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 正文

2021油市是个好年景?

作者: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2日    浏览量:288   字体大小:  A+   A- 

 2021年国际石油市场的第一个交易日虽然晚于以往,但前10天的价格走势喜人,一扫2020年的灰暗迎来喜庆的新一年。2021年的全球石油需求将出现恢复性增长,但紧张接种的疫苗什么时候能控制住疫情,世界主要经济体新一年的经济能恢复到什么样的水平,冬春两季的石油消费低迷,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是否还能协调好产量,都存在很大的未知。更为重要的是,从2020年12月中旬以来的国际石油价格已恢复至50美元/桶以上的水平。因此,虽然从全年看2021年的国际石油形势应该会好于2020年,但2021年上半年的国际石油市场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需要所有相关方保持理性并冷静克制。

  创下多个纪录的2020年国际石油市场凸显了三大关键重要因素
2020年的国际石油市场创下了多个纪录,是160年世界石油工业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年,其中新冠肺炎疫情使石油消费、油价和产量骤降,生产端的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等最大规模减产,消费端的中国原油进口稳定增长,这三大关键因素不仅影响了2020年的国际石油市场,而且也将是决定2021年国际石油形势的关键因素。
(一)新冠肺炎疫情使2020年的国际石油市场创下了多个纪录
一是1960年以来的最大年度和史上最大月度石油消费下降。在2021年第1期《石油市场月报》中,欧佩克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消费按年下降975万桶/天,减少的幅度为9.78%,是自1960年以来的最大年度石油消费下降。在2020年第7期《石油市场报告》中,国际能源署统计,2020年4月,世界石油消费总量按年减少了2170万桶/天,创下了史上世界石油消费单月最大的下降纪录。

{非本站图片}

二是发生了史上第四次油价暴跌并跌出了历史。2020年国际石油价格,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跌”。以布伦特原油为例,从1月2日第一个交易日至12月31日最后一个交易日,价格下跌了14.61美元/桶,下跌的幅度为22%。
其中,2020年3月9日至4月22日的32个交易日,布伦特、WTI和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分别跌去了25.94美元/桶、78.91美元/桶和36.13美元/桶,跌幅为57.3%、191.16%和74.73%,是自1986年1月、2008年8月和2014年12月以来史上的第四次油价暴跌。
期间的2020年4月20日,WTI期货出现了-37.63美元/桶的收盘价,是1859年现代石油工业自美国诞生以来,160年世界石油工业史上的首次。
三是开展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产行动。2020年4月12日,第10届欧佩克和非欧佩克部长级(特别)会议决定,自2020年5月1日至6月30日的两个月时间里,联合减产970万桶/天。从2020年4月下旬开始,沙特阿拉伯等国提前减产,从6月份开始减产执行率维持或超过100%,欧佩克+成员国较好地执行了减产决议。
2020年的国际石油市场之所以会创出上述160年世界石油工业三大历史性的纪录,主要原因就是在这一年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1月底开始至4月中旬,陆续有180多国家采取了封城、禁足等大封锁措施,世界经济出现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2020年世界经济下降了3.5%。
(二)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是国际石油供给端最重要的调节者
根据欧佩克秘书处的统计,从2020年5月至11月,欧佩克+累计的减产数量,约为19亿桶,为自2020年5月之后国际石油市场的逐步稳定和国际石油价格的探底回升,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作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既是欧佩克+联盟的发起国、主心骨,更是自2020年5月1日开始的史上最大规模减产行动的主要贡献者。在从2020年5月1日实施的减产970万桶/天行动中,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两国的减产数量均为250万桶/天,合计占总减产量的51.55%,超过了半数以上。
为进一步稳定国际石油市场,2020年5月12日,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科威特三个中东主要石油生产国宣布,从2020年6月1日起,再分别自愿减产100万桶/天、10万桶/天和8万桶/天。这样,在2020年史上最大规模的联合减产行动中,从2020年6月1日起,沙特阿拉伯承担的数量为350万桶/天,是所有参与联合减产行动石油生产国中规模最大的。
(三)中国是国际石油需求端最大的稳定者
在消费量出现历史性骤降的2020年国际石油市场中,中国可能是一抹唯一的亮色,从需求端为灰暗的2020年世界石油工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2.3%,预计将成为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GDP达到101.6万亿元。与此同时,2020年中国国内原油产量为1.95亿吨,比上年增长1.6%;原油进口5.4亿吨,比上年增长7.3%;原油加工量6.7亿吨,增长3.0%。

