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大宗货物生产消费 >> 正文

煤炭港口形势出现新变化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2-03    浏览量:387   字体大小:  A+   A- 

        据市场消息,1月31日北方港口动力煤港口煤价止跌,库存震荡回落,其中秦港装船发运量56.3万吨,铁路调进量42.3万吨,港存-14至527万吨;曹妃甸港-8至435万吨,京唐港国投港区库存-1至205万吨。
        我国沿海港口共划分为环渤海、长江三角洲、东南沿海、珠江三角洲和西南沿海五个港口群体。在北煤南运,西煤东运的过程中,水路运输能力仅次于铁路。在煤运体系中,北方秦皇岛港、天津港、黄骅港、日照港、唐山港、青岛港、连云港港等是我国主要装船港。
        山西、内蒙古、陕西的煤炭主要通过天津、秦皇岛、黄骅港下水,其中山西和内蒙主要通过天津港和秦皇岛港下水,陕西的煤炭主要通过天津港和黄骅港下水,再运往上海、江苏、浙江等五个沿海省市。山东的煤炭则主要通过日照港下水转运。
        2018年,煤炭下游企业改变了往年的采购时间和采购节奏,煤炭库存向下游转移明显,导致煤炭市场全年呈现“旺季不旺、淡季不淡”的运行态势,这也给煤炭港口运行带来了许多改变。
        港口库存全年基本保持高位
        2018年北方港口煤炭库存不断刷新纪录,从统计数据来看,环渤海港口(秦皇岛港、京唐港、曹妃甸港、天津港、黄骅港)煤炭库存从3月21日突破2000万吨达到2005万吨之后,便开始不断波动增长,至9月14日达到2651万吨。在夏季需求旺季,北方港口煤炭库存本该在迎峰度夏需求的带动下,快速转移到下游用户,却依然处于不断增长的态势。
        分析认为,主要是因为2018年以来煤炭运输能力不断得到提升,港口煤炭调入量有一定保障。同时,下游电厂使用长协煤比重继续加大,加上进口煤的补充,对北方港口煤炭拉运力度有所减小。加之夏季环渤海地区出现多次的连日暴雨天气,库存向下转移受阻,北方港口库存因此不断增长。
        港口存煤不断累积给港口正常运转造成了巨大压力,曹妃甸港决定从8月24日开始对年度中转量低于80万吨的客户收取货物超期堆存费;随后,京唐港称从10月1日起对年度吞吐量(含出库装集装箱下水运量)低于50万吨的客户恢复收取装船煤炭超期堆存费。同时,“清港”也成为秦皇岛港、日照港等北方煤炭港口当时的一项主要工作。
        12月下旬,全国大面积降温,用煤需求增加,加之冬季需求旺季煤价持续下降,贸易商发运积极性受挫,产地发运到港的煤炭增长有限,也有部分库存下降明显的电厂开始少量采购市场煤,环渤海港口煤炭库存开始下降。12月28日,环渤海港口库存下降至2449万吨。
        除北方港口外,2018年江内港口煤炭库存也是持续处于高位。2018年全社会煤炭库存向下游转移明显,同时受环保影响,江内小型港口相继被取缔,隐性库存转为显性库存,港口集中度提高,江内港口高库存成为常态,江内港口部分煤炭从9月堆存至年底。
        总体来看,2018年港口煤炭库存整体呈现增长态势,虽然在各时段有小幅波动,但全年库存都明显高于往年同期水平,全年港口库存呈现高位运行态势。
        进入2019年,独立煤炭市场分析师黄腾认为,鉴于经济形势发生的一些变化,2今年煤炭进口量将可能减少,但在我国去产能等方面因素的影响下,进口煤炭占煤炭总量的比例或将有所增加。由于进口煤炭运输直接到港口(北方七港)的特性,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港口煤炭的运输压力。2018年我国进口煤炭总量约2.8亿吨,约占煤炭总量的8%,预计今年我国进口煤炭总量在2.5亿~3亿吨,与2018年相比减少的可能性偏高。
        黄骅港吞吐量创新高
        我国煤炭资源区域分布不均,北多南少,西多东少,而煤炭消费却大都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南方地区,尤以环渤海经济圈、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地区最为集中。再加上北方港口优越的地位置,我国北方港口煤炭吞吐量在全国港口煤炭装卸中占绝对比重,这其中环渤海港口更是我国煤炭装卸的主力军。
        2018年环渤海港口完成发运煤炭数量占北方港口煤炭一次下水量的93%,占据主导地位。 在环渤海各大运煤港口中,黄骅港和曹妃甸、京唐港煤炭吞吐量保持增长势头,秦皇岛港煤炭吞吐量略有下滑。黄骅港方面,煤炭供需两旺,去年完成煤炭吞吐量创历史最高。没有铁路专线支持的天津老港煤炭运输吞吐量继续下滑,天津港煤炭吞吐主要依赖另一煤码头—神华天津南疆码头发力,该码头依靠“朔黄-黄万线”运力支持,运输形势较好。
        2019年,沿海煤炭运输市场格局变化不大,今年一季度,设计能力达5000万吨的曹妃甸华电煤码头投产,曹妃甸港煤炭运输能力提高。蒙冀线继续发力,今年继续增加内蒙资源调入量,流向曹妃甸港。此外,大秦-迁曹线增加运量,助推曹妃甸四港(国投曹妃甸、华能曹妃甸、华电曹妃甸、曹妃甸煤二期)煤炭吞吐量继续保持增长势头,预计曹妃甸四港今年完成煤炭吞吐量将达到1.8亿吨以上。
        朔准铁路使大秦线直接延伸至实力雄厚的内蒙古西部煤田腹地,将为大秦线提供6000万吨/年的稳定货源,满足了大秦铁路的运力需求,预计大秦线今年运输计划在4.5-5亿吨之间。今年,秦港全力争取货源和运力,加快车船货的有效衔接,巩固主枢纽港重要地位,预计秦港煤炭吞吐量继续保持在2亿吨左右的水平。天津港主要依靠神华天津港煤炭码头,天津老港煤炭运量份额继续减少;今年,预计天津港煤炭吞吐量保持在6000-7000万吨的水平。
