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产业经济 >> 正文

“倾巢之下”油运高歌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3-25    浏览量:99   字体大小:  A+   A- 

相关短期措施不但“疏散”了业内各类“聚集”,更导致货运量的降低以及运营效率的下降。“倾巢之下”,油运却因油价的大幅下跌正“引吭高歌”……

“倾巢之下”油运高歌

  1月20日之后,全世界的注意力聚焦于一点——新冠肺炎疫情。这种状态,似曾相识:2001年9月11日8点42分之后,美国乃至全世界人民几乎认为,地球上只有恐怖主义;2003年4月20日之后,中国人民只关心非典疫情。灾难当前,“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根据目前的发展态势,专家警告,全球经济大概率正进入衰退期,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经济衰退而带来的影响,或超过疫情本身的危害。中国人民通过近2个月的努力后扼止了疫情扩散,但其在全球的蔓延已引起资本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恐慌。美国三大股指3月9日、12日、16日和18日四次触发熔断点,其中道琼斯工业指数3月16日大跌12.93%收于20188.52点,并创下其史上第三大单日跌幅(仅次于1987年10月19日和1929年10月28日的两次“黑色星期一”)。欧洲主要股指3月以来跌幅均超过20%,一个月以来平均跌幅更超30%。菲律宾证券交易所自3月17日起暂停交易。巴西股市于截至3月17日的两周内熔断5次。

  资本市场的航运股也深受恐慌影响。3月18日,运价急涨下,油运巨头Euronav NV股价收于8.84美元(3月6日为8.39美元);干散货船东Navios Maritime Partners股价收于4.53美元,与2019年12月31日的18.62美元形成对比;集装箱船租赁企业Global Ship Lease股价收于13.61美元(2月的首个交易日为25.52美元)。

  因新冠病毒的高传染性,全球通过减少甚至阻止人的流动来抗“疫”。这些措施不但“疏散”了业内各类“聚集”,更导致货运量降低和货运效率下降。“倾巢之下”,油运因油价大幅下跌正“引吭高歌”……

  人员聚集“散开去”

  因新冠肺炎疫情的高传染性,业界的各类“聚集”被迫减少:大型会议推迟,船上人员暂不下船,停船员工被迫遣散。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为阻止其蔓延,越来越多的业内会议与展会被迫延迟或取消。3月17日,希腊官方宣布延期“希腊国际海事展览会——Posidonia 2020”(原定时间为6月1—5日,改期至10月26—30日)。此前,Seatrade决定延期“2020年美国国际邮轮航运展”(原定时间为4月21—23日,改期时间未定)。此外,该机构主办的“新加坡铁矿石周2020”被取消。Capital Link于3月份宣布,将其在中国上海和日本东京主办的两个会议从5月份延期至9月份,并将在美国纽约举办的“国际航运论坛”移至线上。国际海事组织也将其“国际海洋保护会议”推迟……

  阻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当下,各航运企业都面临船东更换的大难题,企业也不得不推出强硬的短期抗“疫”措施。3月中旬,马士基决定,至4月14日前,取消所有船员更换。该企业认为,取消船员更换将使得船上感染病毒的风险降至最低。丹麦某船员代理企业表示,船员在船上更安全,而且由于旅行禁令,更换船员变得几乎不可能。

  另外,因为轮渡业运营受阻,涉事企业员工的状态较之短期受限的船员更加悲惨。新近,挪威客滚船集团Color Line宣布,由于停止载客业务,其需要遣返约2000名员工。该企业说,这些船员的回返是暂时性措施,如果确认可以重启挪威、瑞典、丹麦和德国之前的载客运营,将取消这一暂时性措施。遣返或解雇员工成为欧洲客运船舶业的常态,客滚船企业Stena Line解雇了涉及瑞典业务的950名员工。该企业解释说,由于该区域政府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而施加的旅行禁令,瑞典、丹麦、波兰、德国和拉脱维亚之间的旅行几乎不存在。丹麦DFDS已经把涉及哥本哈根和奥斯陆运营线路的500员工送回家……危机之下,企业无奈需作出选择,只有政府施以援手,前时,丹麦政府决定统一支付可能被解雇员工工资的75%,并将此短期措施持续到6月份。

  柜装运输“慢等停”

  集运业面临的负面影响更大,全球范围内的防“疫”措施对供应链的影响以及对消费者活动的干扰将是显著的。班轮公司只能通过减少班期降低损失。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带来了更低的船舶进港与货物通关效率。尽管各国的短期抗“疫”政策有所差别,但是普遍向“慢”。

  在亚洲,印度的策略是,船舶到港后码头开展进港船舶检查(需2~3天),来自病毒疫区的集装箱(中国和欧洲)需熏蒸后开箱;韩国主要港口员工居家办公;日本港口员工部分居家办公;菲律宾海关3月16日—4月14日减少人员办公。

