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上海海事法院曲折执行“辉煌”号邮轮实录

作者: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5日    浏览量:536   字体大小:  A+   A- 

“持正义秉公执法,为船员讨薪维权。”巴哈马籍“辉煌(Glory Sea)”,邮轮的船长张建宇带着一面红色锦旗来到了上海海事法院,代表全体196名中外船员向法院表达感谢,激动之情溢于言表:“22个月,我们终于等来了下船回家的这一天!”

历经两次拍卖、三次变卖等曲折历程,最终成功变卖,在疫情期间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船舶价值。上海海事法院的执行法官22个月来与疫情赛跑,直面难题不断探索创新最终成功执行。这也是上海海事法院首次扣押并成功执行的外籍邮轮。

《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十四五”时期上海将建设国际海事司法中心、亚太海事仲裁中心,积极打造海事纠纷解决优选地。该案的成功执行,不仅依法保障了196名中外船员的合法权益,也为国际化背景下探索外籍邮轮的处置提供了有益借鉴,是上海打造国际航运诉讼“优选地”,推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司法实践”。

 

{非本站图片}

困局

船东弃船拖欠工资船员滞留

2020年4月27日,已经22个月没有下过船的童飚,终于可以上岸了。

今年50岁的童飚做海员已经超过30年。

五年前,童飚被派到“辉煌(Glory Sea)”邮轮做二副。“辉煌(Glory Sea)”邮轮能容纳1300多人,如它的名字一样,在大洋上闪耀地航行,无数游客们的梦幻之旅自此开启,船上196名船员为游客们提供服务。

然而2018年9月起,“辉煌(Glory Sea)”邮轮隶属的钻石国际邮轮公司内部经营出现问题,邮轮开始跑跑停停。船舶停靠在码头,除了加油的费用,每天还会产生巨额的管理费。最终,“辉煌(Glory Sea)”邮轮一路辗转,从长江口来到了位于上海崇明的大东船厂的一块锚地。码头隔江相望,但船员们却上不了岸,196名船员被滞留在船上,这其中还包括部分外籍船员。

船长张建宇在停航之初曾多次联系船东,但船东始终没有任何回复。

就这样,巨大的邮轮漂在了长江口。

但是,已经抛锚的邮轮不能熄火。因为一旦熄火,邮轮上所有的电脑设备将有可能损坏,邮轮如果随江飘走,还可能影响整个航道的安全,更为严重的是邮轮将会断电,没有电就不能做饭烧菜,196名船员的生存都将难以保障……而邮轮不熄火,就必须要加油。

度过了两次春节,经历了“利奇马”台风,船员们带着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在船上焦灼地等待。

破局第一步

开启绿色通道

2019年3月起,因工资被拖欠,“辉煌(Glory Sea)”邮轮上的196名船员陆续将钻石国际邮轮公司诉至上海海事法院,并向法院提出申请对邮轮采取司法扣押措施。

对此,上海海事法院对该案开启绿色通道,快立、快保、快审、快执协调推进——立案法官为免去外籍船员分批下船诉讼的不便,主动登轮为船员开展诉讼服务,方便船员当场签署扣押船舶申请书等材料,加速立案进程;审判法官加班加点,快速审结船员劳务纠纷案件;执行法官在第一时间将船舶予以扣押,并依法启动了船舶司法拍卖程序。

从船东弃船到船员起诉再到船舶拍卖,“辉煌(Glory Sea)”邮轮的船员坚守在船上,不离不弃。船员们在船上生活依然艰苦,船舶拍卖工作刻不容缓。

破局第二步

传统拍卖两次流拍

2019年9月27日,“辉煌(Glory Sea)”邮轮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首次公开拍卖。在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船舶拍卖是上海海事法院的惯常做法,利用这一平台成功拍卖了多艘船舶。然而这一次,无人出价,第一次拍卖并未成功。

同年10月24日,调整拍卖保留价后,“辉煌(Glory Sea)”邮轮被二次拍卖,买受人竞拍成功。各方都积极等待着买受人支付价款,船员工资以及邮轮在停泊期间的管理费用眼看就有了着落,但买受人逾期并未支付价款。这一次,因买受人悔拍,船舶拍卖再次失败。

面对这一情况,执行法官又快马加鞭,于同年11月21日在同一平台重新拍卖,不料此次又因无人出价而流拍。几次司法拍卖都惨淡收场,执行法官心急如焚,遂按照法定程序,将邮轮进入变卖程序。2019年12月16日,“辉煌(Glory Sea)”邮轮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变卖,变卖期为60天。不久后,两个潜在买家浮出了水面,向法院咨询船舶事宜。见此好兆头,执行法官开始推进潜在买家进行船舶看样等工作。

不料,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船舶看样工作被推迟。紧接着,邮轮市场行情持续走低,邮轮变卖不确定性因素陡增。经过研究,上海海事法院决定暂时中止涉案邮轮的变卖程序。

