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专题报告 >> 正文

俄乌冲突对国际航运市场的“机与危”

作者:上海海事大学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所 龚建伟 邵斐 郑静文 张永锋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28日    浏览量:319   字体大小:  A+   A- 

引言

基于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国际石油、天然气和谷物等市场的重要地位,俄乌冲突的快速升级对国际航运市场形成了重大的扰动作用,从细分市场来看,国际油气能源运输市场首当其冲,短期主要对市场情绪形成影响,若冲突持续发酵则会对市场产生实质性利好,尤其利好跨大西洋航线;国际干散货运输市场短期内对乌克兰玉米货运影响最大,若风险持续升级对其他各相关货种影响预将加速显现;国际集装箱运输市场短期内对全球集装箱供应链影响相对有限,后续持续关注欧美等区域国家的应对措施,总体来看俄乌冲突对于国际航运市场的影响“机大于危”,不过冲突局面瞬息万变具体影响还待持续跟踪。

一、油气能源运输:短期主要对市场情绪形成影响,若冲突持续发酵则会提振市场总体走势

笔者曾在2022年油运市场展望中重点提示了“地缘政治扰动国际原油市场,极大增加油运市场变数”,俄乌冲突的快速升级多少让人有些猝不及防,基于俄罗斯在国际尤其欧洲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重要地位,国际油气能源运输市场将会受到重大扰动影响,鉴于事件的快速发展发展和不可控性,笔者认为具体的影响分析还需要分情景来讨论。

情景一:俄乌冲突速战速决,局面较快回归平衡

——主要对短期市场情绪造成影响,对油气能源供应和运输影响有限

天然气和原油期货价格短暂飙升回落,对全球油气能源供应不构成实质影响

当前俄乌冲突对于国际市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恐慌情绪传导的大宗商品价格层面,尤其国际天然气和原油期货价格出现大幅上涨,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飙升40%以上,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一度突破105美元/桶,为7年多来首次破百。当前除去德国总理肖尔茨宣布暂停从俄罗斯向德国输送天然气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Nord Stream 2 Pipeline)的认证程序外,尚未出现其他自俄罗斯向欧洲能源输送中断的消息,基于情景一的背景下,国际天然气和原油期货价格可能经历短暂飙升后出现回落,对全球油气能源供应链稳定性总体影响有限,传导至成品油现货价格尚需时间。

油轮运费市场主要影响俄德航线阿芙拉船型,对国际油气运输市场形成实质影响尚需时日

由于尚未出现自俄罗斯向欧洲油气能源输送被切断的消息,目前国际油气运输市场尚未形成恐慌情绪,来自北美和中东替代效应所产生的运输需求尚未形成。BDTI(波罗的海原油运价指数)自前几日的680点上升至最近的725点左右,整体上升幅度有限。倒是俄罗斯波罗奈斯克港(primorsk)至德国威廉港(Wilhelmshaven)的TD17-TCE受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暂停预期影响,自47日的4250美元/天飙升至423日的13586美元/天,推动Aframax-TCE同步由918美元/天飙升至5889美元/天,但是影响仅仅局限在原油轮运输的单一航线单一船型,成品油运输尚未受到情绪影响,影响进一步扩散到整个国际油气运输市场还待冲突事件的进一步发酵。

情景二:俄乌冲突持续陷入胶着,欧美追加制裁俄罗斯

——总体利好油气运输市场,跨大西洋航线运价走势值得期待

如若俄罗斯至欧洲油气运输中断,欧洲存在较大引发能源供应危机风险

俄罗斯是全球重要的能源生产国和出口国,原油产量约占全球产量的10%左右,欧洲每年约40%的天然气和约29%的原油依赖自俄罗斯进口,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天然气当中有70%需要通过乌克兰中转。基于情景二的背景下,如若俄罗斯至欧洲油气运输发生中断,卡塔尔和美国的油气资源很难在短时间内弥补供应缺口,尤其对于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程度较高的意大利和对俄罗斯石油依赖较高的荷兰将受到较为严重的影响,这无疑将大幅推高国际油气价格,进而引发新一轮的欧洲乃至全球能源供应危机。

如若相关航运企业直接受到制裁,则直接推动即期市场运费大幅上涨

根据克拉克森的数据显示,当前俄罗斯共计拥有49家航运公司,合计控制自有运力1000艘,2068.12万载重吨,其中最大的航运公司SCF集团控制自有运力146艘,1295.76载重吨,以油轮和LNG运输船为主,运力规模分别达到897万载重吨和196万载重吨。基于情景二的背景下,参照此前美国对于伊朗和中国油轮船队的制裁情况,如若俄罗斯航运企业直接受到相关制裁,则会立刻产生较大的市场运力空缺,直接大幅推高即期市场运费水平,叠加俄欧能源管道可能中断带来的海运新增需求,市场运费可能创造新一轮高点。