{非本站图片}

从以上数字中,无论是国内的原油产量还是原油进口量、原油加工量,2020年中国比2019年都是增长的,因此无论从自身对比还是从全球对比来看,可以说2020年中国石油行业的表现十分抢眼。
更为重要的是,2020年中国的原油进口量比2019年约增加了4000万吨,按行业通行惯例折算,这一增加的数量约为3亿桶左右。目前,我们尚没有世界主要石油进口国2020年的统计数字,中国可能不是唯一原油进口增长的国家,但很大的可能是,中国应该是世界石油进口国中2020年原油进口增量最大的国家。3亿桶左右的原油进口增量,对于平衡2020年国际石油市场的供需和欧佩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3亿桶左右的原油进口增量,已占2020年5至11月份欧佩克+累计减产数量的近16%,大大减轻了欧佩克+2020年的减产压力,有力地支持了欧佩克+维持国际石油市场稳定的努力。
三大不确定因素决定了2021年上半年的国际石油市场充满了变数
与2020年的断崖式骤降相比,2021年全球石油消费将出现反弹,国际石油市场肯定将好于2020年。但是,三大严重不确定性因素,决定2021年上半年的国际石油市场更多的可能还是令人焦虑的氛围。
(一)新冠肺炎疫情的趋势和世界经济的恢复程度
与2020年的严重衰退相比,2021年的世界经济将重新复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21年1月份的《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2021年世界经济增长将由2020年的下降3.5%,转变为增长5.5%。相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佩克比较悲观,在2021年第1期《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认为2021年世界经济增长为4.4%。
市场人士和社会大众都很清楚,无论专家们和国际组织如何分析今年的经济形势,一个绕不开同时也是核心的话题,就是新冠肺炎疫情。进入冬季以来,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正在爆发第二波、第三波或第四波疫情,感染人数正在加速增长。截止北京时间2021年2月1日9时30分,全球累计感染新冠肺炎已高达103426140例,累计死亡2231199例。目前,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都在接种疫苗,但是疫苗的生产速度和数量无法赶上需求,尤其令人不安的是,新冠病毒在英国、南非等地的新变种,使得本来对疫苗效果的疑问变得更加突出。1月25日,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表示,新冠肺炎很可能会持续传播很长时间。
从2020年的实际看,世界主要国家和经济体如不能放松对民众生活和社会活动的管制,经济就不可能如期恢复,2021年世界经济增长就很难达到机构的预期水平。眼下至少可以肯定的是,2020—2021年冬季和很快到来的2021年春季,全球新冠疫情很大可能不会得到明显的改善,2021年上半年的世界经济仍将可能在新冠泥潭中挣扎。
(二)冬春两季的消费不旺将加剧国际石油市场供需平衡的压力
世界石油消费存在明显的季节性,一般来说,第三和第四季度是一年中石油消费的高峰期,而第一和第二季度的石油需求相对较低,是一年中石油消费相对不旺的两个时间段。
以正常年份的2019年为例,当年第三和第四季度,世界石油消费总量为1.006亿桶/天和1.01亿桶/天,而第一和第二季度仅分别为9879万桶/天、9856万桶/天,分别比消费数量最高的第四季度,减少228万桶/天和251万桶/天。
欧佩克预测,2021年全球石油消费量为9591万桶/天,比2020年增加590万桶/天,分季节来看,2021年第1季度全球石油消费仅为9417万桶/天,是今年石油消费水平最低的时间段,第2季度虽然略有增加,也仅为9566万桶/天。因此,2021年上半年,世界石油消费虽然有可能增加,但无论是增加的数量还是增长的幅度,都处于较低的水平,欧佩克+国家将面临较大的维持国际石油市场稳定的压力。
在这期间,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因素将加重季节性的世界石油消费压力。2月12日是2021年中国农历新年,春节假期和疫情防控措施,将带来全国性的生产、生活活动明显放缓。从石油行业来看,每年春节假期期间的2月、3月份,国内炼厂开工率下降,石油消费减少,库存增加,原油进口量也基本处于全年最低的水平。
(三)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对于减产已经到了锱铢必较的程度
2020年12月3日,欧佩克+第12届部长级会议决定,2021年1月,欧佩克+增产50万桶/天,将减产规模从770万桶/天调减至720万桶/天。会议同时决定,从2021年1月开始,逐月举行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分析国际石油市场形势,讨论减产的规模。
2021年1月5日,欧佩克+第13届部长级会议决定,2021年2月和3月的减产规模,分别调减到712.5万桶/天、705万桶/天,也即2021年2月和3月,欧佩克+将在2021年1月增产50万桶/天的基础上,分别再增产7.5万桶/天和15万桶/天。
事实上,这两次部长级会议背后的故事,远非我们上述简短的文字那么简单。在欧佩克+第13次部长级会议期间,沙特阿拉伯提议收回1月份增产的50万桶/天,俄罗斯不但反对,而且提出2月份再增产50万桶/天的要求。经过妥协并以油价回升为前提,这次会议达成了上述决定。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就是这区区10万桶/天上下的减产数量,是在沙特阿拉伯主动提出2021年2月、3月自愿额外减产100万桶/天的基础上才达成的。
对于亿桶级规模的全球石油消费、1000万桶级规模的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石油产量来说,每天区区10万桶上下的减产数量,居然成为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讨论减产协议的焦点,表面上看似无法理解,但其背后反映的是两个国家在当前国际石油市场形势下,对合理的国际石油价格、对当前和未来的国际石油形势不同的认识。
当前的国际石油价格要求市场相关方要保持理性并冷静克制
虽然2020年的国际石油价格走势可以用一个“跌”字来形容,但事实上这个“跌”,主要集中在2020年3月9日至4月22日期间,从4月底开始,无论是布伦特、WTI还是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均都从低位开始回调,并一直持续回调到2021年。从2020年6月1日至2021年1月31日,布伦特原油期货的均价为45.18美元/桶,WTI为42.64美元/桶,欧佩克一揽子原油均价为44美元/桶。
以布伦特原油为例,2020年4月19日创下年度最低价19.33美元/桶之后,4月30日收盘价涨破25美元,5月14日涨破30美元,5月20日涨破35美元,6月5日涨到42.30美元/桶。此后,虽然期间有涨有跌,但直至12月9日的绝大多数交易日,油价都在每桶40美元之上,部分交易日已突破每桶45美元。从12月10日之后,除12月11日唯一的一个交易日外,油价都在每桶50美元之上,2021年1月12日已涨至56.58美元/桶,是2020年2月以来的高位。

