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船员管理 >> 正文

最新报告:海员职业吸引力进一步下滑,Officer海员将出现短缺

作者: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04日    浏览量:102   字体大小:  A+   A- 

 德鲁里:高级海员将出现短缺

  近日,知名航运咨询机构德鲁里发布报告称,受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冲击,高级海员预计将出现短缺。

  在德鲁里最新发布的《船舶派员年度回顾和预测报告》中表示,受全球大流行加上海上职业吸引力的下降和船舶数量的增长等因素的影响,恐将使得高级海员数量短缺在2026年达到1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

  该机构海员人力研究主管Rhett Harris介绍称,“由于covid -19大流行给海上生活带来持续的负面影响,一些海员可能提前制定退休计划,而其他一些海员则可能更多的选择在岸上寻找工作。”

  我们来做一个调查,请海员朋友们来做一个简单问卷:

  Rhett Harris进一步介绍称,“实际上近年来一直存在高质量的高级海员招募难、留人难的问题。目前,由于新加入人员的供给赶不上新造船的速度,这种情况预计会变得更糟

  报告称,目前的高级海员缺口大约为3%,还处于相对可控的状态,但这个缺口预计将进一步增加到5%,至2013年的最高水平。

  与此同时,航运行业劳动力资源的年平均增长率从2011年至2016年的2.7%下降到了过去5年的0.5%。

  另外,关于普通级海员方面。德鲁里的报告称,由于该级别的海员培训周期相对更短,培训要求相对更低,因此这类海员的市场供应更具有弹性。

  疫情减弱了海员职业吸引力

  许多业内人士警告称,Covid-19可能对劳动力供应造成影响。

  Ardmore船运公司的首席运营官Mark Cameron说,他发现越来越少的海员愿意回到海上。

  2月,牙买加海事管理局局长、海军少将彼得·布雷迪(Peter Brady)警告称,在疫情封锁期间,海员没有得到他们维持全球经济运行所应得的认可。

  这场大流行曾迫使多达40万名海员在船上工作超出合同期,有些人的工作时间甚至长达一年或更长,因为一些国家担心病毒会在本国境内传播而拒绝允许更换船员。

  这一数字此前曾出现下降,但随着疫情在印度等国爆发,感染率不断上升,促使一些国家重新实施封锁措施,使得这一数字再次飙升。

  5月份船上超期服务的海员比例升至7.4%,相对增加了24%

  6月1日公布的第二次《海王星宣言》船员换班指标显示,5月份船上超过雇佣合同期限的海员比例已从5.8%上升至7.4%,相对增加了24.1%。然而,在船上工作超过11个月的海员人数从0.8%下降到0.4%,相对减少了50%。

  造成该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受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和菲律宾等重要海员国家新冠肺炎病例增加以及随后主要换班枢纽限制船员换班的影响。船舶管理公司提供的资料还表明,海员获得接种疫苗的机会仍然有限,但这将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一步。

  《海王星宣言》船员换班指标每月发布一次,第一个指标于2021年5月发布,该指标基于10家船舶管理公司向全球海事论坛提供的汇总数据:Anglo-Eastern、Bernhard Schulte、Columbia Ship Management、Fleet Management (Fleet)、OSM、Synergy Marine、Thome, V.Group、Wallem和Wilhelmsen Ship Management,它们目前共有约9万名船员在船。

  作为报告的一部分,参与该调查的船舶管理公司还强调了在过去一个月影响船员换班的以下关键发展因素:

  在主要的船员来源国,特别是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和菲律宾,感染率不断上升,给船员换班带来了挑战。

  由于高感染率,许多海员因自己或其家人或其邻居是新冠肺炎病例而推迟了上船的准备。

  在主要的船员换班中心,更严格的换班条款推迟了船员换班,并使换班工作变得复杂。

  严格的旅行限制导致航班取消和延误,使海员很难进入换班中心或回家。

  海员获得接种疫苗的机会仍然有限。

  Frank Coles:疫情下的海员困境只能通过罢工来解决?

  世界知名船舶管理公司华林集团前任首席执行官 Frank Coles近日撰文表示由于对海员所受待遇感到愤怒,他建议进行为期两周的全球罢工,可能是改善海上生活的唯一途径。

  Frank Coles介绍称,“在我那个时代,我们受到的待遇可不像今天的海员那样恶劣。目前海员所面临的环境更糟了。”

  Frank Coles是一位心直口快的人,他表示,“我们辜负了在海上谋求事业的青年,我们辜负了他们的权利,并系统地滥用了海员日常正常就业的基本权利。这不是夸夸其谈,只是对我所看到的事实的直接、直白的陈述。”

  船员不能上岸休假,合同结束后不能回家,他们的生活条件很差,在某些情况下,食物也很差,并且不能或不能及时拿到他们应得的报酬。所有这一切都比5年前更糟糕,当然也比30年前更糟糕。当然,这不是在所有情况下,但恶劣的条件和怠慢比我们选择承认或解决的要广泛得多。

  海员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所遭遇的对待方式并不令人感到惊讶,业内许多人已经写了很多东西,说了很多话,但在船舶机舱里里大喊大叫是达不到成功的。此外,尽管业内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尝试,但都都未能使这些在船舶驾驶台里能够改变船舶航向的海员们改变他们的境遇。

  我们正在给一些船员接种疫苗,这是一件好事,但这对船上或岸上被困的船员找工作没有帮助。更可悲的事实是,许多组织表面上似乎关心此事,但在幕后却几乎没有做出任何改变。

  很明显,ITF和国际海事组织无法使政府内的人员就海员和遣返问题提供统一的海事政策。很明显,尽管吵吵嚷嚷,大多数租船人和许多船东仍在合同条款里加入阻碍海员换班的条款。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在众所周知的往猪身上涂口红。

  Frank介绍到,一百年前,当工人权利刚刚起步的时候,工会成立了,并变得强大和有影响力。罢工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最终那些靠工人致富的人被迫改善了工人的工作条件。危机局势需要采取激烈行动,在过去18个月里,对海员的待遇是一种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来源:信德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