西在市场销售周期结束时,大豆几乎是销售一空,因此中国将无法在巴西不增产的情况下,单纯增加来自巴西的进口量。

然而过去20年,巴西已经迎接挑战,向全球供应更多大豆。20年来,巴西大豆产量增加了266%,而美国增幅为63%。这期间,中国进口量则增加了32倍。巴西也有可能扩增农业用地,但不见得一定要自己来。如果中国有意减少对美国供应的依赖,那么中国投资者有可能寻求在巴西、南美或非洲另一个国家,或者其他适合种植大豆及其他作物的地方购买或开发土地。最近几年,一直有分析师提出这样的建议,如今这种可能性特别具有意义。这可能是最佳方案,因为单独依赖巴西将推高大豆进口成本。

中国的海外土地投资设想可能至少要花费几年才能实现,不过这对美国的大豆行业或是最糟糕的情况,因为没有了中国,美国的国内市场状况将大相径庭。参考农业产量数据,2016/2017年,美国的大豆产量为1.169亿吨,其中约44%都在国内压榨,31%出口中国,另外20%则出口至其他国家。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如果中国最终永久退出美国大豆市场,那么美国就要为其逾3000万吨的大豆在全球范围另寻买家。由于全球大豆需求并没有快速增长,因而美国农户或许会因大豆价格低廉和需求不振而被迫大规模减少种植面积。

玉米(1778, -7.00, -0.39%)或许会因填补大量已减少的大豆种植面积而大幅增产,假以时日,玉米大量过剩则可能导致玉米市场也出现价格受抑的情况,因此,假若贸易战爆发,受影响的可能远不止大豆。眼下几个月,美国农户眼睁睁地看着大豆期货跌至近10年低位,而就在今年年初他们还对大豆价格抱有一些乐观看法。

原油及液化天然气出口或受到打击

贸易摩擦对美国能源行业的影响也较大。根据汤森路透石油研究和预测(Thomson Reuters Oil Research and Forecasts)编制的船运和港口数据,中国已经成为美国原油的主要买家,今年前5个月的进口量约为31.9万桶/日。这使中国成为美国原油的最大净进口国(加拿大的进口量更大,但它也向美国出口原油),因此中国成为繁荣发展的美国页岩油气行业的一个重要客户。

美国原油出口量约为200万桶/日,其中中国的进口量占16%左右,但美国对中国的原油供应仅占其日进口量的3.5%左右。这意味着,中国寻找替代美国原油的新供应要比美国生产商寻找新客户更为容易。不难想象,可能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减产协议参与者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会在中国鼓励下增加原油产量。届时中国将采购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新增产量,用于替代美国甚至伊朗的石油,假设美国对伊制裁新政迫使中国减少伊朗原油进口。

中国海事服务网

而就液化天然气LNG而言,情况也基本相同,中国或许能够从其他供应国处获取LNG船货,以替代美国LNG。船只追踪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中国进口LNG中,美国供应占8.2%左右。不过,美国的全部LNG出口中,中国采购量占约22%,这意味着在彼此的重要性方面,中国对美国LNG生产商而言更为重要。

煤炭方面,中国自美国进口的大多数都是用于制钢的焦煤(1151, -13.00, -1.12%)。焦煤供应来源更为集中,澳洲占据着海运市场。但在澳洲没有受天气相关因素干扰的情况下,中国的全部焦煤需求或许能够从澳洲获得满足,而不向美国供应商采购,尽管这么做可能导致买方市场洗牌。比如,日本可能会增加自美国进口而减少澳洲进口。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中国对美国能源加征进口关税,将打击到特朗普基层支持的要害。煤矿工人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之一,但倘若中国停止采购美国焦煤,这可能迫使煤产商必须接受其他买家压低价格,以消化产量。石油及天然气行业也一向被视为属于支持特朗普的阵营,一旦失去中国这么大的买家,可能逼迫油气生产商接受较低价格或甚至减产。

汽车行业或振动频繁

贸易战的推进促使美国重新考虑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去留问题。随着美国是否留在NAFTA这一问题产生不确定性,美国及其贸易伙伴将产生众多分歧,3个国家就NAFTA现代化的谈判已历时近一年。汽车在复杂、多国家的供应链中是一个典型的产品,美国退出NAFTA会打击汽车公司及其供应商。就汽车行业而言,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提出了一项计划,将在NAFTA的框架下引入新规则,即在汽车制造业薪资水平更高的地区必须维持一定数量以上的汽车生产。在NAFTA框架下设定这一规则,将会对美国和加拿大有利。

此前,美国和加拿大的工会表示,墨西哥较低的薪资水平,吸引了汽车制造业将更多产能转移到了墨西哥。据消息人士表示,美国提出这一计划的目的在于研究支付更高薪水的地区的产出比例,以及该计划可能针对的薪酬水平。墨西哥政府和NAFTA的合作伙伴也都在分析美国的这一想法。

另外,美国贸易代表修改NAFTA汽车零部件产地比重的最新提案,是为了鼓励增加美国产制比重,但行业人士担心这最终会证明成本过于高昂。墨西哥汽车行业的主要游说团体近日声称“无法接受”美国的最新要求,当中内容包括将乘用车的北美产制零部件比重从目前的62.5%提高至75%。据估计,汽车厂商不太可能会放弃对工厂和供应链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那些不能符合乘用车标准的厂商可能会支付每辆车约800—900美元的关税,并从亚洲购买低成本的零部件来抵消成本。“总体而言,上调(关税)并不足以带来大规模的变化。”咨询公司AlixPartners的北美汽车行业负责人Mark Wakefield说:“没有人可能会关闭在墨西哥的一家活跃工厂,然后在美国建一家新工厂来取代。”

由于特朗普政府又要提高进口钢铁和铝的关税,问题则变得更加复杂。自上任以来,特朗普不断推行“美国优先”政策,除数次“退群”以外,又开始在进口关税上大做文章。3月2日,特朗普宣布美国计划长期对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并于3月8日正式签署法令。特朗普表示,NAFTA对美国从不是个好协议,导致了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贸易赤字高企,大型企业和就业被转移到上述两国。特朗普的推文显示:“对于钢铁和铝的关税会被取消,除非新的、公平的NAFTA协议被签署。”作为美国最大的钢铁和铝进口国,加拿大方面表示了强烈的反对。其后美国政府表示,由于NAFTA还未最终签订,所以将予以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临时的关税豁免权,暂时缓解了紧张的局面。

由美国率先挑起的全球贸易战的阴影仍在金融市场发酵。

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