{非本站图片}

与布伦特原油类似,WTI价格从2021年1月6日开始,跨入50美元/桶,1月14日涨至53.57美元/桶,是自2020年1月底以来的高位;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从2020年12月16日开始,跨入50美元/桶,2021年1月13日涨至55.81美元/桶,是2020年2月以来的高位;作为从中东出口到远东的原油价格标杆,2020年12月11日阿曼原油跨入50美元/桶,1月13日涨至56.68美元/桶的历史高位。至此,国际石油市场代表性的全部标杆原油价格,均已跨入每桶50美元水平之上,并已达到55美元/桶上下。
从21世纪以来的国际石油市场波动的历史,尤其是当前世界石油行业的现实看,每桶50美元的油价应该是合理的价格水平,它既可以保证石油行业本身较为健康稳定地运行,又不至于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正因为如此,从去年下半年至目前,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对于减产政策的主要分歧,就是俄罗斯认为国际石油价格已涨至45-55美元/桶合理的水平,应该下调减产的规模,提高石油产量。虽然1月5日,沙特阿拉伯以自愿增加减产数量,与俄罗斯就今年第一季度的欧佩克+减产达成了妥协,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如果国际石油价格在当前的水平上继续上行,或跨入60美元/桶的大关,关于减产规模的争论肯定会再起,从2020年5月1日以来国际石油市场达成的脆弱平衡就有可能被打破,国际石油市场有可能重新陷入动荡之中。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世界各国都在紧张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除继续的禁足、封城等大封锁措施外,接种疫苗成为主要手段。为此,除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救助企业和民众外,很多国家政府还需出巨资购买疫苗。与此同时,世界经济的恢复,更需要合理的国际石油价格水平。2021年1月19日,在大西洋理事会举行的一次能源会议上,印度能源部长普拉丹公开指责欧佩克+,称产油国近期加大减产导致价格飙升,减产正在给原油消费国带来混乱。当天,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在会上表示,无论欧佩克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会考虑消费国的利益。因此,至少2021年上半年或在更长的时间里,国际社会不希望看到更不可能支持国际石油价格涨到更高的水平。
受到2020年油价重创的世界石油生产和出口国,本能会期待2021年的国际石油市场有一个好年景,但无情的现实是,当前的国际石油价格已处于较高的水平,60美元/桶的油价应该是2021年上半年的天花板,从支持全球抗疫、经济复苏,更是从世界石油工业健康发展出发,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等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应对当前和未来的国际石油价格保持理性,更需要在实际行动中保持冷静和克制。
对于石油生产和出口国如此,对于所有参与石油业务的实务工作来说,我们认为更应该如此,小心驶得万年船!

来源:全说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