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海事快讯 >> 正文

被撞沉的挪威军舰舰长强硬发声:没失职,不羞耻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29    浏览量:184   字体大小:  A+   A- 

11月8日凌晨,挪威海军“南森”级“英斯塔”号护卫舰(排水量约5000吨)在参加完北约“三叉戟2018”多边联合军事演习之后,与一艘马耳他籍“Sola TS”号油轮(排水量约62000吨)相撞,遭受重创。由于难以控制进水,舰体发生部分倾斜,军舰不得不抢滩搁浅。后来多日救援无果,“英斯塔”号护卫舰逐渐沉没。

据挪威《世界之路报》近日报道,“英斯塔”号舰长普利本•奥特森(Preben Ottesen)终于获准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中国海事服务网

普利本•奥特森(Preben Ottesen)舰长站在“南森”级“斯维尔德鲁普”号(左)护卫舰和“海尔达尔”号导弹护卫舰(右)前面

普利本•奥特森告诉媒体,他不觉得自己有失职的地方,也没有感到任何羞耻,只是感觉他的军舰严重受损、侧翻且大部分存在水下,令人心痛。

“当你站在陆地上,看着自己的船沉没……这感觉完全是不真实的。”奥特森说,“只能眼看着你爱的船,躺在那里挣扎,这是世界上最令人悲哀的场景。

中国海事服务网

多日救援无果,“英斯塔”号护卫舰逐渐沉没。

普利本•奥特森舰长现年49岁。在挪威语中,他被称为护卫舰的“skipssjef”(字面意思是“舰长”),但正式身份是护卫舰的指挥官兼舰长。奥特森说,他仍然不确定自己是否完全了解“英斯塔”号沉没的事实。现在他在位于挪威卑尔根市哈肯斯沃恩(Haakonsvern)海军基地里的办公室工作。挪威《世界之路报》评价他时写道:普利本•奥特森说话的时候既坚决又冷静,符合这艘价值43亿挪威克朗(约合5亿美元),有137名船员的舰船对于舰长的期望。

碰撞发生时奥特森正在休息

他告诉媒体,11月8日凌晨,“英斯塔”号护卫舰以17-18节的速度向南航行,与满载的油轮“索拉TS”相撞时,他正在护卫舰上睡觉。这艘油轮刚刚从斯图尔油码头(Sture oil terminal)离开,在一艘拖船和一名领航员的护送下,准备驶向英国。之后,两艘船的碰撞惊醒了奥特森。

他的房间在护卫舰的上层建筑上,就在舰桥后面。碰撞发生时,他就从床上摔了下来。他说,一开始他感觉到“超级困惑”(“super confused”),但后来意识到有些地方不对劲。他承认自己有过片刻的恐惧,但随后肾上腺素占据了上风。他告诉媒体,多年的紧急训练起到了效果。他迅速穿上军装,然后跑到护卫舰驾驶室。

奥特森说,当在雷达显示器上看到舰船在峡湾中间时,他很快地松了一口气,判断军舰一定是撞到一个集装箱或漂浮在水中的其他东西。但没过多久他就意识到实际情况要比预想中严重得多。他首先疏散了所有人,因为当时的“英斯塔”号已经失去控制,海水不断涌入舱室,护卫舰漂向陆地。

随后他前往“英斯塔”号舰桥,但由于停电故障,他与舰桥驾驶室已经无法联系。在进行了各种努力之后,几乎没有其他选择,护卫舰最终只能进行搁浅操作。奥特森告诉媒体,“我们知道我们已经无法对‘英斯塔’号护卫舰做些什么了,我们离开了这艘船。”按照传统,奥特森是最后一个离开护卫舰的人。在这场事故中,没人重伤或死亡,仅有个别船员受了轻伤。

中国海事服务网

“英斯塔”号护卫舰碰撞事件发生经过

“不会讨论碰撞的原因”

相撞事件发生不久,人们就开始猜测,在平静的海面和晴朗的天气下,这样的碰撞是如何发生的,以及为什么会发生。调查随即展开,后来传来消息说,在与“索拉TS”油轮相撞之前,舰桥上的舰员已接受到警告。几天后,挪威《世界之路报》新闻网站获得并公布了油轮、岸基控制中心以及护卫舰之间无线电通信的戏剧性录音,录音中护卫舰并没有对前两者的警告做出及时反应。挪威国防部官员被指控袒护舰员,并且不愿意解释碰撞原因或回答问题。

