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船市行情 >> 正文

再裁4000人!订单第一也没用?“就业寒流”席卷韩国造船业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1-20    浏览量:573   字体大小:  A+   A- 

再裁4000人!订单第一也没用?“就业寒流”席卷韩国造船业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韩国主要造船企业从业人数有史以来首次降至10万人以下。更为严峻的是,韩国造船业的“就业寒流”今年仍将持续,尽管韩国造船业在2020年夺回了全球接单第一的宝座,但预计2021年内还将有最少4000多人失去在船厂的“饭碗”。

“就业寒流”持续,三大船企员工总数5年“腰斩”一半以上

据韩国造船业界1月18日透露,截至去年12月,现代重工集团、三星重工、大宇造船等三大造船企业的员工人数(包括合作公司)为9.7万多人。这是韩国主要造船企业的员工总数首次下降到10万人以下。

韩国造船业界人士表示,这是因为继2016年遭遇最恶劣的“订单悬崖”留下的后遗症之后,韩国造船企业又经历了长时间的船市萧条和新船订单锐减的影响。尽管2020年下半年特别是年底韩国三大造船企业凭借接单“一波流”的冲刺,在经营接单上斩获颇丰,但由于造船业固有的从接单到开工建造再到完工交付有近两年的时间差的特性,其影响至少要等到3年以后才能显现出来,因此预计三大船企今年还将裁员最少4000多人。

2015年,韩国三大造船企业员工总数为202689人,到2017年剧减至109901人,几乎减少了一半。到2019年,员工总数减少至105118人,到2020年又减少了8000多人,降至9.7万人左右,呈现出持续减少的趋势。

虽然三大造船企业员工人数减少的原因包括退休等自然减员、合同期满、自愿离职、自愿退休等多种因素,但韩国造船业界人士认为,这更多地是受全球造船市场危机带来的接单减少的影响。

更为严重的是,韩国造船业的“就业寒流”今年仍将持续。据业界预测,截止到今年6月,三大造船企业还将有2000多员工会因企业结构调整而失业,到下半年则将再减少约2000人,年底将降至9.3万人左右。

“接单第一”仍要裁员?韩国船企年初再次刮起“自愿退休潮”

事实上,尽管韩国造船业界宣称在2020年已经夺回了全球接单第一的宝座,但由于人力资源富裕与新船订单不足的矛盾并未得到根本缓解,刚刚进入2021年的韩国造船业就已再次刮起了人力结构调整的“刺骨寒风”。

继去年年初之后,大宇造船近日宣布,将在今年1月8日至25日期间再次受理员工自愿退休申请,申请对象包括1975年之前出生的办公室管理人员以及生产一线岗位员工,也就是将在15年内达到退休年龄的员工。

大宇造船称,对于此次自愿退休的员工,公司将支付退休补偿金。1961~1965年期间出生的员工可获得相当于6~33个月基本工资的补偿;1966~1975年期间出生的员工则可获得正常退休年龄前总月数50%左右基本月工资的补偿。此外,公司还将为自愿退休的员工提供1200万韩元(约合1.1万美元)的再就业援助金。

这已不是大宇造船第一次在年初采取自愿退休措施。去年1月,该公司也曾断然推行自愿退休制度。

由此,大宇造船的员工人数正在持续下降。2018年底,该公司员工人数为9797人;到2019年底,下降到9461人;到去年9月底,已减少到了902人名。也就是说,在不到2年的时间内,约有774名员工从公司离职。

大宇造船相关人士表示:“与员工数量相比,生产任务明显不足。最近几年来,公司一次都没有实现年初制定的经营接单目标。”2020年,大宇造船承接了54.1亿美元的订单,只完成了目标金额的75%。之前的2019年和2018年也只完成了接单目标的70~80%。

此外,已经多年施行自愿退休制度的三星重工的员工人数也在不断精简。从2016年开始,该公司就实施了随时接受员工自愿退休的制度。由于造船市场特别是海洋工程市场的长期不景气,三星重工遭受了沉重打击,在其自救方案中就包括实施自愿退休制度在内的人力结构调整措施,人员数量不断遭到精简。2018年底,三星重工的员工人数为9918人,到去年9月底已减少到9775人,减少了143人。

与大宇造船一样,三星重工也正遭受着工作量不足的困扰。2020年,其接单目标额是84亿美元,但实际上承接了55亿美元,只完成了接单目标的65%。

此外,中型船企STX造船海洋也计划在今年实施自愿退休制度。

韩国业界呼吁政府实施更加积极的支援政策
图片

韩国业界人士表示,造船企业采取所谓“自愿退休”措施,是因为随着全球造船市场不景气的长期化,最近几年来的经营接单情况一直不理想,尽管韩国造船企业在2020年下半年特别是年底接获了大量订单,但总体形势仍不能令人乐观。据悉,韩国三大造船企业目前的手持订单仅仅只能维持接近2年的工作物量,与企业现有人力相比,工作量不足的矛盾日益凸显,组织的精简化是不可避免的。

韩国造船业界的一位相关人士表示:“由于新船订单不能完全到位,导致企业的工作量并不充足。从克服恶劣经营环境的角度出发,实施自愿退休制度也是企业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肉计。”

韩国造船业界一致认为,为了确保全球竞争力,韩国政府不应只制定将造船业列为特别雇佣援助行业等短期政策为造船企业提供帮助,还制定出台更加积极的长期政策支持。比如,日本政府为了克服新冠肺炎疫情以后本国造船业的危机,对抗在世界市场上占有率上升的韩国和中国,巩固产业基础,并确保本国的海上运输能力,已经出台了新机制,向造船业提供巨额金融援助,估计每项援助的规模将达到数百亿日元。按照新机制,使用集装箱船和游轮的海运公司在购买船只之际,要通过设在海外的特殊目的公司(SPC)——指日本境内公司以其实际拥有的境内公司权益在境外上市为目的而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境外公司——从日本国内的造船企业购买。

来源:国际船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