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市场述评 >> 正文

今天的航运业是如何事与愿违?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9-16    浏览量:111   字体大小:  A+   A- 

 现今正如业界所熟知的,航运业面临多年来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影响到50多万人。
新冠疫情六个月后,30万海员被困在海上,其中一些海员已工作17个月,比《海事劳工公约》规定的时间多了6个月。同时,还有约30万名海员等待上船工作养家糊口。
海员所面临的疲劳、生理以及心理上的压力正危及他们的工作能力,也因此对他们自身、船舶、海洋环境和全球供应链构成了威胁。
显然,这种情况是不可持续的,需要立即采取行动。
从积极的一面来看,这种情况导致了行业内前所未有的合作水平,特别是国际海事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国际贸易基金会等各行业管理机构、协会之间的合作,它们联合起来提高对危机的认识,并制定缓解危机的解决办法。
英国政府甚至举行了一次部长级会议,以推动解决这一紧迫问题。
随后13个国家承诺便利海员换班和认定海员为关键工人人员,包括丹麦、法国、德国、希腊、印度尼西亚、荷兰、挪威、菲律宾、沙特阿拉伯、新加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联酋)、英国和美国。
不幸的是,由于国际社会未能采取果断行动并允许豁免解除海员作为关键工作人员的旅行限制,该行业在解决这一问题方面没有取得多大的成功。
全球范围内,事实上除了另外几项豁免之外,没有多少人愿意就此事采取行动。
业界迫切需要的政治层面响应仍然缺失。
那么,一个始终自豪地宣称自己承担90%全球贸易运输的行业,最终却陷入这样的一种局面:在全球疫情蔓延期间,海员们却被困在那些保持货物流通的船只上?其原因是什么?
首先,危机的复杂性降低了解决问题的能力。
“国际社会在应对这场全球危机方面做得非常糟糕,尽管包括国际劳工组织在内的国际体系各部门都作出了努力,但还没有作出充分的全球反应。”ILO总干事盖伊·赖德在最近由国际航运公会(ICS)主办的网络研讨会上说。
赖德认为,这种反应或缺乏回应的原因之一是全球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加剧,这基本上打消了全球合作的欲望。
这些紧张局势导致保护主义抬头,在全球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大多数国家在关闭边境时采取了“人人(国)为己”的战略。
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进一步解释说,这场危机表明,各国政府对其国际义务所抱有的善意态度往往是不存在的,特别是在这些国家政府对履行有关义务却没有国家利益的情况下。
这场危机非常复杂,在这场危机中,需要考虑的关键因素涉及国民的健康和保护,这使得某些政府很容易对海员的困境视而不见,特别是非海员主要供应国。
然而,全球范围内航运业停滞不前的可能影响很容易对各国及其经济产生连锁反应。
政府不采取行动的最紧迫论据之一似乎也是这样一个事实:航运业是一个宁愿长期处于阴影之下的行业,它没有足够强大的机制或联盟来取得成果。
Euronav首席执行官雨果•德•斯托普解释说,作为一个相对闭塞的行业,不为人所知是目前问题的核心,这阻碍了该行业更快采取行动。
德斯托普认为,该行业的构建方式是一个主要问题,因为它助长了生活在阴影中、被孤立、被遗忘的观念。
他补充道:“这背后的原因是,没有人想纳税,也没有人想受到严格的监管,因此,对大多数人来说,该行业的参与者选择了小型、分散、影响力较小、无疑是税收友好型的地方成立公司。”
船东,特别是集装箱航运业的船东,以喜欢在避税港国家注册而闻名,并在许多场合受到批评,因为这些国家在执行国际公约和促进更高的行业标准方面往往没有什么发言权。
根据海因特尔海事分析公司2017年的一项研究,“从1980年到2017年间,基本上一直在不断地向避税港转移,从1980年避税港注册吨位的12%上升到2017年的74%,其中大部分在利比里亚和巴拿马注册。”
“展望未来,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因为如果你想到巴拿马、马绍尔群岛或巴哈马群岛注册登记,你就必须考虑它们在我们面临世界性问题时的影响力,”德·斯托普说,“这影响力是零。”
正如Euronav首席执行官所解释的,避税天堂国家往往缺乏经济实力,无法在重要组织中发出声音,并施加压力或影响决策者采取行动。
他说:“这是需要改变的,我相信这是可以逐步改变的。”
“航运业有很多民营企业不想成为焦点。其结果就是普通大众对航运业的了解仅限于各种坏新闻:原油泄漏、沉船以及各种事故。如果你想纠正这种普遍认知,你需要站出来,愿意比过去更多地谈论这个行业。
他总结道:“谈论这个行业必须是我们自己的决定,而不是因为有一个事件需要处理了而被迫谈论,这通常是不好的事件。”
至少可以这样说,缺乏对海员及其工作的赞赏是一直令人沮丧的。
尽管业界的呼声不断,但似乎好人最终还是要付出代价,马士基艾蒂安号船员的情况就是如此。
这艘油轮在突尼斯海域救起非法移民后,已经在海上滞留了一个多月,等待港口当局解决受影响人员的上岸问题。
正如国际航运公会秘书长盖伊·普拉滕所说,寻求解决方案的斗争仍在继续。
难道非得让全世界的海员放下手中的工具才能最终得到倾听,还是必须建立一个由业界大国或港口国组成的新联盟来传达这一信息,这一点尚待观察。
有一点是肯定的,该行业需要加大力度。

来源:沃燊海事