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海事快讯 >> 正文

运粮船上长稻谷 谁之过?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24    浏览量:209   字体大小:  A+   A- 

10月初,“鲁济宁货5518”满载着中粮生物化学(安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粮安徽公司)稻谷安全抵达淮河蚌埠港,然后和其他30多艘船一直等待卸货,至今已两月有余。

  
由于船只长期漂浮在水上,记者在现场发现,有部分稻谷已经发霉变黑,有的还生了小虫子,密密麻麻一片。稻谷堆里,除了发霉长虫,还有一些顶层的稻谷,居然抽出了嫩芽,长出了新苗,货船几乎成了稻田。

  
记者了解到,这些船分别是从湖北的荆州、武汉、黄石及河南周口等地陆续到达力源港。船主与中粮安徽公司委托的三家物流代理公司(浙江柯香、安徽益达、安徽诺普)签订(也有口头协议)了稻谷运输协议。由于船上的稻谷没能及时卸载,加之托运方中粮安徽公司在未能解决卸载问题的情况下,仍拼命从各地发船,致使船舶越聚越多,引起船民们的极大不满。

  
期间,船民们多次催促与他们签订协议的三家物流代理公司和中粮安徽公司(既是发货方又是收货方)提货,但因码头装卸能力有限,加之受天气等因素影响,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有20多艘船积压在港口,成了“仓库”,给船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尽管船民四处求助,但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无奈之下,船员们纷纷给本报发来求助信。

  
船民权益谁来维护?!

 

  
船舶成“仓库” 船民为滞留费讨说法

  
就这一问题,记者第一时间赶到蚌埠市港航、海事部门试图反映情况,一位负责接待记者的同志对此表示认可,并分别向力源港口和负责稻谷装与卸的业主一一中粮安徽公司方面拨打了电话,要求他们接待记者的采访。

  
随后,记者来到中粮安徽公司。却被门卫拦住,不让记者进入。于是记者给主管业务的李姓经理打电话,但他称自已出差在外,不便接待。

  
此后,记者在船民的陪同下来到力源港口,只见作业码头冷冷清清,站在高高的码头上,船员们指着挤满河面的船只激动地说,这就是等待卸货的运粮船,按照船主们和三家物流代理公司一开始所签订的船舶滞期费协议,是每船每吨每天1元,而中粮安徽公司一直否认,称他们和船主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经多次协商,中粮安徽公司愿意按每船每天补偿500元的生活费。但船民们至今并没有收到这笔钱。

  
记者了解到,滞留在这里的船民皆是以船为生、以船养家,有的还背着银行贷款和私人高息,加之滞留在此的两月来,运价已由原来70多元涨到90多元了,500元补助很难让船民满意。

  
为帮助船民解决问题,记者决定持续调查下去。通过采访力源港负责人,记者了解到,造成船舶待港的主要原因是几地同时往蚌埠中粮安徽公司发货,而蚌埠港目前只有两个码头能卸货,再加上码头工作时间限制,正常情况下也不过日卸1300吨货物。由于稻谷无法卸载,运粮船成了水上“仓库”。记者了解到,这些船滞留时间长的有3个多月,短的也在1个月以上,有的船民甚至连吃水等都存在问题。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船民们四处上访但无疾而终,最后无奈上诉到法院,请求中粮安徽公司和三家物流代理公司赔偿船方的损失,目前正等待法院判决。

 

  

问题

到底出在哪?谁为船民损失买单?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力源港的负责人还表示,导致大量船舶积压的原因,除了进货量远超出码头卸货能力之外还有一点在于,环保部门不允许大规模的卸载散装稻谷,即便码头已经采用了水雾枪、防尘网、雾炮等防尘设备,这也使得码头无法全部开放投入作业。

  
此外,有知情人告诉记者,力源码头此前并没有接卸过粮食,加之卸载设备和工艺简陋,无法满足当前的卸载需求。

  
“对于我们的损失,说白了就是耽误航次。”“鲁济宁货5518”船主满建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的船从湖北荆州出发到卸货港蚌埠,一个航次需要15天左右,船上装有货物1900吨,每吨运价按当时75元(从10月起每吨增至94元)计算,运费差额为142500元,按滞留2个月,共需赔偿50多万元。

  
为了解决船员反映的滞留期间的赔偿金问题,记者与其中一家物流代理公司的经理通电话,对方称了解船民们面临的困境,并已多次与中粮安徽公司就此进行协商,要求中粮安徽公司补贴船民每条船每天至少1000元,但迟迟得不到答复。这位经理无奈地告诉记者,现在有的船员已将他们告上法庭,要求每条船一次性赔偿28万元。

  
几经周折,记者最终见到了中粮安徽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当问及船员反映的滞留费时,这位负责人表示,船员并不是和他们签的协议,与他们无关,要船员去找与他们签订运输协议的那三家物流代理公司。这位负责人还称,出于对船民的同情,他们才按每艘船每天500元的标准发放补助。可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船民拿到这500元每天的生活补助费。对于船员们生活上出现的问题,中粮安徽公司和三家物流代理公司均互相推萎,无人问津。

 

  
20艘运粮船的船主仍在苦苦等待

  
在与中粮安徽公司负责采购部的有关人员交谈过程中,他告诉记者,这批稻谷是国家的中央储备粮,是严重超期不宜存放的稻粮,目前只能用于燃料乙醇的加工使用。即便如此,他们也想早日卸完,因为继续拖下去,公司的损失会更大。

  
据他介绍,为了加快卸货速度,中粮安徽公司不惜把码头装卸费用由原来的5元/吨提高到现在的9元/吨。对此,船民们提出质疑,既然装卸费可以提高,为什么延时费赔偿如此难以到位,这难道不是双重标准吗?

  
在各方的奔走呼吁下,12月7日起,力源港实行24小时作业,合力接卸积压在港的船运稻谷。到12月10日待卸船只还有39艘,稻谷约5.5万吨,按照目前的速度,明年1月中旬左右可全部卸完。

  
有船民表示,中粮安徽公司既然知道大批量的运粮船从各方一涌而来,肯定会导致船船的拥堵和卸载困难,应对此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有关方面对此事先有周密的方案和规划,加之计划运送,保证运一批卸一批,并更新码头防尘和技术设备,提高卸船效率,做好每一个环节的有序对接,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不出问题皆大欢喜,出了麻烦却与他们无关,损失还要由我们来买单,这显然是不符合情理。”

  
业内人士指出,船民在这一交易链中,完全处于劣势地位,也是最容易受到侵害的弱视群体,必须得到法律的支援。问题既然出现了,中粮安徽公司和三家物流代理公司就应该与港口及其他相关部门应一切以船民的利益出发,联手去解决,而不是对船民的生存置若罔闻。
 

 

来源:中国水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