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船市行情 >> 正文

韩国两大船企合并获首个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1-02    浏览量:199   字体大小:  A+   A- 

 现代重工集团收购大宇造船的交易近日获得了哈萨克斯坦反垄断监管机构的批准,这是韩国两大船企合并交易获得的第一个批准。虽然工会的反对和韩日关系的恶化有可能成为变数,但随着中国两大造船集团正式合并重组,韩国两大造船集团合并成功的可能性也变得越来越大。

现代重工收购大宇造船获哈萨克斯坦批准

据韩联社报道,现代重工集团10月29日宣布,已经获得了来自哈萨克斯坦国家经济部保护和发展竞争委员会的批准通知。

现代重工集团表示,哈萨克斯坦主管部门最近正式通报了对其与大宇造船进行合并的许可。现代重工集团没有在哈萨克斯坦直接进行的事业。但是,收购对象大宇造船在2014年承揽了3万亿韩元规模的哈萨克斯坦陆上原油生产成套设备项目,因此需要得到竞争当局的批准。

但在哈萨克斯坦看来,现代重工集团收购大宇造船不会损害本国造船业市场的公平竞争。哈萨克斯坦的批准距现代重工集团提出申请还不到3个月。

今年3月,现代重工集团与大宇造船的主要股东韩国产业银行签署收购协议,收购韩国产业银行拥有的大宇造船55.7%股份,价值预计将超过2万亿韩元(约合17.62亿美元),有望成为韩国造船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收购。

根据克拉克森在今年年初的统计数据,现代重工集团与大宇造船合并将创造一个“超级船厂”,总体手持订单量将达到365艘、1700万CGT,占全球总手持订单量的五分之一以上,市场份额高达21.2%。VLCC和LNG船总占有率分别达到全球市场份额的72.5%和60.6%。

按照要求,现代重工集团与大宇造船的合并必须通过韩国、欧盟、日本、中国、哈萨克斯坦、新加坡在内的6个国家的反垄断审查。

据了解,现代重工集团今年3月与大宇造船的大股东KDB产业银行签订收购正式合同后,4月开始向欧盟竞争主管部门进行企业合并审查的事前讨论,然后正式进入了程序。此后,继韩国和中国(7月)之后,又分别向哈萨克斯坦(8月)和新加坡(9月)提出了企业合并申请。下个月将完成在欧盟的预审,并提交企业合并申请。上个月,还向日本相关部门启动了企业合并审查的事前程序。现代重工集团的目标是,首先得到包括已经完成程序的哈萨克斯坦在内的6个国家竞争当局的认可。只要其中一个国家反对,现代重工集团收购大宇造船的计划实际上就会泡汤。因此,赢得反垄断机构批准也一直被认为是此次合并的最主要障碍。如今哈萨克斯坦的通过无疑为韩国两大造船集团的合并开了一个好头。

南北船合并将加快现代重工大宇造船合并进度

与此同时,中船集团和中船重工的合并近日也获得中国国务院批准,中国两大造船集团的合并也让韩国两大造船集团合并成功增加了一个砝码。

10月25日,国务院国资委批准了中船集团和中船重工的合并,这将产生世界最大的造船企业,总资产达人民币8000亿元(约合1130亿美元),每年销售额达81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造船销售额的21%。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命名为中国船舶集团(China Shipbuilding Group),能够建造从中小型船舶到LNG船、钻井船等高附加值船舶在内的多样化船舶产品。

韩国造船业人士认为,中国批准了其两大造船集团的合并,因此很难拒绝现代重工集团和大宇造船的合并计划,这意味着中国反对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的合并的理由已经不存在。

“预计两家中国船企的合并将为韩国船企的合并计划铺平道路,”Hi Investment & Securities分析师Choi Gwang-sik表示,“但值得注意的是,合并后的意义有所不同,韩国两大船企将占全球50%以上的LNG船市场份额。”

据国际船舶网了解,根据今年7月初的统计数据,从手持订单规模来看,韩国两大造船集团合并后手持订单总量将占全球订单19%,排名全球第一,而中国两大造船集团合并后手持订单总量比重将上升至15%,位列全球第二。

此前,韩国造船业人士曾指出,虽然中船集团与中船重工的合并同样需要获得其他国家的反垄断审查批准,不过,与韩国船企相比,中船集团与中船重工接获的新船订单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国内船东,因此合并预计会更加顺利。

有业内人士预测,中船集团与中船重工的合并很有可能会在今年年内完成,领先现代重工与大宇造船。

欧盟和日本变数较大,合并按计划明年上半年完成

韩国造船业界认为,通过韩国、中国、新加坡等3个国家的企业并购审查将无大变数。变数较大的地区是欧盟和日本。

欧盟被认为是全球竞争法最苛刻的地区。拥有庞大航运业的欧盟对企业合并的审查十分严格。今年3月,德国国家竞争监管机构——联邦卡特尔局(Federal Cartel Office)负责人Andreas Mundt曾经表示,决定收购交易命运的关键问题在于,收购是否限制了竞争。欧盟委员会发言人Ricardo Cardoso此前也表示,竞争的持续以及该交易对消费者的影响,将成为决定欧盟是否批准收购的关键因素。

另外,欧盟也集中了现代重工集团和大宇造船的大型客户。担心两家公司合并后船舶建造价格会上涨的企业可能会表示反对。此外,由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金属工会和韩国进步联盟等组成的团体最近向欧盟执行委员会提出了反对两家公司企业合并的意见。

欧盟执行委员会通过预备协议,以进行正式审查的方式进行企业合并程序。欧盟执委会根据个案,将审查期定为4至6个月。这意味着,即使现代重工业集团在下个月提交企业合并审查申请,也要到明年5月得到批准。

与此同时,与欧盟相比,取得日本政府的批准也可能出现困难。由于日本限制出口措施,韩日关系恶化也是企业合并审查的绊脚石。日本造船业界的日本造船工业会会长斋藤保曾公开反对现代重工集团和大宇造船合并。他说:“韩国两大造船集团合并后将占据全球一半市场占有率,未来产生压倒性的造船集团是非常危险的。”但有分析认为,日本竞争主管部门为了反对企业合并,必须拿出具体、合理的根据,因此不会只从感情上进行应对。

韩国两大造船集团计划在明年上半年(1月至6月)之前完成企业合并程序,现代重工联合首席执行官贾三铉(Ka Sam-hyun)在今年5月曾预计,与大宇造船的合并将会在2020年完成。

现代重工集团相关人士表示:“所有国家的企业合并审查都顺利进行”,“我们将冷静履行程序”。

来源:国际船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