  在欧洲,多国决定关闭本国边界后,欧盟宣布自3月17日12时起,对来欧盟“非必要旅行”实施为期30天的限制。不过,为了不破坏供应链,货运企业豁免。欧洲的总体态度是保证物流的顺利行进,但各国防“疫”措施不可避免影响运输效率。在北欧,各国人员流动限制严格,但物流操作流程照旧。在南欧,意大利封城,很多企业关闭影响集疏运进行,西班牙船舶进港查验严格会导致延误;西欧,法国学校关闭影响家长的正常工作,德国暂时照旧,英国却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边防部队人员短缺面临港口封锁问题。

  在北美洲,美国自3月13日起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海关中介与货代企业更多采取居家办公模式。3月18日,美国休斯敦港的Bayport和Barbours Cut集装箱码头员工被检验出感染病毒,两个公用码头已被紧急关闭。在南美洲,普遍采取居家办公模式。

  尽管多数国家都将保证货运放在重要地位,中国工厂也正在恢复生产,但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无可避免导致货运量的降低,班轮公司也因此大范围取消班期。根据法国ALPHALINER的最新报告,3月2日,全球停运的集装箱船达到402艘、246万TEU,较2月中旬的204 万TEU显著增加。

  因停航的增加,上海—美西运价保持坚挺,欧洲的新冠肺炎疫情则导致上海—欧洲航线运价大幅下跌。根据上海航运运价交易有限公司数据,3月18日,电商平台上海—欧洲航线报价为741美元/TEU(年初为1111美元/TEU);上海—美西航线报价为1725美元/FEU(年初为1771美元/FEU)。

  在货运量方面,有欧洲机构称,2020年集运业的全球货运量或将损失10%,达到1700万TEU。

  大宗货运“命不同”

  大宗货运方面,散运与油运原本都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但油运受益于油价下跌正走向“巅峰”,散运则寄望中国钢厂复产能带动海岬型船运价走出低谷。

  比起集装箱运输,干散货运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稍小,中国正在改善的情况也将促进干散货需求从低点回升。不过,全球在抗“疫”的同时,散运需求的降低几乎成为必然。克拉克森预计,疫情将导致2020年干散货贸易减少约0.7%。

  反映在运价上,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BDI)仍旧在低水平盘整,海岬型船运价指数(BCI)1月31日跌入负值,巴拿马型船运价指数(BPI)目前水平也不足千点。3月18日,BDI收于629点,较年初下跌35.55%;BCI收于-204点,已在负区间运行34个交易日;BPI收于886点,较年初下跌11.67%;超灵便型船运价指数收于755点,较年初上涨10.22%。

  目前,现货市场海岬型船5航线日均租金水平约3000美元,巴拿马型船5航线日均租金水平约8300美元,超灵便型船10航线日均租金水平在8300美元的水平。

  从现时的情况来看,由于中国船厂交船降速,散运市场供给面低于预期。而随着中国钢厂生产的逐步恢复,海岬型船租金或向合理水平回升。

  在油运领域,OPEC+的减产谈判失败改变了一切。3月6日结束的OPEC+会议未达成进一步减产150万桶/日的协议,各国又起私心:俄罗斯表示自4月1日起各国产量可不受限制,沙特能源部于3月18日指示沙特阿美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以创纪录的1230万桶/日的速度供应原油。在石油供给预期增加,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措施又在打击石油消费需求的背景下,布伦特原油价格于3月9日创下“史诗级”跌幅后,3月18日再挫2.30美元,收报28.20美元/桶。

  油价的暴跌,导致浮式储油需求大增,超大型油轮(VLCC)租赁需求大增。据经纪人Poten & Partners表示,3月9—13日,VLCC的现货租赁合约达到92个(2020年以来周均合约数为50个)。坊间传言,这些现货船的多数都涌向中东湾。

  租船需求的骤增带来油运价格的快速上涨,3月13日,VLCC在现货市场的日租金超过20万美元。期租市场的租金也在上涨,壳牌以5万美元/日的价格租入1艘2014年所建VLCC(无加装脱硫塔),租期1年。此种氛围下,行业的信心再建,坊间也正流传一首“油轮之歌”:油价跌,我就涨,油价对我有影响;油价涨,我也涨,我和原油不一样。化工升,我也升,我俩本是同根生;化工落,我不落,油佬库存还缺货。原油拉,我必拉,我和原油是一家;原油崩,我猛冲,不看油价看货涌。宏观好,我更好,我是需求晴雨表;宏观差,我不怕,油贸带我走天下。

  尽管现时的世界充满了对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恐慌,而各种防“疫”措施也必然导致经济的下滑。不过,全世界正目睹流动性的“喷薄而出”。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2020年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