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设备维修 >> 正文

朝韩造船合作再迎春天?修船或将先“冒芽”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16 浏览量:283

字体大小:  A+   A- 

朝韩造船合作再迎春天?修船或将先“冒芽”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9月18~20日,朝鲜和韩国的最高领导人在平壤举行今年4月份以来的第三次最高级别会谈,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短短6个月内3次进行会晤,推动着过去70年间对峙的朝鲜半岛局势走向缓和,这种缓和促进半岛南北关系改善,经济和贸易交流合作紧闭的大门也将会徐徐开启。

朝韩经贸交流合作是一篇大文章,涉及的内容丰富、范围宽广。例如,南北方铁路、高速公路在中断状态下重新连通;投资合作改善北方的电力供应状况;合作开发北方的矿产资源;改进扩建北方的港口码头设施,实现南北方陆海空交通便利。

10年前,朝韩双方最高领导人会晤时已经提出相关交流合作项目,后因双方关系恶化而搁浅。现在双方最高领导人高频会晤,并提出了全面改善关系的意向,在此背景下,展开经济贸易交流合作成为韩国经贸界热议的话题,而在造修船领域,双方的合作也再次被提上议程。

韩朝合作曾迎短暂春天
2007年,韩国时任总统卢武铉正式访问朝鲜,在平壤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会晤,双方会谈后发表了“10.4”宣言,其中就经济贸易合作交流项目达成的协议中包括造船合作项目,双方同意在朝鲜东海岸的安边和西海岸的南浦分别建设造船合作工业区。紧接着11月,朝韩两国总理会谈达成协议:从2008年上半年开始在安边合作建设船体分段件生产厂,其后将逐步扩大生产能力,使该厂逐步具备整船建造的能力;同时,以朝鲜南浦市的岺南修船厂为基础,双方展开合作,逐步实现其修船能力的现代化,并进行技术交流合作。

此后,韩国组织了“官民”联手的南北造船合作工业园区现场调查团先后2次赴朝鲜上述两个造船合作园区候选地进行考察,考察团人员包括韩国政府官员和大宇造船海洋、三星重工的造船专业人才。此外,大宇造船海洋还单独组织了考察团赴安边和南浦进行现场考察。

当时,以大宇造船海洋和三星重工为代表的韩国造船业界十分看好与朝鲜在造修船领域合作的前景,主要原因包括以下几点。一是造船合作厂的选址十分理想,离韩国近,投资合作交流便利,周边条件很好;二是朝鲜劳务成本不仅低于韩国,也低于中国;三是语言文化相通,交流合作方便;四是朝鲜的劳动力素质水平高。因此,朝韩双方在造修船领域联手合作,可以使韩国的技术、资金与朝鲜的低廉生产成本相结合。此外,当时国际船市红火,韩国船企订单爆满,难以“消化”,如果与朝鲜合作,可以极大地提高建造量。因此,短短数月内,朝韩造船修船合作项目成为双方经贸合作进展最快的项目。

但可惜好景不长,2008年春,韩国新一届总统李明博入主青瓦台,因朝鲜的核问题,韩国新政府将朝韩造船合作项目列入不急于推进的经贸合作项目,轰轰烈烈的朝韩造船修船合作交流项目随即被搁置。

当下合作时机未到
韩国经济业界和造船业界均表示,朝韩造船合作是很有可能实现双方共赢的经济贸易合作。但是韩国造船业界人士认为,从近年来和目前国际造船市场的行情来看,眼下双方的造船合作项目似乎没有必要急于重新启动,因为市场现状促成双方共赢的可能性不大,但作为一个长远的合作项目是有前途的。

韩国造船业界有关人士表示,目前造船市场的状况与2007年大不相同,当时韩国船企工活排得满满当当仍消化不了订单,急须要找“帮手”,没有“帮手”帮忙将延误交船期,这是当时大宇造船海洋、三星重工急于与朝鲜合作的主要原因。而近几年船市低迷,韩国船企普遍工活严重不足,企业都处于生死的十字路口,不得不大量压缩造船产能、大幅裁员减人,自家都没活干,哪还会再去找“帮手”。韩国某大型船企的一名负责人表示,2007年大宇造船海洋和三星重工希望在朝鲜建船体分段件生产合作厂,以充分利用朝鲜的低廉生产成本,后来南北关系恶化,大宇造船海洋和三星重工选择在中国山东投资建立了合作船厂,主要生产船体分段件。韩国船企一名主管技术的负责人说,在分段件生产厂,韩国船企和外国船东的代表要经常到工厂进行监理和检查,所以在朝鲜建分段件生产厂,也会遇到很多现实技术性问题。

虽然存在问题和困难,但韩国船企普通看好朝鲜低廉劳务成本所带来的价格竞争力。据《朝鲜日报》报道,韩国多名造船业界有关人士均表示,朝鲜的劳务费用比中国低很多,与朝鲜合作将提高韩国船企船舶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但当前造船市场不景气,立即推进双方造船合作项目存在困难,应密切关注船市变化,等市场状况好转后再启动造船合作项目。

修船可能先行
与朝韩关系较快改善相适应,韩国经济界在推动双边经贸交流合作方面已经行动起来了。韩国大型企业财团所建立的韩国最大民营企业组织机构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简称全经联)新成立了“南北经济交流特别委员会”,由韩朝经贸合作的先驱者、已故的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的侄子郑梦奎担任委员长。该委员会计划由朝韩经济团体共同组建的南北经济贸易交流民间协议机构,制定开发朝鲜经济的总体规划蓝图,这其中,有专家提出,朝韩造船合作应该是具有前瞻性的合作课题。

鉴于韩国船企目前的现状和国际船市的大环境,韩国船企如2007年那时计划的大举“北上”不太现实,但现阶段双方在修船领域展开合作是可行的。

韩国产业研究院最近发表的调研报告指出,自现代尾浦造船于20世纪90年代末退出修船市场转产建造整船以来,韩国修船业逐渐走下坡路,能修理1万~3万吨级船舶的修船厂仅有2家,3万吨级以上的船舶修理都依赖国外的修船厂。如今企业的修船业务范围不断扩大,不仅不局限于传统的维护、保养和修理,而且还包括高附值船舶改装、改造,如增设安装船舶压载水净化处理设备和减排装置设备,上述两项设备改装市场规模在2019年至2024年年均最多可分别达到60亿和20亿美元的水平。此外,传统船舶修理市场年规模也将在50亿美元左右,而同期海洋工程装备修理、改造、改装年均市场规模将达到53亿美元至61亿美元的水平。

船舶维修、改装改造市场前景可观,但目前韩国修船业极度萎缩,而造船企业造船生产设备、人力大量过剩,将过剩的造船能力转向修船、船舶改造改装领域是目前船企可选择的转产方向。韩国业界人士认为,为与中国、新加坡和南亚国家的修船企业展开价格竞争,朝韩造船合作先从修船起步,可充分利用和改进朝鲜现有的造船、修船厂设备来推动朝韩修船、船舶改装改造业务合作,逐步整合双方的优势,最终形成综合竞争力。韩国产业研究院的报告指出,新加坡造船企业胜科海事雇佣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的廉价劳动力投入修船业,2017年修船业务营业销售额达3.42亿美元,韩国船企和修船企业应重新重视该市场。

来源: 中国船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