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船员管理 >> 正文

"来吧!" 2.5倍工资! HMM近400船员, 被MSC盯上了! ... 船员短缺, 船司拼了

作者: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31日    浏览量:69   字体大小:  A+   A- 

 疫情以来,航运业不断出现覆盖面大、影响范围广、关注度高的新闻事件,从运费暴涨、缺船缺箱、塞港,到“长赐”轮卡船,再到船员换班...新闻事件层层叠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前全球船员换班仍未走出危机困境,有航运公司却陷入新的危机...

韩国航运“一哥”韩新海运(HMM),正在航运市场上纵横驰骋时,后院却起火了...

本月早些时候,HMM爆出和旗下船员的劳资纠纷,在HMM的海员工会未能与管理层达成涨薪协议后,该公司453名海员中的95.8%于上周投票支持举行集体示威活动。由于韩国法律不允许国际船舶船员罢工,因此海员决定全体辞职抗议。

8月25日,HMM旗下海员开始着手向工会递交辞职书,目前海员工会已经收到400多名海员提交的辞职报告,他们会在稍后将这些辞职报告一起提交HMM方。

HMM海员工会称,海员此前6年没有涨薪,直到2020年,HMM员工的工资才得以上调,但涨幅仅为2.8%,此次海员要求增加25%的薪水,以弥补这几年中因公司业绩不佳而冻结工资的情况。此外,他们还希望再根据他们的月薪获得1,200%的奖金。

背景

HMM公司在2011年~2019年间陷入财务困境,海员工资因此被冻结8年,直到今年航运需求大火,HMM的财务困境最终在韩国开发银行 (KDB)将2016年的债务换成股权时得到政府救助后才解除。

HMM海员工会表示:“我们不希望我们的要求被误解为贪婪,但我们对公司的奉献确实未得到认可。”

MSC早已虎视眈眈?

值得关注的是,HMM这些辞职的400多名海员,同时也向当前全球第二大航运巨头、HMM竞争对手——地中海航运(MSC)递交了简历。

据HMM海员工会方面的代表说,MSC公司方面给出的工资是HMM的2.5倍。

据韩国媒体报道,在今年7月,MSC就曾在韩国就其超大型集装箱船的配员及形象做了大力的广告宣传。而HMM是唯一一家拥有此类船只的韩国航运公司,因此业界解读此举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HMM旗下船员的。

双面夹击:HMM陆上员工也要罢工...

除了HMM海员工会,HMM陆上员工工会也于8月30日(今天)就是否举行罢工,进行了投票,如果陆上员工也参与罢工,HMM可能面临更严峻的形势。

据了解,HMM的陆上员工也已经8年没有涨薪,直到2020年,HMM员工的工资才得以上调,但涨幅仅为2.8%。

据悉,针对海员和陆上员工的涨薪要求,HMM最大股东KDB不愿接受,因此HMM管理层方面只打算提供8%的加薪和500%的奖金。韩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的调解员,曾两次试图使双方达成和解,但都以失败告终。

而鉴于HMM陆上员工也出现劳资纠纷,故HMM海员工会决定暂缓提交集体辞职书﹐将等到8月30日至31日陆上工会举行罢工投票结果揭晓后﹐再视情况共同应对。与此同时,HMM海员工会也表示将把谈判延长一周,至9 月 1日。

一旦演变成罢工,连锁影响巨大

——HMM将面临近6亿美元巨额损失

——釜山码头作业将停摆

韩国海运界估算,如果HMM工会同管理层的谈判破裂演变成罢工,HMM可能面临近6亿美元巨额损失,近400名船员的辞职跳槽,以及近八成船舶的停摆;此外,还会进一步波及釜山码头作业,进而影响韩国企业出口,冲击疫情下的韩国经济。

HMM与釜山新港多个码头签订服务合约﹐提供THE联盟航商服务﹐联盟成员包括HMM、阳明、赫伯罗特、ONE公司等。釜山是韩国主要的集装箱港口,也是东北亚集装箱轮中转枢纽港﹐占韩国集装箱运输量75%之多。而一旦罢工,HMM运营的任何中断都会对釜山的运营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将影响HMM所属THE联盟的阳明海运、赫伯罗特、日本ONE公司在釜山港的作业,因此引发全球航运业关注。

目前,与THEAlliance签有服务合同的釜山新港1、3、4号码头运营商正密切关注HMM与工会的谈判;釜山港的码头营运商也正在制定港口货物运输紧急应变计划,为HMM所属THE联盟航商提供码头服务。

釜山港

HMM发言人对外表示:“谈判仍在继续,双方在会谈中保持开放态度,防止和避免极端情况,包括罢工,是双方在立场不同的情况下继续谈判的最重要原因,因此我们将继续谈判以达成互利协议。”

尽管HMM管理层有信心达成一致协议,但韩国海洋和渔业部(MOF) 已经在“进行应急计划程序”,担心会出现海运物流危机,并表示这让人想起韩进海运在2016 年 10月倒闭,导致其船只无法移动、许多集装箱在转移到HMM 和联盟伙伴之前被延误的情况。

韩国当地媒体报道称,韩国唯一的另一家远洋承运商SM  Line 可以在需要时运送HMM 的货物,但鉴于船只短缺,SM可以提供的货运救济也是有限度的。

简 评
1.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大压力,让海运业难以留住或招聘新人,一些海员供应大国,像印度、菲律宾、缅甸等等,纷纷遭受新一轮疫情冲击,船员短缺现象进一步加剧恶化,这才发生HMM船员拟集体跳槽地中海航运的事件。

2.航运公司和海员是相互依存、唇亡齿寒的关系。航运公司为海员提供个人发展的平台,海员在这里施展才华和能力,并追求和实现个人价值;而每一名海员是公司这一平台的一根根支柱,是船舶正常航行和物流运输的基础。两者之间不单单是利益共同体,更是命运共同体。双方站在这样荣辱与共的大前提下,相信更有助于推动类似涨薪事件的尽快解决并达成一致,然后齐心协力将市场蛋糕做大,共赢共享。

来源:海事服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