2020年3月5日,俟疫情防控形势向好,上海海事法院发布公告,恢复对涉案邮轮的网络变卖。然而,按照网络平台的设置规则,网络变卖中止后再恢复等同于重新变卖,变卖期仍为2个月,不能抵扣、缩减。若按此规则进行的话,将延长船舶的实际变卖期限,持续增加邮轮的维持费用。

这样的难题再一次摆在了执行法官的面前:受疫情影响,邮轮公司市值已跌去80%,航运市场形势严峻,如果继续在网络平台变卖势必耗时许久,船舶维持费用每一天都在增加,在无法及时处置船舶的情况下,巨额的邮轮维持费用支出很有可能超过船价,致使邮轮再无成交可能,但是如果不继续在网络平台变卖,又能采取怎样的方式呢?

破局第三步

争取时机开展线下变卖,成功!

为避免恢复网络变卖再耗时日,上海海事法院转向传统线下变卖路径,为法院的拍卖工作争取时机和主动权,与疫情赛跑,与船舶日益增加的维持费用赛跑!

2020年3月16日,上海海事法院发布采取线下传统方式公开变卖的公告。虽然转变为线下方式,但是法院也同步发布了船舶变卖公告,向航运业界广为通告。

然而,第一次线下变卖还是无人应价。上海海事法院依据法律规定,进行第二次变卖,但变卖期内仍无人应价。

此时的国际邮轮市场,面对不断上升的维持成本和难以盈利的航线交易,不少邮轮公司已采取各种措施,缓解资金周转的压力。眼见邮轮两次变卖失败,受托看管“辉煌(Glory Sea)”邮轮的公司非常担忧,表示因垫付资金压力巨大,其已无力再垫资管理船舶费用。

“过低的价格会减损债权人的利益,也可能无法全额支付船员被欠付的工资!”经认真研究,上海海事法院积极推进第三次变卖,争取实现邮轮变卖价值的最大化。同时,上海海事法院做通了负责邮轮看管公司的工作,他们表示会依照规定做好船舶看管工作,这期间将继续负责好船舶的看护维持工作。之后,执行法官继续依照法律规定推进船舶变卖工作中的相关事项。

同年4月11日,上海海事法院对邮轮进行第三次变卖,公告载明了进行第三次公开变卖的原因,并对船舶看管公司垫付船舶维持费用以及相应要求进行了说明。最终,一家公司以3806万元竞得。

破局第四步

做好船载物品处置

以往,船舶拍卖或者变卖成功后,就可以准备整体移交船舶了。但“辉煌(Glory Sea)”邮轮上还存有大量的船载物品,如免税香水、烟、酒等商品,所有权并非属于邮轮公司,船舶整体移交后,这些物品如何处理,并没有法律规定也没有旧例可寻。

“外籍邮轮船载物品的处理有别于普通的货船,权利人范围不清晰,物品迁移到境内、关内还需要办理诸多手续。但如果不处理这些物品,又会影响到交接船舶,该如何处置呢?”面对这一新问题,执行法官又陷入了深思。

面对这一复杂情况,上海海事法院经研究,决定采取多次公告并进行详细法律释明,保障买受人以及船载物品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

首先,在发布竞买成功公告的同时,公告要求寄存物品的当事人限期提交取回物品的申请及相关证据。这样,通过公告的形式告知相关当事人有取回货物的义务、主动联系法院申报的权利,符合法律规定又高效便捷。公告发布后,两家公司向法院提出了取回物品的申请。收到申请后,执行法官告知了当事人迁移物品的相关法律后果,释明风险责任,促进当事人进行协商,各方当事人达成了船载货物继续在船销售的协议。

其次,法院对买受人可能对存放于邮轮上的物品依法处置的情形予以公告,再次催告利害关系人依法处理财产,同时保障买受人不因船载物品所有人不明而影响船舶的利用。

最后,对于无人申报权利的船载物品,买受人根据法院建议,在对该批物品进行移仓处理前先在媒体发布了公告,在实施移仓时,也邀请了公证处进行公证。

通过这一系列的工作,上海海事法院妥善解决了“辉煌(Glory Sea)”邮轮船载物品的处理问题,保证了船舶买受人对船舶的利用,也为以后外籍船舶拍卖后的船载物品如何依法处理提供了借鉴。

之后上海海事法院依法对“辉煌(Glory Sea)”邮轮移交、解除扣押,并从船舶变价款中拨付了费用,用以支付具有船舶优先权的船员工资。至此,该案顺利执行完毕。

至此,“辉煌(Glory Sea)”邮轮终于迎来了它的新主人。22个月没有下过船的童飚终于可以和家人团聚了。童飚开心地说:“看着它有了这么好一个去处,真的很开心!未来,如果这个船还需要我,我愿意再回来!”


 

来源:上海海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