油气运输市场替代效应不尽相同,跨大西洋航线最为受益

基于情景二的背景下,欧洲大概率需要通过海运补充一些非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来补充出现的能源供应缺口,具体到原油、成品油和天然气分货种来看,替代地区则不尽相同,需要单独分析。总体来看,笔者猜测美国大概率不会大力度制裁俄罗斯油气相关企业,因为这会对欧洲能源系统安全形成重大影响。

原油运输:当前OPEC+通过月度会议对市场进行紧平衡管理,中东地区原油产量突然出现大幅增长的可能性不大,中东地区承接缺口量不会太大,总体利好苏伊士型油轮和阿芙拉型油轮市场。反之,美国借助页岩油开采技术向全球推销原油,其替代效应强于中东地区,利好跨大西洋航线市场,大幅增加运距。

成品油运输:受传统炼厂关闭转型和疫情的影响,欧洲和北美地区炼油能力逐步萎缩,全球炼油重心持续东移,2021年中东地区炼厂加工能力大幅增长,增速位居四大地区之首,中东可能成为欧洲成品油缺口的主要补充地区,北美次之,但总体还需原油市场向下传导。

LNG运输:LNG市场与原油市场有一些类似,俄罗斯目前占据欧洲天然气市场的30%至40%份额,卡塔尔仅占5%,而且卡塔尔大部分天然气产量已经与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签署了长期购销合同,即使与客户协商,最多也只能有10%到15%的产量可以转向欧盟出口,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短期内很难被取代,欧洲天然气缺口同时还需要北美的强力支撑,同样利好跨大西洋航线市场,大幅增加运距。

二、干散货运输:短期内对乌克兰玉米货运影响最大,若风险持续升级对其他各相关货种影响预将加速显现

据船舶经纪公司BRSBarry Rogliano Salles)称,黑海地区是2021年世界第二大粮食出口地区,货运量为1.112亿吨。目前俄乌局势已经突变,敖德萨港口关闭,俄罗斯已暂停在亚速海的商业船只通行,直至另行通知,但仍保持黑海港口开放。联合国战争委员会已将乌克兰和俄罗斯在黑海和亚速海的区域(Ukrainian and Russian waters in the Black Sea and the Sea of Azov)加入到战争险除外区域名单中。俄乌亚速海-黑海区域港口货运将受到明显影响,全球粮食价格已处在十年来高位,俄乌作为全球粮食出口大国,国际粮食贸易和干散货航运市场反应剧烈,但不同货种受到的影响程度和影响时间点各有不同。

1、乌克兰玉米货运需求短期影响将最先显现

俄乌是农业出口大国,玉米、小麦和大麦是出口的主要产品。俄乌冲突引发供应担忧,小麦等农产品的期货价格全线飙涨。但考虑到乌克兰和俄罗斯谷物出运窗口期,10-5月是玉米主要出口窗口期;小麦出口主要是8-11月份;大麦出口主要是7-9月份。目前阶段短期重点影响乌克兰玉米出运,部分小麦和大麦运输受到影响,黑海地区货运需求快速下滑。同时不排除地缘政治风险继续升级后,主产区农业基础设施和设备遭到破坏,粮食产量大幅减少,中长期内将影响大麦和小麦的收获和发运。

乌克兰是全球五大玉米出口国之一,出口金额占全球份额的13%。乌克兰玉米70%-80%用于出口,在目前乌克兰局势持续紧张与玉米发运窗口期重叠阶段,其玉米出口将最先受到影响。乌克兰主要的玉米出口目的地是中国、埃及、荷兰、西班牙及其他欧洲国家,且主要经黑海的尤日尼(Yuzhny)、敖德萨(Odessa)等港口出运。2020年乌克兰95%的粮食出口通过黑海地区。因此敖德萨港口关闭后预计乌克兰部分已销售的玉米货盘船期将被大面积延后或取消,黑海区域现阶段货运需求骤然下滑;若短期内持续受到影响无法出运,亚欧地区的玉米贸易和货运需求预计将被转移至其他主要玉米出口地区,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等,运距需求将被拉长,同时原材料价格和相关地区运价也将受到供需短时错配而同步走高。

中国从2013年开始进口乌克兰玉米,且进口量逐步增加,高峰期曾达中国进口总量占比的86%,近两年由于美国玉米进口数量快速增加而稀释了比例,2021年占比为27%。中国玉米供给预计也将受到一定影响,贸易需求转向美洲可能性较大。