        黄骅港是国家能源集团旗下矿、路、港、航、电一体化的关键一环,具有独特的煤炭集港优势,综合物流成本较低。今年,黄骅港运输形势继续看好,准池线-朔黄线运量增加,黄骅港煤炭吞吐量继续保持高位运行,预计将达到2.1亿吨左右。
铁路新通道对沿海煤炭运输格局影响不大
        中国铁路总公司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预计2018年全年铁路煤炭运量将达16.6亿吨,同比增长10.5%。分区域来看,2018年,大秦线将完成4.5亿吨,蒙冀线超过5000万吨,瓦日线完成3500万吨。预计2018年西南地区铁路调入4300万吨,同比增长37%;两湖一江地区铁路调入1.05亿吨,同比增长15%。
        政策给予了煤炭运输“公转铁”极大支持。2018年10月,国办印发《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提出以推进大宗货物运输“公转铁、公转水”为主攻方向,加快建设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同时,在港口方面,到2018年底,环渤海、山东、长三角地区的主要港口,以及唐山港、黄骅港等均不再接收柴油货车运煤。中国能源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牛克洪认为,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2019年煤炭运输“公转铁”将更加强化。
        而为了适应“公转铁”新形势,中国铁路总公司也研究制定了2018-2020年货运增量行动方案。据悉,到2020年,全国铁路煤炭运量将达28.1亿吨,较2017年增运6.5亿吨,届时将占全国煤炭产量的75%。
        另外,国内规模最大的运煤专线蒙华铁路,将于2019年9月全线建成开通,规划设计输送能力为2亿吨。届时,我国将有大秦、唐呼、瓦日、蒙华4条万吨重载铁路通道。
        据行业内有关人士预测,蒙华铁路建成对当前“西煤东运、铁水联运”为主的煤炭运输形势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分析认为,大秦线、朔黄线、蒙冀线,以及其配套的秦皇岛、黄骅、曹妃甸等环渤海港口,其货源腹地主要来自山西、内蒙等地,而煤炭流向主要为我国东南沿海缺煤省市。在去年环渤海港口发运的7.2亿吨煤炭中,有大概80%是供应给沿海地区的,剩余的20%由长江口进入沿江地区,主要为长江下游地区,还有部分“海进江”船舶顺流而上,流向安徽地区的马鞍山、安庆、芜湖,最远到达湖北的武汉、宜昌,个别的到达湖南的岳阳,实际上,到达长江中上游地区的煤船很少。
        从用户范围来看,蒙华铁路的用户覆盖范围与环渤海港口煤炭流向,除了湖南、湖北个别用户以外,基本没有重叠的地方;蒙华铁路投入运营,对环渤海港口煤炭发运影响并不大。
        在蒙华铁路投产的前几年,鄂湘赣三省会积极接纳蒙华铁路资源,在自身煤炭还不够用的情况下,不会将煤炭支援给长江下游地区。因此,对环渤海港口煤炭发运不会带来多大影响,也不会打乱传统的沿海煤炭运输格局。
        2019年进口或有所缩紧
        近日,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12月份,我国进口煤炭1023万吨,同比减少1251万吨,下降55.01%;环比减少892.3万吨,下降46.59%;12月份煤炭进口额为73500万美元,同比下降63.95%,环比下降55.2%。
        进口煤已成为国内煤炭市场重要的调剂器。煤炭贸易专家黄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透露,我国进口煤政策的“松紧程度”,“视情况”而定:国内煤炭市场价格若超过高限,就会在某种程度上放松进口煤的限制性措施;反之就通过提高煤炭品质要求、延长通关时间等手段来收紧进口。
        对于2018年煤炭进口量持续增长这一结果,业内其实并不感意外。从需求方面看,2018年,受严格的环保检查和安全检查影响,国内煤炭主产区出现了大范围的停产、限产,限制了煤炭产能的释放;煤炭运输格局调整,“公转铁”需要一段调试期,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煤炭运输效率,造成部分地区煤炭供应出现缺口,拉升了市场对进口煤的需求。
        那么,2019年的煤炭进口松紧如何?崔玉娥预测:收紧,煤炭进口总量将不超过2018年的水平。她指出,对于煤炭进口,我国采取的是松弛有度的动态调整机制,调整的目的是保障国内煤炭市场供应和价格稳定。从供应来看,2018年我国新增煤炭产能2亿吨左右,“这些通过减量置换等方式获得的新增产能,有望在2019年陆续释放;而煤炭消费近几年已呈现出较为平稳的态势,维持在微量增长;另外,近年来轮番开展的环保检查和安全检查也将进入常态化,该淘汰的已经淘汰,该整改的也在整改,预计2019年开展环保和安全检查对煤炭产量的影响开始缩小。”崔玉娥表示,2019年国内煤炭供应在总体上将呈现平衡偏宽松的态势。在国内煤炭供应较为宽松的情况下,对煤炭进口政策收紧也在情理之中。
        “综合来看,除非出现异常情况,否则2019年我国将继续收紧煤炭进口,进口总量或将不超过2018年的水平。”崔玉娥分析,“当然,在政策执行层面也有望创新,比如通过制定月度进口额度或者按港口制定额度等方式,来保障全年任务的顺利完成。”

来源:中国水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