无人受到指责,也无人面临惩罚性的后果——这激怒了很多的海事专家,他们开始在报纸和网上发表愤怒的评论。

中国海事服务网

普利本•奥特森舰长手中这面和在窗台上那面海军旗曾随“英斯塔”号护卫舰一起沉入水中,后来被打捞上来。

奥特森表示,他仍然不知道如此严重的碰撞事故是如何发生的。他不会回答任何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起事故的问题,就像所有其他挪威高级军官一样,包括挪威国防部长弗兰克•巴克-延森(他一直专注于到底是谁把录音泄漏给《世界之路报》的问题),以及挪威防卫司令哈康•布伦-汉森海军上将。他们都把这些问题推给了正在进行事故调查挪威警方和国家事故调查委员会。

目前,调查方的初步报告因淡化甚至模糊护卫舰舰桥上值班人员的责任,以及夸大油轮在事故中的作用而受到严厉批评。至少到目前为止,挪威海军的内部调查还处于保密状态。《世界之路报》报道称,奥特森舰长拒绝讨论碰撞的可能原因,“很明显”这是由于他上级官员的命令。

奥特森甚至声称船上的人已经和警察以及国家事故调查委员会都谈过了,但是他们都没有谈论他们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起碰撞。《世界之路报》认为,这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以避免任何人受到别人的想法的影响。

“我觉得也没有必要讨论原因,”奥特森告诉媒体。“我们谈论的更多的是我们自己的感受,而不是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没有因为没表现出领导力而受到批评”

另外,奥特森和其他海军军官也受到了公开和私下的批评,批评他们保持沉默,不承认任何错误,也不承担责任。一位退役海军军官表示,“他们没有因为没表现出领导力而受到批评。相反,他们似乎已经齐心协力地掩盖过失,并强调积极处理碰撞后果,以及顺利将护卫舰船员撤离,没有人因为事故受重伤或死亡,同时,他还夸耀道,挪威海军对事故提供的后续支持和跟进行动有多么好!”

中国海事服务网

普利本•奥特森舰长在“英斯塔”号舰桥上使用双筒望远镜。

奥特森承认只对“假设”性的问题感到困扰。他不会回应类似问题:护卫舰航行太快;或在撞船前,由于值班舰员换班扰乱了程序;再或者舰桥上值班舰员根本没有关注雷达屏幕显示器或者海上无线电交通系统的批评。护卫舰舰员告诉事故调查人员,他们把迎面驶来的油轮的灯光认作是港口的灯火。一些海事专家认为,舰桥上的值班船员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确切位置。

在解释撞船发生时之所以在睡觉的原因时,“英斯塔”号舰长普利本•奥特森表示,耶尔特峡湾(Hjelte Fjord)是挪威护卫舰都熟悉的海域,护卫舰在驶离或前往挪威最大的哈肯斯沃恩海军基地时,都会经过这里水域。峡湾中几乎所有船只都是南北向航行,东西向航行的船只很少,因此峡湾被视为一个相对简单的航行水域。在从克里斯蒂安桑前往耶尔特峡湾的航路上,奥特森多次登上舰桥检查护卫舰航行情况。后来他觉得“英斯塔”号护卫舰在半夜穿越耶尔特峡湾的最后一段航程是他睡觉的好机会。

“我总得去睡觉。”他说,“在海上生活了12年之后,我对这片海岸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对什么时间我需要在舰桥上和什么时候可以休息非常确定”。他说,他在凌晨2点左右离开了舰桥。两小时后,凌晨4点刚过,就发生了撞船事故。

当被问及是否对发生的事情感到羞耻时,奥特森说,他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失职或任何疏忽。“这对我来说也是艰难的事情,但我认为我处理得很好。”奥特森告诉媒体,“除了那些‘为什么’和‘如果……将会怎样’的问题之外,我不会觉得睡不着,在谈论事故时也没有任何问题。”

“我不觉得任何耻辱,”他说,“作为舰长,我要对护卫舰及其船员负全部责任。这件事发生了,我感到非常难过。这个意外不该发生,但我不觉得丢人。”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