2、乌克兰金属及矿石贸易短期影响较小

20211-11月乌克兰铁矿石出口量达到3671万吨。主要出口港在敖德萨(Odessa)和马里乌波尔(Mariupol)。目前据兰格钢铁信息称,乌克兰铁矿区仍在生产,铁矿石的装运正常进行。俄方表示已经关闭俄乌之间亚速海航运,若俄乌局势继续升级,位于亚速海内部的乌克兰东南部马里乌波尔(Mariupol)可能也将受到影响。敖德萨和马里乌波尔港是乌克兰作为前两大黑色金属转运港,乌克兰金属及矿石出运将受到一定影响。同时欧洲权重股安塞乐米塔尔在乌克兰中心城市Kryvyi Rih拥有的钢厂Ferrexpo Plc 是全球第三大铁矿石球团生产商,其所有业务都在乌克兰,距离基辅东南约350公里。若该钢厂的球团生产受到影响,可能对全球高品位球团价格产生影响。

但从相关国家进口占比来看,乌克兰铁矿出口的40%左右发往中国,但2021年中国铁矿石自乌克兰进口量占比仅1.5%,自俄罗斯进口占比0.76%,因此从进口量来看,中国从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进口的铁矿石占比不大,且中国铁矿石港口库存处于高位。因此中国铁矿石供给相对宽松,短期内对中国铁矿石供给和全球铁矿石贸易流向不会造成较大影响,但部分原定乌克兰货源可能将有所观望或转向澳洲、巴西等地区,贸易和航运流向将受到影响。若冲突波及Ferrexpo工业生产受到影响,也将再次推高铁矿石价格。

3、乌克兰与欧洲的钢材贸易和海运中长期影响较大

乌克兰钢材约占欧洲进口量的10%左右,是欧盟钢材进口第三大来源。因此,若乌克兰工业生产减产或发运路径受阻,钢材的任何中断或出货减少都会令欧洲钢材市场再度收紧,欧洲钢材价格有望冲高,若中断时间拉长,欧洲钢材贸易将不得不转向其他地区,改变海运流向需求。

4、若风险扩张将全面影响俄罗斯黑海地区煤炭出运方向

俄罗斯所属黑海深水港口主要是东侧沿海及克里米亚岛外侧的港口码头,与粮食和煤炭等散货业务主要相关的码头有:新罗西斯克(Novorossiysk)、图阿普谢(Tuapse)、塔曼(Taman)等港口。2021年俄罗斯出口煤炭2.12亿吨,同比增加1870万吨,增长9.7%,其中约10%从南部黑海港口出口。目前俄罗斯主要港口城市虽暂未受到波及,但由于其亚速海-黑海区域港口已被战争险除外,航行风险和成本加大,船舶前往该区域的意愿大幅降低。俄罗斯黑海-亚速海区域的煤炭出运受到影响后,原本从黑海港口发往亚洲和欧洲的煤炭需要转道俄罗斯的远东和波罗的海港口,这将持续对本就紧张的俄罗斯铁路线造成压力,同时增加运输成本。目前俄罗斯的铁路运力严重不足,只能通过减少运输其他货物来增加煤炭的运输量。因此对于原定黑海出运的煤炭海运需求将转道波罗的海港口和远东港口,但集货周期将被拉长,物流成本的增加将进一步推高煤炭价格和运价;若风险升级或冲突持续影响,对于观望中的贸易商而言,可能选择其他美国、印尼和南非等相关替代货源。

三、集装箱运输:短期内对全球集装箱供应链影响相对有限,后续持续关注欧美等区域国家的应对措施

1、多数集装箱船舶已驶离乌克兰,俄乌冲突尚未影响黑海内其他国家港口运作

根据HifleetAIS船舶动态数据来看,目前仅有一艘集装箱船停留在敖德萨港,另有两艘集装箱船加速驶离乌克兰水域,班轮公司为规避战争风险已避免进入乌克兰领域港口。

黑海区域内其他大型港口(如康斯坦察、瓦尔纳、伊斯坦布尔等)运行尚未收到明显影响,船舶运行轨迹正常。

2、乌克兰集装箱吞吐量占比较小,不会对全球集装箱供应链造成明显冲击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数据显示,2020年乌克兰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总计达到103.5TEU,仅为全球港口集装箱吞吐量的0.13%。从乌克兰海域的集装箱船舶航线密度来看,其集装箱航线密度远低于地中海区域,因此俄乌冲突引发港口封锁等措施对集装箱运输的影响远低于苏伊士运河拥堵等事件,对全球集装箱供应链的影响相对可控。

3、若局势升级或将影响市场预期,未来持续关注欧美等国家的相关措施

目前集装箱市场运力周转遭遇瓶颈,集装箱市场运价高位震荡,对突发事件的敏感度较高。若俄乌局势持续紧张或进一步升级,或将影响市场预期。同时,持续关注欧美等地区国家的相关应对措施,是否会在更广的层面上影响全球经贸格局。

来源:中国水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